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IPO,货拉拉准备好了吗?

2021-11-18 中访网观察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IPO,货拉拉准备好了吗?

解读 | 中访网

责编 | 秋山

每隔一两个月,就有货拉拉上市的传闻。不过也仅仅只是传闻,此外再无更多动作。最近一次是在10月25日,有消息传出“货拉拉最快将11月初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对此,货拉拉回应称,“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和具体上市时间表。”

这样的戏码已经不止上演了一回,今年早些时候,还发生过三次。今年3月底,有媒体爆料货拉拉计划赴美IPO;随后在6月中旬,又有消息传出货拉拉将募集至少10亿美元赴美敲钟;7月份在滴滴前往纳斯达克上市遭遇审查后,有消息称货拉拉将转回香港上市。

在屡次被IPO后,货拉拉否认三连,吊足了市场胃口。作为同城货运老兵,货拉拉此前已经完成了8轮融资,获得来自红杉与高瓴,博裕资本、老虎基金、Vitruvian维恩资本等15家一线风投机构共计24.6亿美元投资,市场预测货拉拉估值或高达650亿元。

对于这样的体量,IPO只是迟早的事儿,更何况还有这么多投资机构想靠货拉拉上市大赚一笔。不过,现阶段货拉拉对IPO似乎有所顾虑。

内功修炼不足

今年2月份“23岁货拉拉女乘客跳窗身亡”事件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

根据9月10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判决结果,彼时被告人周阳春作为货拉拉平台的签约司机,因等候装车时间长且两次提议收费搬运服务被拒后心生不满。其违背平台安全规则,既未提醒车某某系好安全带,又无视车某某反对偏航的意见,行车至较为偏僻路段,导致车某某心生恐惧而离开座位并探身出车窗,从而酿成悲剧。最终,法院判处周阳春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

这一看似偶然性的事件却折射出了作为平台方货拉拉与司机和用户之间不和谐的一面。

货拉拉的盈利模式为会员制的收费方式,司机需要缴纳1000元押金,才能在货拉拉平台上接单。此外,司机还需每月还要交会员费,根据会员级别划分,从三百至八百五不等,初级会员一天只能免抽成接一单,高级会员可免抽成接三单,超过部分仍然会抽成15%,只有超级会员则可以免信息费接单。不交会员则每天只能接价格在100元档的两单,每单还要扣15%的信息费。

司机入驻平台后,丧失了原先的议价权。而平台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降低运价。这样一来,司机交了押金充了会员,却发现自己赚地越来少,于是有的司机为了增加收入选择坐地起价或者像“23岁货拉拉女乘客跳窗身亡”事件中的周某一样提供额为服务收取费用,从而导致司机与用户之间矛盾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会员制度下,司机作为加盟商而非雇员,际上是货拉拉的主要客户,本质上这和割加盟商的“韭菜”是一个路数。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2021年11月10日,货拉拉的投诉量高达8967条,其中大量投诉来自司机,内容集中于平台限制接单、恶意扣除行为分、克扣补贴或定金等。而同一时期,货车帮的投诉量仅为1054条,运满满投诉量为1301条,快狗打车的投诉量为3247条。

显然,货拉拉还没找到平台、司机和用户三方利益的平衡点。

并不宽的护城河

同城货运市场是一个低门槛赛道,市场规模虽已达突破万亿级别,但是TOP10的市场占有率仅有3.5%。

由于行业低门槛性质,依然有大量同城货运通过“熟人”介绍,或者货车队来完成。网络货运平台入局后通过,通过融资烧钱补贴吸引了大量司机和用户入驻,不过随着补贴“退坡”,越来越多司机发现网络货运平台并无利可图,于是绕过平台,与有长期运货需求的货主直接交易。

而经历了坐地起价的货主们也逐渐丧失对平台的信任,又回归线下,一切又回到原点。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网络货运平台烧完钱,但是市场还是一潭死水。反映企业财务报告上则表现为连年亏损,看不到盈利的那一天。

这在快狗打车的招股书上表现得淋漓尽致,2018年至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3亿、5.48亿、5.30亿和1.93亿元。同一时间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1.84亿、6.58亿和2.53亿元,总计亏损21.66亿元,且亏损额有持续扩大趋势。

因此,行业有一种声音认为“同城货运暂时没有护城河。”平台发展依赖于市场补贴,谁的补贴多,用户和司机就倒向哪边,补贴终止故事也就讲完了。

刚刚破产的云鸟科技就是一个典型。今年11月1日,同城供应链货运平台云鸟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现金流枯竭,只能被迫做出最无奈的选择,决定申请破产。”

在网络货运市场刚兴起时,货拉拉、58速运(快狗打车前身)、速派得、蓝犀牛等300多家公司相继涌入,经过一番“烧钱”大战后,到2018年市场几乎只剩下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两家。

不过,到2020年货运市场又来了新玩家。2020年6月,滴滴宣布进军同城货运市场,半年时间完成了15亿美元的首轮融资。滴滴货运仅上线三个多月,滴滴货运的日订单量便突破了10万大关。

作为城际货运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90%满帮集团2020年也开始布局同城货运业务,而后融资17亿美元,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与此同时,盯上这个市场的远不止滴滴和满帮两家,一直低调的顺丰也是觊觎者之一。2020年12月18日,顺丰拿下网络货运牌照,大举进军同城货运,旗下自营的车货匹配平台“顺陆”开始对个体司机开放。据顺丰披露的信息显示,“顺陆”的注册司机已超71万,日活司机已经达到了近20万,影响力与日俱增。

虽然,目前货拉拉在市场占有率上具有领先优势,但是在巨头加注下,一场烧钱大战几乎不可避免。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访网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