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星辉环材顺利过会 实控人曾向公司借4.7亿又拿分红“补缺”

07-30 和讯股票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7月29日,从深交所获悉,星辉环保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辉环材)通过上市委会议,IPO之路再进一步。

星辉环材顺利过会 实控人曾向公司借4.7亿又拿分红“补缺”

  星辉环材是一家专门从事高分子合成材料聚苯乙烯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高抗冲聚苯乙烯、通用级聚苯乙烯两大类。

  据星辉环材此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本次保荐机构为申港证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842.81万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投资年产30万吨聚苯新材料生产项目。

  营业收入存在一定波动 约7成依赖华南地区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星辉环材营业收入分别为14.02亿元、12.15亿元、13.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909.99万元、1.02亿元、2.21亿元。

  净利润持续增长,但营业收入存在一定波动:2019年同比减少13.36%、2020年同比增加7.95%。对此,星辉环材称,营业收入变动主要和原材料价格有关:原材料价格上涨,则带动产品价格上升,反之亦然;此外2020年疫情也导致了原材料价格的下降。

  从产品构成来看,高抗冲聚苯乙烯、通用级聚苯乙烯对营收的贡献势均力敌,但由于通用级聚苯乙烯单价连年走低,带动了销售收入减少。2018-2020年,高抗冲聚苯乙烯销售收入分别为7.01亿元、5.90亿元、7.18亿元,通用级聚苯乙烯销售收入分别为6.74亿元、6.11亿元、5.93亿元。

  星辉环材主营业务销售收入主要集中于华南、华东地区,其中,华南销售收入占比约7成。2018-2020年,华南销售收入占分别为71.54%、71.70%、69.68%,华东销售收入分别为28.10%、27.97%、30.17%,较为集中。

  由于星辉环材采取“先款后货”的销售政策,所以不存在应收账款。此外,星辉环材偿债能力较强,近3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19%、59.05%、23.69% 。这主要由于星辉环材2020年提前偿还了年产30万吨聚苯乙烯新材料生产项目一期工程相关长期借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用途的短期借款,非流动负债和流动负债大幅下降,资产负债率进一步降低。

  国内聚苯乙烯行业起步较晚,产品结构呈现出低端产品供给充分、竞争激烈,高端产品不足的局面。从招股书中可知,星辉环材主要着眼于中高端市场,但作为高新技术产业,研发投入稍显逊色。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星辉环材研发费用分别为5013.74万元、4259.58万元、4541.0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58%、3.51%、3.46%,连续两年降低。2020年,星辉环材研发人员40人,占员工总人数比例为23.26%;核心技术人员4人,占比2.33%。

  从研发费用率来看,星辉环材均高于可比公司平均值(2018-2020年分别为2.28%、2.56%、2.58%);但从知识产权情况、研发人员数量来看,星辉环材较任信新材、长虹高科略胜一筹,但和天原集团(002386,股吧)、汇通股份的超百项专利、超400人研发团队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星辉环材顺利过会 实控人曾向公司借4.7亿又拿分红“补缺”

  控制权集中 实际控制人曾多次拆借资金

  星辉环材的控制权被“陈氏家族”紧紧握在手中。

  招股书显示,陈雁升、陈冬琼(陈雁升配偶)、陈创煌(陈雁升和陈冬琼之子)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星辉环材1.23亿股,占比84.56%,为共同实际控制人;陈冬琼的兄长陈粤平则是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直接和间接的持股比例为1.35%。通过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陈氏家族”的持股比例达到85.92%。

  星辉环材顺利过会 实控人曾向公司借4.7亿又拿分红“补缺”

星辉环材股权结构,图源招股书

  另注意到,实际控制人陈雁升多次向星辉环材拆借资金,存在财务内部控制不规范的情形。

  从招股书中可知,陈雁升2018年和2019年分别拆借1.65亿元、1.49亿元用于归还股票质押借款;2018年和2019年分别拆借1000万元、2000万元拟用于归还股票质押借款,实际未使用并已归还;2018年和2019年分别拆借1.10亿元、1600万元用于星辉娱乐(300043,股吧)资金周转;陈雁升累计拆借4.70亿元,扣除未使用部分仍达到4.4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星辉娱乐是由陈雁升、陈冬琼共同控制的上市公司,其中陈雁升持股比例32.77%,陈冬琼持股比例9.04%。星辉娱乐主要业务包括游戏业务、足球俱乐部业务、玩具业务。

  但查阅公告后发现,星辉环材、星辉娱乐关于资金拆借的表述存在出入。星辉娱乐2018年11月公告显示,陈雁升和陈冬琼夫妇及其控制的公司拟向星辉娱乐及公司控股子公司提供总额度不超过1亿元的无息借款,并用于公司日常经营。从星辉环材可知,2018年流向星辉娱乐1.10亿元,已超出预定额度,且2018年星辉环材按照5.365%的资金拆借利率收取了资金使用费,亦并非“无偿”。此外,2019年流向星辉娱乐的1600万元未查阅到相关公告。

  对于陈雁升频繁拆借资金的行为,星辉环材解释称,因金融环境、国际环境的不利影响,导致陈雁升股票质押风险提高、短期内股票质押款周转压力剧增,以及星辉娱乐资金紧张,陈雁升为了稳定二级市场并保护中小股东权益,而暂时性拆借资金。

  靠着投资变现和分红,陈雁升目前已清偿完毕借款。招股书显示,近4年来,星辉环材连续分红,控股股东星辉控股累计分得1.54亿元,陈雁升系星辉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因此1.05亿元用于归还借款;陈雁升累计分得598.26万元,其中399.51万元用于归还借款;陈创煌累计分得596.31万元,其中214.42万元用于代陈雁升归还借款。

  通过星辉环材的分红,陈雁升共归还星辉环材借款1.11亿元,剩余部分则来自于星辉娱乐分红、减持所得等。

(责任编辑:张星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