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中国经营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股票首页

中天城投甩不掉的“包袱”

2020-12-05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余燕明 广州报道

贵州富商罗玉平不想让他的上市公司——中天金融(000540,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40.SZ,原为“中天城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天城投”)与招商贷扯上关系。

此前与投资者的沟通过程中,当地一位官方人士说:“中天城投承担了大股东的责任,已经接盘了招商贷,它先用自有资金填补窟窿。”

在推进招商贷债务兑付工作上,贵阳市当地监管部门发挥了重要作用,并确定了平台存量债务本息将分18期按月等额兑付的方案。

从2019年开始,投资者已陆续收到了前13期兑付本息。但到了今年下半年,中天城投便停止了兑付,并称“流动性紧张”,后5期债务本息兑付仍无时间表。

当地一位官方人士向记者确认,2018年底确定分期兑付方案时统计的存量债务规模为18亿元左右,目前剩下后5期尚未兑付本息约3.9亿元。

“我们的态度很明确,要求招商贷和它的股东针对最后5期的债务本息,制定出一个兑付方案,不能一直拖着。”这位官方人士告诉记者。

尽管中天城投接管了招商贷平台,并已垫付资金向投资者兑付了逾14亿元债务本息。但在上市公司层面,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天城投所披露的招商贷欠付资金仅为1.88亿元。记者暂不清楚中天城投为债务兑付向招商贷输送的资金作何会计处理。

另外,据上市公司披露,中天城投对招商贷的实际持股比例仅为10.19%,这意味着其所承担的大股东义务与持有权益比例并不对等。对此,上市公司亦未给出具体解释。

还剩3.9亿元债务未兑付

2018年9月份,当王先生发觉招商贷开始暴露风险时,他已经在平台上形成了33万元的债务本息。

王先生的生活地在珠海,但他长期关注二级市场,持有中天城投的股票后,他了解到这家贵州本地的开发商,寻求向金融业转型。

但实际上从房地产向金融业的转型过程中,中天城投挫折连连。一直到今年上半年,中天城投的营收构成里,房地产业务及其相关收入占比接近4成,并为其贡献了主要盈利,目前房地产仍是中天城投的主营业务。

2015年,为了向上市公司注入互联网金融科技金融的概念,中天城投寻求收购并控股招商贷。也就在这时,王先生由于持有中天城投的股票,注意到了招商贷,并开始向平台投入资金。

“当时我很看重招商贷的上市公司背景,中天城投也为此做了很多站台的推广宣传。”王先生说。

招商贷在2018年8月份出现了流动性风险,当地监管部门在次月就介入平台的债务处置,并为此成立了中天普惠工作组推进兑付工作。

2018年底,当地监管部门确定并公布了招商贷存量债务兑付方案——投资者的债务本息将分期按照18个月等额兑付,即每个月兑付1/18,并于2019年初开始兑付第1期。

若根据原定的兑付方案细则,招商贷的兑付工作将在今年7月份完成。但是王先生记得,2019年11月初,即招商贷兑付至第10期前后,兑付进度出现了停滞,兑付时间也作了顺延调整。

王先生最后一次收到兑付资金是在今年国庆节前,招商贷完成了第13期的兑付工作,目前已完全停兑。从最初暴露流动性问题时投向平台的多达33万元资金,过去逾两年时间陆续提现及兑付后,王先生已拿回了29万多元资金,目前还剩下最后5期共计约3万元债务本息等待兑付。

上述官方人士向记者确认,招商贷在今年下半年已经停兑。“目前还剩下最后5期债务本息没有兑付,其中第14期仅向几名投资者进行了兑付。”

记者向中天城投方面核实了解招商贷未能执行兑付方案及最后5期停止兑付的原因,该公司不予置评。但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及当地官方人士处获悉,招商贷及中天城投针对目前停兑给出的解释是“流动性紧张”。

这位官方人士向记者确认,最初投资者已确权的债务本息兑付规模为18亿元左右,目前尚未兑付的最后5期债务本息约3.9亿元。

“因为股东的资金问题,招商贷在前期经常停兑。”这位官方人士说,“所以现在我们的态度很明确,要求招商贷和它的股东针对最后5期的债务本息,制定出一个兑付方案,不能一直拖着。”

