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和讯名家]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创投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2020-08-12 22:54 来源: 和讯名家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初入职场时,北大金融硕士曹笑的人生目标是赚够几千万,在40岁时财务自由。几年前,他曾怀疑这个目标能否如期实现,不过到了去年,曹笑放心了——去年他年收入超过了200万。

  曹笑不是投资人、银行高管或者程序员,而是一名初中数学网课老师。在许多人眼中,教师工作稳定但清贫,而网课老师与公立学校老师相比,社会地位又差了一截。按照刻板印象,名校生的职业去向该是银行、证券、基金等薪资较高的行业,这确实也是曹笑绝大部分同学的职业选择,北大生当网课老师,虽然不像卖猪肉那样戏剧性强烈,但也打破了很多人的刻板印象。

  2018年,一篇题为《奥数天才坠落之后》的文章掀起了一轮关于名校毕业生是否该做老师的价值观大讨论。故事的主人公付云皓后来写了一封自白书,表示无法理解作者的价值观,“该文章的作者笔下传递的观点是:优秀的人从事基础工作,就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得过IMO冠军的人,如果不出意外,他们的征途就一定是高等数学的星辰大海,而不是给一群‘二本师范生’教初中数学知识,如果成了付云皓这种去给‘二本师范生’讲课的人,那就是天才坠落了。”

  今年互联网教育机构高薪争抢清北等名校毕业生的新闻,再次掀起一轮名校毕业生是否该去做网课老师的讨论。8月初,网易有道精品课发布了一则校招启事:首年年薪40-100万,其中高中大班课主讲老师职位年薪50万起步,优秀者可超100万,要求是毕业于清北复交等名校、获得过国家级奖项、高考成绩全省前100名或全市前20名,这三个条件满足其一。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5月,字节跳动旗下中小学课程在线辅导教育业务清北网校也曾发出“200万年薪招聘中小学优秀网课教师”,清华、北大毕业者优先。

  在许多人看来,名校毕业生就该走科研和学术道路,似乎这才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唯一路径,高晓松以前就指斥清华学霸身为国之重器却为稻粱谋。然而,决定人才流动方向的,不是清谈,而是市场。如果科研和学术机构不能实现个人价值,那么人才就必然寻求出路。不久之前中科院90多人集体离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最近华为给天才少年张霁开出201万元天价年薪。

  钱往哪儿走,人往哪儿走。这是颠扑不破的市场规律,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在线教育在近两年成为风口,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去年暑期,K12网校打响了在线教育史上力度最大、规模最广的营销战,重金投入之下,各大在线教育平台用户规模、营收获得了爆发式增长。

  根据Questmobile统计数据,教育工具在2019年移动互联网细分行业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量榜上排名4,273.1%的同比增长率远超其他行业。

  疫情也让在线教育行业得以加速发展,创新工场教育投资合伙人张丽君此前曾表示,因为疫情,线上教育的渗透率,可以在短时间从当下的10%左右拉升到50%以上。据潘佳生透露,其所在有道精品课的学生数量在2月出现明显的爆发期,暑假期间再次高速增长。

  学生端的需求加速让各家平台跑步入场,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有超过两万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注册成立,平均每天新增140家。

  在网课老师这一行业,平台的价值是为老师提供流量和技术支持,老师想要获得高转化率和续保率最终还是要靠自己不断磨课、提高教研水平,这也使得老师尤其是名师成为平台间尤为重要的竞争要素,高薪招聘清北生的新闻就诞生于这个背景。

  在线教育行业对于人才特别是高水准人才的需求有多强烈,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的话是一个注脚,“一个顶尖人才的作用,10倍于普通的人才。人才的密度超过一定临界值后,量变产生质变,才会出现源源不断的创新。教育尤其需要创新。”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课外机构辅导老师、网课老师都不被视作是一个好的职业选择,特别是对清北名校的毕业生来说。

  金融专业毕业,在新东方、学而思等线下机构当了两三年的数学主讲老师后,2015年,曹笑以考研数学满分的成绩被北大金融学专业录取。导师特意找曹笑谈话,“数学好是金融好的前提,你可以研究研究金融工程。”曹笑回应“好的”,决定不再做教育相关的工作。

