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抱团”继续,虹吸效应加剧

05-08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9分钟

  在市场情绪高涨时期,强者愈强,虹吸效应显著,但在市场情绪冷却时,投资者的集体离场将会导致踩踏。

  本刊记者  易强/文

  随着上市公司基金公司一季报披露接近尾声,关于“公募抱团”趋势是否瓦解的疑问已经有了初步答案。

  从数据上看,“公募抱团”有所松动,但远谈不上瓦解。无论是“公募抱团”的趋势,还是由此引发的虹吸效应都在继续,不知何时是尽头。

  抱团略有松动

  根据Wind资讯,2020年年底公募扎堆程度最高——按照期末重仓某只股票的基金数量排序——的50只股票,即所谓的“抱团50”,一季度末仍然在榜的有44只,新入榜的6只股票是长江电力(600900,股吧)、建设银行华鲁恒升(600426,股吧)、金龙鱼卓胜微(300782,股吧)和东方雨虹(002271,股吧),出榜的6只股票是比亚迪(002594,股吧)、华友钴业(603799,股吧)、金山办公、通威股份(600438,股吧)、洋河股份(002304,股吧)、中航光电(002179,股吧)。不过,这6只股票仍在公募扎堆程度最高的100只股票之列。

  以市值论,截至一季度末,公募重仓——即持仓市值使其成为某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的“抱团50”总市值为16058.50亿元,占到同期权益类基金(仅包括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的21.71%;同期已成立的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合计19030.13亿元,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合计54929.85亿元,总计73959.98亿元。

  而在2020年年底,公募重仓的“抱团50”总市值为16376.91亿元,占到同期权益类基金资产净值的24.12%。同期已成立的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合计18520.13亿元,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合计49367.39亿元,总计67887.52亿元。

  若将考察范围扩大至“抱团100”,则截至一季度末,公募重仓程度最高的100只股票持仓市值合计19248.21亿元,占到同期权益类基金资产净值的26.03%。而在2020年年底,这一比例(19698.84亿元/67887.52亿元)是29.02%。

  显然,从上述数据来看,截至一季度末,公募扎堆程度略有松动,但仍然维持在较高位置。

  从历史数据来看,2020年同期,公募重仓程度最高的50只股票,其持仓市值合计6754.64亿元,占到同期权益类基金资产净值(35640.55亿元)的18.95%;同期重仓程度最高的100只股票,持仓市值合计8863.42亿元,占比24.87%。

  数据同时显示,同期公募“抱团50”的市场权重也略有下降。

  根据Wind资讯,一季度末,“抱团50”的流通市值合计17.76万亿元,占到同期A股流通总市值(63.92万亿元)的27.78%。2020年年底的情况是,“抱团50”流通市值合计18.07万亿元,占到同期A股流通总市值(64.23万亿元)28.13%。

  虹吸效应加剧

  从时间上看,这次公募“抱团”的高潮始自2020年年底。在拉抬股指的同时,其产生的虹吸效应——也被解读为“结构性行情”——也越来越明显。

  从成交量来看,2020年四季度,公募“抱团50”累计成交金额7.31万亿元,日均成交额1218.21亿元,同期整个A股市场累计成交金额48.37万亿元,日均成交金额9062.18亿元,前者占比15.11%,远超之前三个季度。

  之前三个季度,公募“抱团50”累计成交金额18.19万亿元,同期整个A股市场累计成交金额158.39万亿元,前者占比11.48%。

  同年12月,公募“抱团50”的活跃程度又明显高于同季度其他月份,远超前三季度的月均水平。数据显示,12月公募“抱团50”成交金额2.93万亿元,是10-11月月均成交金额(2.19万亿元)的1.34倍,是1-9月月均成交金额(2.02万亿元)的1.45倍。

  上述数据说明,2020年四季度,尤其在12月份,公募“抱团50”对整个市场的流动性产生了远超其他三个季度的虹吸效应,其结果是“结构性行情”——或者说是“结构性失衡”——的出现。

  Wind资讯显示,2020年四季度,公募“抱团50”的总市值由17.38万亿元增至21.78万亿元,增幅达到25.32%。其中,仅2020年12月份,其总市值就增加了2.29万亿元(由19.49万亿元增至21.78万亿元),当月增幅11.75%。

