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证券时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评论

离任教材如何发挥余热

01-22 来源:证券时报

离任教材如何发挥余热

【思想如虹】

义务教育阶段,部分免费教材循环使用已经于2008年展开。但具体到深圳,时至今日,还未见到这类循环落地。

马虹玫

学期结束,意味着又有一批教材完成自己的使命,行将离任。但见,它们正以被抛弃被放弃的不甘之态,纷纷从学子们的书桌上、书包里,被腾空被清理,最后被押往废品收购站……

实施九年义务教育以来,课本教材不用家长额外掏钱,国家管了。在深圳,就连作业本练习册,学校也一并管了。新学期开学,背着空书包去学校报到,装回满满当当一袋子书本教材。学期结束,一些教材就跟刚背回来时一样,基本没有打开过那样簇新簇新的。义务教育阶段的音乐、美术、体育、健康、科学、信息技术等教材的使用率是真的低,而这个现象并不赖孩子。要么很少开那门课,要么那门课几乎不用教材,比如体育。又或者,老师不按教材而自备了讲义,学生也无需在教材上奋笔疾书做笔记,如此种种,造成这类教材利用率不高,由此具备了可循环使用的基础。

到了期末,整理书架,搜罗出来的这部分教材,足足能堆一座小山。教材小山,从家家户户汇集到废品收购站,堆码成更高的废纸山。从知识的承载者到灰头土脸的废纸堆,这些教材的命运,多年来几无例外。倘若这些教材能发出心声,不知道在进入粉碎机的那一刻,它们将如何感叹人们的薄情。

回顾物资匮乏年代,教材也跟着物尽其用。记得我小时候,每到学期末,学校会组织向贫穷偏远地区捐赠教材书籍。那时候,即便是身边家庭困难的同学使用二手教材,大家都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为情的事。去年我曾想把清理出来的二手教材挂到咸鱼回收,却瞥见咸鱼不回收教材的规定。独生子女家庭,本无弟妹亲朋需要这些书籍,最后只好打电话叫来回收贩子,让他一股脑拿走反倒省心省力。

每年5月至7月毕业季,是废品收购站教材收购旺季。毕业生把积攒多年的教材卖掉,有段子说,卖了一蛇皮袋的书,只能勉强买回一个蛇皮袋。而业内人士则称,这些收回来的教材多用于生产再生纸,但再生纸的处理工序复杂,其成本甚至高于原浆纸。言下之意,行业内并不钟意废旧教材的回收生产。

即便有少量已循环使用的教材,可以预想,其数量应当微乎其微。特别是在高中、高等教育阶段,教材由学生自费购买,教材循环使用更依赖市场交易。做线上二手书籍买卖的孔夫子旧书网,其二手教材的销售额只占其年销售额的微小比例。我国教科书用量巨大,所用材质和印刷工艺越来越高档,若不能有效循环利用,造成极大浪费已是必然现象。回收之后,挑选分拣找出品相好的,内容没有更改的教材,所耗费的人工成本,远比一股脑丢进回收厂要高得多。电商平台销售的二手教材,所需要的分拣、管理、信息上传和维护,都需要庞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和高昂的人力成本。再说了,弄好的教材卖给谁?谁来买?销售渠道还是个大问题。

根据《出版管理条例》和《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通过互联网从事出版物发行业务的单位或者个体工商户,应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从事出版物发行业务的单位、个人,必须从依法取得出版物批发、零售资质的出版发行单位进货等。无利或薄利的二手教材回收遭遇法律风险,回收商何苦扎进去裸泳。

援引相关报道,国家新闻出版署数据显示,近5年全国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大中专教材、业余教育课本及教学用书的零售数量,平均每年约28亿册、金额超200亿元。按50万建设一所希望小学计算,这些教材若循环使用一年,节约的费用可援建约4万所希望小学。

据相关人士称,义务教育阶段,部分免费教材循环使用已经于2008年展开。但具体到深圳,时至今日,还未见到这类循环落地。深圳尚且如此,内地城市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小区里有旧衣物回收箱,还有各类可回收资源,都进入了垃圾分类管理,但二手教材(含书籍)的回收利用,暂时没看到有所覆盖。

如能开发和建立一个具备可操作性的系统平台,覆盖幼儿园到中小学以及高校,甚至进入社区;学校可建立教材回收机制,对符合循环使用条件的教材折价回收,建立相应激励机制,鼓励学生捐赠二手教材……离任教材能否发挥余热,资源的循环利用则值得期待。

(作者系深圳作家)

(责任编辑:季丽亚)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