  曹笑曾经被教育伤过。考研之前,金融专业的曹笑在本科毕业后去了那段时间,住在五道口的曹笑常常是早上6点多起床做地铁,跑三个校区讲课,早上是北五环外的天通苑,中午在路上凑合吃个饭去丰台,晚上去大钟寺。

  但线下机构的进阶模式对许多新人老师并不友好——名师体系已经相对完善,普通老师很难完成向名师的等级跃迁。因过度劳累生了一场大病后,曹笑决定去修个学历,并借此转行。

  不过,在金融领域研究了半年后,曹笑再次放弃,“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还是要做教育。”只不过这一次曹笑的工作转移到了线上,“线下教学能影响到的学生还是有限。”2017年,还在读研的曹笑加入了刚成立了初中部的有道精品课,成为平台初中部第一位数学老师。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曹笑

  金融专业本科毕业去做线下机构的初中老师,考上北大金融研究生复又掉头回去做网课老师,这在身边许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曹笑老家的邻居三本毕业,也是一位初中老师,“好不容易考上北大,怎么还去当初中老师了?”一次闲聊中,邻居说道。曹笑女朋友家里一位从事教育行业的亲戚,甚至于反复叮嘱她一定要查查曹笑的学历,“是骗子吧,你去看看他的学生证是不是假的。”

  因数学竞赛成绩优异被保送清华、拥有清华本硕学历的潘佳生也曾遭遇过这种时刻。2016年年底,潘佳生开始在猿辅导兼职做直播大班课的网课老师,作为副业,这份每月能拿到2万多薪水的兼职工作属实不错,但当去年年中潘佳生辞去本职工作,到有道精品课全职做初中数学老师,父母开始担心。即便潘佳生入职有道的第一个月,工资就有十几万。“他们会说,你看别人在金融公司做得挺好,职业高、收入也不错,我现在的工作虽然看着可以,但过几年没准就走下坡路了。”

  潘佳生的学生和家长有时也会有疑问——老师你这么厉害,在清华学了经济管理、金融,为什么毕业会做老师?“他们可能觉得老师的地位虽然很高,但是收入、个人影响力等各方面都比不上金融人士。”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遇到这类情况,曹笑很少解释。事实是,外界对网课老师这份职业的认知并不完整。无论是从薪资水平还是个人成就感的获得上看,头部平台的网课老师都是一份不错的工作。

  曾在天津一家重点中学担任语文老师的姜博杨告诉字母榜,来到有道精品课后,他的工资涨了10倍不止。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姜博杨。(网易有道的老师为什么都这么帅!)

  曹笑记得,他本科毕业后第一个月工资到手是五千多,进入金融行业同学们的工资往往是万元起步。现在曹笑的年薪已经飙升到200万-300万元间,即便是在大神云集的北大金融,曹笑的薪水在同级里,也是排在上位圈。

  因为朋友的关系,潘佳生入行前对行业薪水有粗略认知,但他没想到,自己在有道精品课工作的第二年就可以拿到200多万的年薪。

  网课老师们薪水的增长是个人奋斗的结果,也是因历史进程。

  潘佳生时常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不能更幸运了。” 从2016年年底开始做大班课的网课老师,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平台生长期,自己的转化率、续班率在小学部门40多个老师中在不断地磨课中也做到了第一名,当其他机构发力直播大班课的这波强风刮过来时,他刚好在车上。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潘佳生

  曹笑记得,2017年他刚入职有道后带的第一期班只有寥寥数十人报名,但经历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催化”后,现在他已经有近2万名学生。

  此前一位在线教育行业猎头告诉字母榜(ID:五wujicaijing),字节跳动今年在教育赛道招聘量很大,“和字节跳动合作的猎头公司很多,基本上业内优秀人才都会被联系到。”

  多位接受字母榜采访的网课名师都表示,和他们保持联系的猎头不在少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猎头打电话,我在有道精品课三年,经历的诱惑太多了。”曹笑说。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曹笑、潘佳生、姜博杨之所以能获得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的薪资,另一原因是,他们所在机构有道精品属于主打名师路线的平台,平台更重视师资质量而非老师数量,经由层层筛选而留下的老师获得高薪的可能性更高,网易有道精品课此前公布,年薪百万的名师占其名师总量的45%。

  根据Questmobile统计的去年暑期战中各大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重点,作业帮一课、猿辅导、掌门优课的营销方向是短期特惠课,学而思是老学员续报暑期、秋上课程享受95折优惠,有道精品课则是主打0元名师直播课。

