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江西开发商章新明命案背后:深陷民间借贷纠纷

05-27 21世纪经济报道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5月23日,江西南昌红谷滩公安分局通报了一起刑事案件:当日凌晨,博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博泰集团”)内发生一起命案,造成一死一伤,犯罪嫌疑人案发后在该集团一楼办公区自杀身亡。

后经核实,被害人是博泰集团董事长章新明,其在办公室内遭债务人刺杀,同时受伤的还有博泰集团副总裁李向东;犯罪嫌疑人是与章新明有债务纠纷的南昌华夏艺术谷油画村艺术有限公司实控人褚小强。

警方一则通告,令章新明与褚小强一宗涉资1.2亿元的高息借贷纠纷浮出了水面。曾经是熟人的两人,因为1.2亿元债务纠纷,历经8年纠缠,最终同时走向不归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梳理公开信息发现,1.2亿元债务背后,是年利率24%的高息贷款,也牵涉几块土地的连环借贷。从江西省高院的判决书和褚小强微博发布的举报信所反映的信息看,债务纠纷,或是这起血案的源头。

5月26日,记者致电博泰集团总部电话,接听方态度比较抗拒,不愿谈论此次案件;此外,博泰集团官网自出事后已更换为黑白底色。

起底章新明、褚小强债务纠纷

查询启信宝工商信息可见,除南昌华夏艺术谷油画村艺术有限公司实控人身份外,褚小强还是江西瑞嘉置业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但目前南昌华夏艺术谷油画村艺术有限公司、江西瑞嘉置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均已被吊销。此外,褚小强曾是江西宏美实业有限公司大股东,持股90%,已在2015年9月6日退出。

被害人章新明则除了博泰集团董事长之外,身上还有人大代表、中国企业家联合会与中国企业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企业家联合会与江西省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等光环。

案发之后,南昌房地产圈有人表示,褚小强是被高息债务压垮的,这笔债务与章新明有关。事实真相如何?

据《褚小强、熊云琳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披露,2013年3月至2013年5月间,褚小强共向博泰集团借款1.2亿元,并签订一系列借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担保,担保借款本金为1.242亿元。

两年后的2015年7月6~8日,江西供锋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锋公司”)将1.2亿元委托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南昌站前西路支行向博泰集团发放委托贷款。

为此,章新明、德川公司先后与供锋公司签订保证合同。合同约定,为保障供锋公司债权的实现,章新明、德川公司愿意以主合同项下的债务向供锋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之后,上述三方约定将1.2亿元贷款展期,展期期限自2016年7月7日至2017年7月6日止,展期后年利率为12%。

江西省高院认为案件的争议问题在于:褚小强所提出的股权与房屋抵押与本案是否有关联性,暨供锋公司的代位权请求权能否成立。

最终,江西省高院认定,褚小强欠博泰集团的1.2亿元借款已到期,而博泰集团怠于行使其对褚小强的到期债权,且博泰集团未能及时偿还供锋公司的1.2亿元借款,对债权人供锋公司造成损害,供锋公司以自己名义向褚小强代位行使博泰集团的到期债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根据判决书披露,在(2018)赣民终214号案件庭审现场,褚小强表示,博泰集团承诺利息截至2015年12月31日,之后不计利息。对此,江西省高院却认为,褚小强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还存在1200万元的还款事项以及2015年12月31日以后不计利息的约定,其提出有口头约定,博泰集团予以否认。最终,褚小强的主张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

一个名为“闪电弹出”、并无任何身份认证的微博号则讲述了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这个微博号曾经在2020年12月21日,以褚小强的名义发布过一篇附有合同、法院判决书、离婚证、医院诊断书等图片的文章,文章透露章新明与褚小强之间的贷款纠纷实为“套路贷”。

2013年,为了收购德川实业公司(简称“德川公司”),褚小强向章新明借款1.2亿元,同时与其签订了一份保证合同,将德川公司85%股权作为此借款的担保,这85%股权指向该公司名下中山路爱建商场第一层的1612平方米房产中的85%份额。

褚小强在文章中指出,章新明擅用自己给他代持监管的德川公司印章,伪造了一份2013年5月18日德川公司与博泰集团签订的保证合同,且盖有当时公司法定代表人姚福清的私章(褚小强指私章是章新明私刻虚假的)。后来章新明还在未经姚福清同意和知晓的情况下,把店面处置出让;2015年7月,又把前述85%股权以10万元转让。其间还发生强行拦截他人还给褚小强的1200万元的事情。

