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隐秘出血点”侵蚀利润,A股公司汇兑净损失超200亿

05-05 第一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汇兑损益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在2020年体现尤为突出。

“五一”节前,A股4290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年报。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有超过2600家上市公司披露存在1万元以上汇兑损失,而同期披露1万元以上汇兑收益的公司仅有约740家,整体合计汇兑净损失超过200亿元。其中,汇兑损失超过10亿元的就有3家,分别是中国电建(601669,股吧)(601669.SH)、中国交建(601800,股吧)(601800.SH)、安道麦A(000553.SZ)。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复工复产走在全球前列,出口强劲增长,在全球经济低迷情况下‘一枝独秀’。但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出现了急速升值,部分出口企业利润受到一定侵蚀,很多出口型上市公司出现‘增量不增利’的现象。”华兴资本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李宗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企业外汇风险管理重视程度不够,资源投入也不足。

“上市公司是中国资质最好的公司群体,但是很多优质的大企业都承担着巨大的汇兑损失。”全球宏观交易员熊鹏也对记者说,现在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已经是逐年放大的趋势,这已成为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

汇兑损失拖累业绩

2020年,三分之二的A股公司披露存在汇兑损失。在这2600多家公司中,汇兑损失超过1亿元的公司有114家,合计汇兑损失高达348.51亿元。

对外贸易、工程建设等行业企业受冲击明显。汇兑损失最高的3家公司公司分别是中国电建(损失23.03亿)、中国交建(损失13.44亿)、安道麦A(损失11.12亿)。另外,力帆科技海康威视(002415,股吧)、比亚迪(002594,股吧)等公司也有较大汇兑损失。

“隐秘出血点”侵蚀利润,A股公司汇兑净损失超200亿

对比利润指标更能看出业绩所受冲击。中国电建2020年归母净利润79.87亿,若没有汇兑损失影响,公司净利在此基础上还能增近三成。安道麦A影响更为明显,公司去年归母净利润仅有3.53亿,若没有汇兑损失拖累,公司业绩将在此基础上增近两倍。

力帆科技、鹏都农牧、中工国际(002051,股吧)等公司而言,汇兑损失直接让公司“一年白干”。力帆科技2020年汇兑损失9.8亿,同期公司归母净利仅有0.58亿。鹏都农牧去年汇兑损失6.18亿,归母净利润仅有0.18亿。中工国际汇兑损失3.58亿,公司最终录得亏损0.84亿。

汇兑损失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在一季度仍在延续。比如凯莱英(002821,股吧),据方正证券(601901,股吧)测算,受外汇风险影响,公司一季度毛利率下降4.83%,净利润率下降 2.86%。

不过,航空、地产板块公司受益于汇兑收益而减轻了亏损或增厚了业绩。去年汇兑收益超过1亿元的上市公司有52家,整体合计收益总额约307亿元。

汇兑收益超过10亿的有7家。其中航空板块有中国国航(收益36.04亿)、南方航空(收益34.85亿)、东方航空(收益24.94亿)、*ST海航(收益21.94亿)。

受疫情影响,航空板块去年普遍录得巨额亏损,上述4家航空公司亏损全部超过百亿,其中*ST海航亏损最高,超过640亿。汇兑收益对公司减亏有一定效果。

另外3家汇兑收益超过10亿的公司,分别是中国建筑(26.51亿)、荣盛石化(002493,股吧)(17.85亿)、绿地控股(600606,股吧)(10.80亿)。

“隐秘出血点”侵蚀利润,A股公司汇兑净损失超200亿

汇率风险对冲需重视

汇率波动风险对企业业绩的影响日渐突出,在上市公司年报中,普遍都将“外汇风险”列入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并采取一定的对冲手段进行风险管理。

比如中国电建,称“本公司国际业务主要以外币进行结算。管理层负责监控外汇风险,密切关注汇率变动对本公司外汇风险的影响,为降低汇率风险,力争与客户约定以大币种进行结算,避免小币种汇率不稳定、不易兑换带来的风险,采取远期结售汇等方式降低外汇风险”。

中国交建则称,“为减轻汇率波动的影响,本集团持续评估汇率风险,并利用衍生金融工具对冲部分风险”,“2020年度,本集团若干子公司利用远期外汇合同与境内及海外银行进行交易,以对冲其于个别交易中与美元、欧元、日元等外币有关的汇率风险”。

不过,从汇兑损益数据来看,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及对冲的效果整体并不理想。

那汇兑损益较高的企业,是否有外汇风险管理经验可以借鉴呢?

2020年汇兑收益最高的中国国航,净收益36.04亿元,对此公司在年报中仅解释为是由于“报告期内美元兑人民币贬值的影响”。2019年同期,中国国航汇兑净损失12.11亿。

“为什么大部分企业不进行汇率风险管理?有很多种原因,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是没有接受汇率中性的理念。即企业经营行为中,应该把汇率波动排除在外,现有的金融工具已经相当大程度上可以实现了。不少企业还是希望对汇率波动方向进行投机。”熊鹏认为,如何引导企业建立汇率风险管理机制,只能是用市场化的方法去进行,即让企业意识到,汇率风险管理,最好交给专业的团队去运营,就像企业购买会计和法律外包服务一样。

李宗光也认为,目前国内企业对外汇风险管理有效性还不够,汇率对冲的手段也不够丰富。

“目前汇率掉期和远期交易已经可以在国内交易;但期货交易等仍然只能在香港离岸市场进行。此外,人民币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仍有待进一步提高。”他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企业的外汇风险管理多集中在有出口业务的大的国企和央企,大多数中小企业仍没有对外汇敞口进行管理。

他认为,过去十几年来,人民币汇率总体保持稳定,使大部分企业对汇率风险管理重视不足,近几年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提速,日间波动幅度大幅放宽,外汇风险显著增加,应该加大外汇风险管理,以适应新的形势发展。

从制度建设角度,李宗光建议,应进一步完善制度供给。一方面,在推动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中,除放宽波动幅度、减少过度干预之外,应该积极增加做市商,改善市场流动性。另一方面,逐步放宽外贸企业结售汇限制,鼓励其参与市场交易,增加人民币市场的深度和流动性。条件成熟之后,积极吸引海外投资者参与人民币市场交易。此外,他建议,应在境内积极发展外汇远期、掉期和期货市场,为企业外汇风险管理提供工具。

从企业角度,李宗光提出,需要提升外汇风险管理意识,以套期保值、控制风险为主进行风险管理,不将重心放在“赌方向”或做投机上。同时,风险管理是一个高度专业性的工作,大部分中小企业很难自建团队,因此可以交给专业机构进行管理。

   

(责任编辑:岳权利)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