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时代里的是与非

06-18 北京商报网
语音播报预计5分钟

因为C罗在欧洲杯赛后新闻发布会的一个举动,可口可乐市值跌去40个亿,还是dollar。

这引得其他球员纷纷效仿。作为本届欧洲杯的顶级赞助商,可口可乐强颜欢笑,“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饮料偏好”。

不排除欧足联对C罗罚款,但随着Z时代健康意识的觉醒,碳酸饮料颓势尽显,可乐增长已到瓶颈。这些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推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去糖化饮料,甚至开始卖酒,求生欲极强,以取悦年轻人。

曾几何时,一个中国人面带微笑,拿着瓶装可口可乐,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抛开复杂的政经意义不谈,喝可口可乐,在当时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但现在,可口可乐不酷了,元气森林更酷些。星巴克也不是横扫千军了,喜茶也比较酷。在新世代的年轻人眼里,新国货正在占领心智。新国潮的出现意味深长,它是消费升级的产物,是平视世界的产物,是厚积薄发的产物,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套用人民日报曾经用过的一个句式,没有什么可口可乐时代,只有时代里的可口可乐。

被时代梳来篦去的,在这一周,还有王思聪和潘石屹。只不过,他们并不光彩。

王思聪被一个拒绝他的女生曝了光,后者将其与王思聪的聊天记录公之于众,在呼朋引伴的吃瓜嬉笑中,让人见识了所谓的“霸道总裁”,也不过是杨笠口中的“明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在油腻和土味的皮相之下,是一个以为有钱就能予取予求的富二代,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万达和首富的风流早已不复,王思聪也别再凹自己创二代的人设了,不过是普通的纨绔子弟而已。

潘石屹早已远离自己曾经风生水起的微博,这一次上热搜是拜清仓SOHO中国所赐。遮遮掩掩这么多年,最后传言成真,大家也见怪不怪了。属于房地产和潘石屹的时代渐行渐远,现在的他,并不讨大家喜欢,甚至对他敌意愈浓。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毁家纾难的有之,卷铺盖远走的有之,正态分布。

简言之,一句话,潘石屹这次是真的“跑了”。当然,潘石屹不会承认,甚至也不会反驳。曹德旺以前说过,潘石屹夫妇,鬼精鬼精的。这句话被舆论场记了多年,活灵活现。

时代不仅将所谓的风流雨打风吹去,也将平凡磨砺成英雄,万姓仰望。

就在6月17日18时48分,中国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和汤洪波先后进入天和核心舱,标志着中国人首次进入自己的空间站。来自空间站的敬礼,帅呆了。在我们躬逢其盛的时代里,永远不缺星辰大海。

千言万语,汇成毛主席的两句词,一句是“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凌厉,几声抽泣”;一句是“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