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游戏卡拍卖何以变笑谈

06-22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8分钟

游戏卡拍卖何以变笑谈

【念念有余】

游戏出了问题,不能老是怪参与者,要更多地从规则设置上,看是否有优化完善的地方。

余胜良

一张20万估值“青眼白龙”游戏王纯金卡牌拍到了8732万元,法院紧急叫停。这是近期发生的真实案例。数千万元张嘴就来,有人能这样搅局,不能只怨竞拍者太疯狂,也要反思游戏规则是否出了问题。

这张“游戏王青眼白龙金卡”,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被191万人围观,1.8万人报名竞拍,说明想买这张卡的人不少。这张游戏卡起拍价80元,评估价为100元,因为官方无法保证其真伪。但是竞拍者像是着了魔,开拍没多久,价格便冲到了8732万,安徽滁州中院紧急中止拍卖。

这张卡发行价为1万元左右,限量发售500套,根据近期日本拍卖网站的成交价格来看,市值估价在20万到30万人民币左右。拍卖价格和市场价相比明显太高,有杀红眼的因素,更多是太不理性,如果有人故意恶搞,将付出的代价也挺大。

2019年,在对一个小公司的股权拍卖中,竞买人徐某某在没有购买意愿,明知资金不足,无力支付拍卖款的情况下,在竞买中恶意抬高价格,连续出价16次将起拍价11万元的拍品抬高至4600万元,并最终网络成交,后以没有支付能力为由拒绝缴纳拍卖余款4598万元。大庆中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其处以司法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10万元的处罚。

这些拍卖品应该拍出什么价格才合理?如果事先规定一个最高价,就跟现在土地限价一样,似乎可以减少地王,但是谁又能规定不高于最高价就是合理的,价格是在交易中产生,不排除标的有什么其他人没看到的优势,被误杀了也不好。更合理的做法,是制定一个保证金制度,只能以保证金的某个倍数,比如10倍以下竞标。

上述情况,如果竞价到1亿元,要能拿出1000万元保证金也可以。如果没有保证金,就对出价没了制约,假若这个游戏卡的竞得者没有履约,870万元将被没收,一定会很慎重。

让游戏参与者为自己的结果付出代价,这样才能维护公平秩序。这就好比赌场,如果有人总是能在没有筹码的时候押注,在赌输之后没有能力为此负责,那赌场必然会变得混乱不堪。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哥哥曾经被家人分工到外面拉货,车上的货物不见也没有察觉,回家后被家人责备,他愤而反驳:你们这些人明明知道我不行,还让我做这么重要的事儿。

一开始,我将此事当做一个笑谈,解读为一个人没有能力为自己负责,没有能力增强自己能力,只好找客观原因,后来我则解读为,他可能不堪如此任务,那就不要往他肩头压,一个人只能为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负责。

金融市场上,大家都要付点本金,杠杆如果过度,往往会造成灾难,2015年出现一次,民间至今还有一些配资,可能一时得利,长期风险很大,这就是将钱借给了一些很难为整个事件负责任的人。2008年次贷危机也是如此,一些没能力买房的人,买了房,金融给了这些人过高信用,最终付出代价。

规则是慢慢建立起来的,“327”国债事件带来巨大教训,多空双方本来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去博弈,他们使用了远超过自身能力的信用额度,比如空方在最后一刻在手头并没有足够保证金的前提下,大幅卖出。后来这些规则都慢慢完善。

有一则笑话说,让某人奉献出一头牛,他回答说愿意,因为他家里没有牛,而让他捐出一只羊,他就不愿意了,因为他家里有羊。在这里,这只羊就是他决策的锚点,是他真实心理意愿的试金石。

游戏出了问题,不能老是怪参与者,要更多地从规则设置上,看是否有优化完善的地方。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