  与移动互联网造就了庞大的中产阶级人群不同的是,头部平台的网课老师依旧是一份精英式工作,许多教育机构对老师的学历背景都会有严格要求,但各个平台自身定位决定了他们对名师的态度也有所差别。

  曹笑分析,例如作业帮这类走规模化老师路线的平台,每个学科往往会招聘数十名老师,那么对毕业院校的门槛要求会适当放松,但对有道精品课这类走名师路线的平台来说,毕业院校就会成为一道门槛。

  一位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告诉字母榜,名师一般都会得到平台的流量和资源倾斜,而更换平台他们往往面临着学员不跟随离开、一切从零开始的风险,因而一般名师不太容易被竞争对手挖走。

  潘佳生认为,行业内真正流动性较大的老师是年薪在七八十万的群体,当其他机构开出一百余万的价格,由于沉没成本不大,老师可能会选择换平台,“平台最头部的名师,一般会和平台形成深度绑定关系,名师不愿离开,平台也不会轻易放手。”

  这种行业现状也带来了两方面影响,一是头部名师的收入继续水涨船高,二是平台更愿意亲自培养名师,对名校应届生的争抢更加激烈,也就出现了有道高薪招聘网课老师的这一现象。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潘佳生今年发现,身边毕业于名校的网课老师在不断增多,并且这种趋势将会持续下去。在他看来,名校毕业生的优势是,可以用名校经历缩短与家长、学生建立信任关系的时间,毕竟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像清北毕业的人学习,会在入行起步阶段轻松一些。“但名校的帮助也仅止于此,最终还是要看学生能否真正学到知识、提高成绩。”潘佳生说。

  成为名师、爬到食物链顶端并不轻松。潘佳生认为,只要具备兴趣、天赋、努力其中的一到两种特质,拿到入行级的四五十万年薪并不太难,那么第二年可能可以拿到六七十万;但继续向上走,100万年薪,是一个拦住许多人的门槛;反倒是100万年薪,由于规模效应,达到两三百万的年薪会稍轻松;但能达到500万以上年薪的名师,各个平台都是寥寥无几。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与所有行业一样,网课老师这门职业中的焦虑感也并不少,据曹笑介绍,在有道精品课,平台每天会公布招生转化率和续保率两个数据,将同部、同学科的老师数据进行PK,“心态不好的人很难在这个行业做下去,有的老师会因为这个数据焦虑得失眠。”

  潘佳生看来,互联网行业每个细分赛道的红利期都不会持续太久,可能再过两三年,机构间的竞争格局就尘埃落定了,各个平台的师资配置也基本齐全,那时再入行可能就不是最佳机会了。

  但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从入行起步价、薪资增长速度、行业发展速度各个角度来看,常常被外界忽略的职业网课老师都处于爬坡阶段,“现在这个行业中还有很多机会。”潘佳生说。

  在收入之外,网课老师同样是一份容易获得成就感的工作。网课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许多人的一生可能会因此而改变。一位学生家长曾给曹笑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在跟曹笑学习了一个学期后,这名学生的数学成绩从倒数第一名一跃成为正数第一名。

在线教育和投行抢清北学霸,不止靠百万年薪

  对于网课老师这份工作,潘佳生最开始并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兼职工作。但他逐渐发现,知识只是课堂中的一部分,特别是对于他所在的小学高年级和初中阶段。潘佳生开始在课堂中给学生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比如在成绩不佳时是如何赶追的。

  有学生因受到了潘佳生的影响,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时,专门到北京见他——早上6点钟的火车从山西出发,中午一起吃饭聊聊学习进展和方法,下午又匆匆赶回家。

  曹笑也有类似这样的经历。8月7日晚上,一位学生家长联系他,因为父亲出车祸,孩子现在觉得人生灰暗、意志消沉,也不愿意再努力学习,希望老师可以帮帮忙。当天,曹笑给学生打了40分钟的电话,“这个事情很触动(我),感觉到自己可以影响到很多人。”

  “在入行前期,你是不知道这份工作能带来多大的收入回报的,如果没有成就感的支撑,很难走远。”曹笑说,即便以后财务自由的目标实现了,也不是彻底休息,他还是会每周上几堂精品课,“上课是我想做一辈子的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王治强)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