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中国经营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评论

危机中的经济增长与周期波动

2020-08-01 08:4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文/张明

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了显著的负面影响。在疫情持续期间,以交通、餐饮、旅游、娱乐为代表的服务业遭受重创,消费增长不容乐观。春节后,因疫情防控要求对人员流动的各种限制,也令制造业、建筑业、出口企业开工不足,这自然会影响到投资与出口的增速。

随着疫情国际扩散,全球金融市场在2020年3月初剧烈动荡,直接冲击本年度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反过来又会拖累中国的经济增长。不过,由于防控及时得力,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限于较短时间的周期波动,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速应该不会产生持续的负面效应。

作为常年关注研究中国与世界宏观经济趋势的青年学人,在此特殊情势下,我们理应有结合历史、现实以及未来的观察、分析和深入思考。

国际宏观环境:困局、冲突与重大调整

我们对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国际宏观环境,提出五条判断。

判断一:全球金融危机后形成的“长期性停滞”困局仍将延续。所谓“长期性停滞”,是由美国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提出的,意思是危机爆发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持续低于危机前,且迟迟未见反弹,增速从2010年的5.4%下跌至2019年的3%左右。

2012年至2019年这八年间,全球经济年均增速仅为3.5%,远低于2000年至2007年这八年间的4.5%。这是近年来部分国家民粹主义、保守主义与孤立主义抬头的重要原因之一。

判断二:以中美经贸摩擦为代表的国际经贸冲突仍呈上升态势。本轮中美经贸摩擦从2018年3月爆发,截至2020年年初已持续了两年。美国主动挑起经贸摩擦的背后,反映了守成大国对崛起大国的不安与焦虑。事实上,美国政府对华总体策略已由“接触”变为“遏制”,这意味着中美各方面摩擦将会长期持续。

中美经贸摩擦不仅是遭遇战,更是持久战。在全球经济长期停滞的背景下,美欧、美日、日韩等双边贸易摩擦此起彼伏。这种错综复杂、不断上升的全球经贸冲突态势,将对全球贸易与经济增长带来持续的不利影响。

判断三:全球地缘政治冲突仍有可能加剧。自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全球地缘政治冲突有增无减。目前,较为突出的包括美伊、美朝之间及俄罗斯与北约的冲突。中东地区、东北亚地区依然是可能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火药桶,中国南海周边也不平静。

判断四:全球负利率现象将会维持较长时间。截至2020年年初,欧元区与日本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持续为负,英、美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都不到1%。这一方面反映了经济增长的长期疲软,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投资者很强的避险情绪。全球负利率对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长期机构投资者将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冲击,导致其资产收益率出现趋势性下降,这是否会引发金融机构新一轮追逐风险的浪潮,目前还不得而知。

判断五:美国股市估值偏高,未来存在重大调整的可能性。2008年金融危机结束后至今,美国股市连续上涨超过10年。未来美国经济增速与企业赢利增速的下滑、美债收益率出人意料的上升、美国国内及全球范围内重大不确定性冲击等因素,均可能导致美国股市发生重大调整。除了给投资者造成巨大的财富损失外,也可能引发一系列新的全球风险与危机。

中国宏观环境:风险化解与结构性改革、区域一体化

我们对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中国宏观经济环境,也提出五条判断。

判断六: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仍将继续下行。2007年至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由14.2%下降至6.1%,降幅超过50%。未来一段时间内,考虑到人口年龄结构进一步老化、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基本完成、中国经济结构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进一步转型等因素,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仍将继续下降。这一过程将会带来很多结构性变化,同时也可能造成金融风险上升。

判断七: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目前仍处于高位,化解这一风险是中长期挑战。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主要包括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房地产风险,以及去杠杆背景下影子银行体系(编按:金融术语,指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与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等。短期内突出的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在化解金融系统性风险的过程中,国内外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可能下降,短期资本或会持续大规模外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面临较大幅度的贬值压力。

判断八: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中国国内结构性改革将继续深化。中国的改革进程持续至今,相对容易的增量改革基本上已结束,并让位于难度更大的存量改革。这意味着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因此必然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与反对,这也是近年来国内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不过,中美经贸摩擦的爆发与持续,将给中国带来外部压力,要求在国际环境恶化的前提下,努力发掘国内增长潜力。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得不突破阻力区推动各种结构性改革。预计一段时间内,以下四方面改革有望提速:

其一是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特征的新一轮国企改革,地方国企的混改更值得期待;其二是以流转为特征的新一轮农村土地改革,土地银行有望成为抓手;其三是以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为特征的金融改革;其四是教育、医疗、养老等服务业部门向民间资本加快开放。

判断九:中国国内消费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中国人口规模已超过14亿,目前人均GDP 超过1万美元。最近两年,中国国内消费市场规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未来中国消费市场将会呈现以下三个特征:

一是增长迅速。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进一步上升,以及大量农民进城转变为市民,中国消费市场的总体规模会继续增长。二是结构升级。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突破1万美元,居民对制造品与耐用品的消费将会下降,对高质量商品与服务的消费将会持续上升。三是重点突出。老年人、婴幼儿、进城定居农民等市场,都是中国企业与投资者未来重点关注的细分市场。在国际经贸冲突持续加剧的背景下,广阔的国内消费市场将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中国更好地发挥国际影响力的物质基础。

判断十:新一轮区域一体化即将提速。未来的5—10年,随着国内资源与劳动力流动地区间限制的进一步开放,新一轮区域经济一体化将会提速。这一进程将带来国内资源更有效的配置和更深度的聚集,成为今后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京津冀、中三角与西三角,有望成为未来十年内中国最重要的五个一体化区域。每个区域内部都有三个中心城市,彼此构成一个稳固的城市三角形。

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例:一个城市制造业相对更发达,如佛山;一个城市金融业相对更发达,如深圳;一个城市教育科研相对更发达,如广州。这意味着三个中心城市之间能够形成有力的互补。

(责任编辑: 王治强)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