  公募“抱团50”的表现远超A股两大股指。2020年四季度,上证指数及深证成指的涨幅分别为7.92%和12.11%,12月份的涨幅分别为2.40%和5.86%。

  若将“抱团50”排除在外,则在2020年四季度,A股总市值由期初的61.22万亿元增至期末的65.05万亿元,增幅为6.26%;同年12月,A股总市值则由64.76万亿元增至65.05万亿元,增幅仅为0.45%。

  若再将2020年下半年以来上市的股票排除在外,则在2020年四季度,A股总市值由58.95万亿元减至58.78万亿元,缩减了0.20万亿元。同年12月,A股总市值则由月初的63.07万亿元减至月底的58.78万亿元,缩水了4.29万亿元,缩水幅度达到6.80%。

  进入2021年一季度之后,虹吸效应越发严重。

  根据Wind资讯,2021年一季度,公募“抱团50”累计成交金额11.03万亿元,占到同期整个A股市场累计成交金额(54.92万亿元)的20.08%,比2020年四季度上升了4.97个百分点。

  不过,与2020年四季度不同,这种虹吸效应——综合其他因素——带来的结果,与其说是市场财富的转移(例如,2020年12月,“抱团50”市值增长2.29万亿元,同期扣除新股后的非“抱团50”总市值缩水了4.29万亿元),还不如说是财富的整体蒸发。

  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公募“抱团50”总市值21.25万亿元,与年初比缩水了5300亿元,同期上证指数、深证成指的涨幅分别为-0.90%和-4.78%。

  同期,外围股市表现良好。道琼斯工业指数、纳斯达克指数、英国富时100、法国CAC40、德国DAX、日经225、韩国综合指数的涨幅分别为7.76%、2.78%、3.92%、9.29%、9.40%、6.32%、6.54%,甚至连印度SENSEX30也有3.68%的涨幅。

  公募业绩回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抱团50”的主要投资者,公募基金一季度业绩也遭遇不小回撤,权益类基金整体浮亏逾两千亿。

  以至少连续披露了最近两个季度的4223只权益类基金为例。

  根据Wind资讯,2021年一季度,在上述4223只基金中,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正数的有1419只,占比仅33.60%,跑赢业绩基准的有2069只,未超过半数。整体而言,该4223只基金一季度浮亏2318.31亿元。

  若将所有披露一季报的权益类基金都考虑在内,则4518只基金合计浮亏2658.63亿元。

  这种回撤在某种程度上直接源自同期“抱团50”的向下调整,间接源自“抱团50”的调整给市场带来的扰动。

  例如,2020年年底,多达782只公募基金同时重仓的立讯精密(002475,股吧)一季度跌幅达到39.72%。以其时持仓情况(合计持有8.47亿股)来看,若仓位保持不动,则该782只基金一季度在这只股票上将浮亏188.80亿元。

  事实上,根据Wind资讯,截至一季度末,重仓立讯精密的公募基金数量已下降至278只,持仓数量亦由2020年年末的8.47亿股降至5.82亿股,减持幅度达到31.29%。

  同样的例子还有中航光电。2020年年末,有178只公募基金同时重仓这只股票,持仓合计1.49亿股,至一季度末,重仓这只股票的公募基金数量降至97只,持仓数量降至1.29亿股。

  还有一季度业绩预亏的顺丰控股(002352,股吧)。2020年年末,有265只公募基金重仓这只股票,持仓合计3.17亿股,至一季度末,重仓该股的公募基金数量降至191只,持仓数量降至2.60亿股,期间减仓5700万股。

  从事后看,这些提前减仓的基金是幸运的。4月8日晚间,顺丰控股突然发布一季度业绩预亏公告。次日,公司股价一字跌停。截至4月27日,公司市值自一季度末缩水近700亿元,缩水幅度为19.52%。

  相较于顺丰控股,4月13日,中国中免无明显利空的放量跌停,却来得有些突兀。同样作为“抱团50”之一,2020年年末,有818只公募基金重仓了这只股票,持仓合计2.13亿股,至一季度末,重仓该股的基金数量增至872只,持仓数量略降至2.09亿股。

  有一种分析认为,对公司未来业绩与当期估值不匹配的担心,可能导致某些机构进一步降低了自己的仓位,而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踩踏事件,从而导致崩盘。

  至于估值与业绩的匹配问题,未来将如何影响“抱团50”的走向,仍是未知数。

  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截至4月27日,在2014年之前上市的2418只股票中,有855只已经跌回7年前,占比35.36%,彼时上证指数不过2000点上下;在2015年之前上市的2542只股票中,有1834只已经跌回5年前,占比72.15%,彼时上证指数在2900点上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