不过,部分投资者对中天城投声称由于流动性紧张而停兑的解释持怀疑态度。一位投资者称,中天城投之所以愿意为招商贷兜底向投资者兑付债务本息,是因为它也承继了招商贷的资产,当时平台上的资产可以覆盖负债。

“这些资产包括招商贷对外借贷形成的大额债权,而债务追索工作一直在进行,招商贷也追回来一部分资金,所以实际上整体兑付也不需要中天城投垫付全部债务本息。”这位投资者说,“最后5期只剩下不到4个亿债务本息,中天城投具备兑付的资金实力,只是想拖着,另有所图。”

对于上述投资者的这些质疑,中天城投方面亦未向记者作出回应。

改口与上市公司撇清关系

中天城投极力撇清、规避对招商贷进行兜底兑付的大股东义务,但并没有得偿所愿。

目前,招商贷官网上关于平台的资料介绍里,仍表述为“系中天城投旗下金融科技平台”。记者获取的多份由贵阳市官方向投资者出具的材料里,称中天城投为招商贷的“控股股东”“兑付资金垫付方”“提供流动性支持实施兑付”。

上述当地官方人士亦向记者确认,中天城投从2018年9月开始接管了招商贷,目前招商贷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张琢,其为中天城投派驻中天普惠工作组的成员。

另外,此前贵阳市监管部门在与投资者的沟通过程中,当地一位官方人士说:“中天城投承担了大股东的责任,已经接盘了招商贷,它先用自有资金填补窟窿。”

不过,据中天城投对外披露的信息,该公司尤其着重强调对招商贷的持股比例仅为10.19%,并不拥有控股股东地位。

早在2015年,中天城投寻求从房地产向金融业转型时,为了向上市公司注入互联网金融及科技金融概念,决定收购招商贷55%的股权并实现控股。

中天城投对招商贷的这笔收购,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且为溢价收购,溢价率高达328%。据记者查询了解,当时中天城投拟支付3.3亿元现金以取得招商贷55%的股权,其中6111万元用于增资,另外2.7亿元则计入资本公积。

根据招商贷的增资协议,中天城投将分两期缴纳全部增资款,其中首期6111万元增资款在协议生效后10日内支付,第二期2.7亿元增资款在招商贷办理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后30日内支付。

但是,中天城投缴纳了首期增资款、并在招商贷办理完成了工商登记变更后,却没有继续支付第二期增资款。目前,招商贷在工商登记备案里,其由中天城投持有55%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底,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暴露风险,监管环境随之发生变化,这动摇了中天城投完成对招商贷收购并控股的意向。

此后,中天城投在披露持有招商贷的权益时,虽然承认对招商贷支付了首期6111万元增资款,但却改口称“实际缴纳注册资本1132万元”,因此仅持有招商贷10.19%的股权。

中天城投方面没有解释其在寻求收购并控股招商贷过程中,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以及表述口径大相径庭的原因。

中天城投在官方网站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解释目前工商备案系统显示的对招商贷的持股比例,与实际情况不符的原因是“招商贷在未收到中天城投出资款情况下先行办理工商变更导致”。

显然,中天城投的这一解释,与其当初寻求收购并控股招商贷时披露的增资协议条款并不一致,并且当时上市公司已向招商贷支付了首期增资款。

根据记者梳理中天城投从2015年以来披露所持招商贷的权益情况,其确认对招商贷的实际投资为6111万元,但仅持有招商贷10.19%的股权,而非55%的持股比例,因此也未将招商贷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

另据中天城投方面披露,截至今年上半年,招商贷欠付上市公司的往来款仅为1.88亿元,而其向招商贷的众多投资者兑付债务本息所垫付的资金最多可能达到14亿元,两者之间相差巨大。

中天城投方面没有解释其为招商贷债务兑付所垫付的资金如何进行会计分录,以及在其称“实际持股比例仅为10.19%”的情况下,又何以承担起作为招商贷大股东的兜底兑付义务。

(责任编辑:张洋)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