不过,前述情况褚小强并未在法庭上出示足够证据。

2013年5月至2015年期间,褚小强已还款6242万元。文章还指出:褚小强向章新明借款1.2亿元,已偿还6000多万元,还有价值2亿多元的担保物被章新明占为己有。章新明通过“虚假诉讼”,导致法院误判褚小强还欠章新明1.8亿元和从2017年至今每年24%的利息。

在该文章附图可见,2020年10月16日,57岁的褚小强与比他小21岁的妻子办理了离婚登记。褚小强称:“我老婆在此借款中未用一分钱,也被作为债务被执行人,她承担不起这压力感到很冤枉,因此和我离了婚,本人也因不公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压力的抑郁,患上了癌症和哮喘等多种疾病”。

另一份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出院证明书则显示,根据该院两名医师2019年5月25日出具的疾病诊断书,褚小强确患有乙状结肠癌、哮喘、十二指肠球部溃疡、非萎缩性胃炎等疾病。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李睿认为,如果相关公司和责任人员的行为涉嫌“套路贷”犯罪,司法实践中,对“套路贷”行为,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司法机关依法应以诈骗罪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近年来,我国加大了对“套路贷”型诈骗犯罪的打击力度,特别是针对涉黑恶势力的“套路贷”违法犯罪,出台多项举措,提供了更加坚实的法治保障。如果涉事人员能够通过刑事控告的方式解决相关争议、纠纷,则褚小强也无需以自力救济的方式、以“以死相搏”的代价自行处置,可以避免两起悲剧事件的发生。

红谷滩地块借贷风波

褚小强为何要向章新明借贷?这要从2019年另一起民间借贷说起。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南昌华夏艺术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华夏文化公司”)、南昌华夏艺术谷民俗村艺术有限公司(简称“华夏艺术谷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12月,华夏文化公司2.2亿元竞得红谷滩九龙湖地块,后来置换到凤凰洲。华夏文化公司实际上是该土地项目的融资平台,融得资金后再分配至由周赣湘等人持股的三家村公司名下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三家村公司将股权和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博泰集团后,对方支付的转让款,均支付至华夏文化公司和周赣湘个人。其间还牵涉到与褚小强名下江西宏美实业有限公司的资金往来。

褚小强在与章新明的官司庭审中,也曾提到周赣湘欠其8000万元,由于前述地价款迟迟未到账,无法偿还其债务,也导致其无力偿还章新明的债务。法院认为这应当另案处理,最终做出了前述裁决。

章新明与褚小强均卷入了红谷滩地块的融资纷争,这更像是一场残酷的商场搏杀。

公开资料显示,章新明出生于1964年11月,是江西南昌人。2000年,章新明创立江西博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为博泰集团前身。

博泰集团官网显示,公司以房地产为核心业务,是涵盖“房地产、食品、商务酒店、都市娱乐、矿业、物业管理”多领域的同心多元化发展企业集团。

博泰集团第一个项目就是华东国际工业博览城;后来陆续开发象湖威尼斯、江滨威尼斯等项目。

如果不是命丧红谷滩,或许章新明的博泰集团也有机会做得更大。因为他刚刚花10亿元买下上市公司新黄浦(600638,股吧)(600638.SH)21%股份。2020年7月5日,新黄浦公布股权转让方案,公告显示,博泰城鑫将通过中崇实业、盛誉莲花资管持有公司21.84%股份,成为新黄浦的第二大股东。交易对价3亿元。博泰城鑫的实控人便是章新明,这家公司在交易发生不到一个月前注册成立,第一大股东为博泰集团。

吸引章新明的最大原因,或为新黄浦持有的金融牌照。新黄浦也因此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该公司此前就已出现二股东变更频繁的现象。

这次交易引发了监管的注意,上交所连发问询函追问。据新黄浦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这一次交易的对价是3亿元,另隐含7.41亿元杠杆资金,真实成本10.4亿元。

截至发稿时,南昌警方还没有披露进一步调查结果或详细案情。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博泰集团暂无明确的代管人。该事件对博泰集团后续运营将会产生什么影响尚不得而知。

(作者:唐韶葵 编辑:张伟贤)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