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和讯名家]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评论

信息量巨大!黄奇帆警告:外资企业如果撤出中国,等于丢弃70%市场份额

2020-05-29 22:35 来源: 和讯名家

  5月27日,由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主办的在线公益讲座“浦山讲坛”第17期开讲。

  本期讲坛邀请到CF40学术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和CF40学术顾问、浦山奖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共同带来他们对全球产业链重构与中国应对的思考。

  全景作为指定合作媒体,对讲座进行全程直播。

  以下,为本期分享全文。

  近期,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问题引起广泛关注。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将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4月,中央政治局在部署下一阶段经济工作时,也首次提出“六保”,其中之一就是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当前,在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冲击下,我国产业链供应链面临整体达产率不高、海外需求下降、实体经济“去中国化”等方面的压力。新冠疫情也在客观上加速了全球产业链重构。

  1.全球产业链重构对我国有何影响?

  2.如何维护和确保我国产业链完整通畅?

  3.如何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信息量巨大!黄奇帆警告:外资企业如果撤出中国,等于丢弃70%市场份额

  余永定:全球产业链调整不可避免

  余永定认为,全球化进入调整期,全球产业链也会发生一定的调整。全球化体现了“全世界有产者联合起来”,而不是“无产者联合起来”。全球化下的生产者,特别是发达国家,处于劣势地位。全球分配不平等加剧,国内政治矛盾尖锐。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全球化出现逆转,全球产业链出现调整是不可避免的。

  疫情冲击全球产业链,旧的产业链模式自身过长、过细,产业链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所有环节都会停止运作,全球产业链需要进一步优化。

  黄奇帆:疫情下全球产业链重构是结构性重构

  非搬迁式重构

  黄奇帆认为,疫情下全球产业链重构表现为结构性重构,而非搬迁式重构。最近20年世界制造业的发展,形成了全球产业链的水平分工结构,但是这种水平分工导致产业链环节过多,运输距离过长,物流成本高,运输时间长,增加了全球产业链断裂的风险。

  疫情冲击下,脆弱的产业链重构最合理的方向是产业分工能够在亚洲、非洲、欧洲、美洲某些地域聚集成垂直整合的产业链集群,产业链集群在一定地域内,既做到全球化水平分工,又实现垂直整合的生产关系,以此来提高全球产业链抗风险能力。

  这次全球产业重构一定不是简单的搬迁,而是根据先进生产力发展的需要,以及全球各地所形成的基础设施,营商环境等生产关系要素进行的结构性配置,并基于此创新出产业链集群垂直整合的产业结构。

  黄奇帆警告:

  外资企业如果撤出中国,等于丢弃70%市场份额

  黄奇帆认为,中美脱钩、制造业外迁都不符合市场规律,只不过是一些政治家的主观臆想。

  第一,产业链重建需要巨大的资本投入,疫情已经持续了将近半年,很多企业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现金流极其紧张,很少有制造企业会冒着资金链断裂,甚至破产的风险投资重建工厂。

  第二,产业重建的配套产业集群无法轻易建立。一家龙头企业迁移,还必须要有产业链上企业集群的配套跟进。

  第三,产业工人的成本素质难以平衡,制造企业的全球选址不仅要考虑选址地的劳动力成本,还要考虑劳动力素质。

  第四,美国的经济结构制约制造业发展,想要发展某些产业,要考虑国家的经济基础,包括金融结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等。美国的产业结构中超过80%是包括金融业在内的服务业,工业制造只占13.5%。产业结构、经济结构并不适合发展制造业。

  第五,制造业发展的基础设施难以配套。总体上看美国的基础设施还是优越的,但是这些设施往往都是服务于第三产业发达的城市的人群,美国这些年制造业衰退,短时期建设这些设施,需要政府或企业天量的投资,这基本不可能。

  黄奇帆还表示,全球产业链的重新洗牌,并不会像西方少数政客所希望的那样出现。而是在市场规律的作用下,向垂直整合的方向,更多元化、更具韧性的方向发展。

  他特别提到,如果撤离中国,对这些在中国的外资企业来说,等于丢弃了他们70%的市场份额,这也是确保全球产业链留在中国的决定性因素。而对于中国的制造企业来说,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目前产业链阻断和进出口订单的减少而导致的生产停摆主要是疫情造成的,与所谓的脱钩和撤资关系并不大,应该对自己的优势有底气,有信心,不要放大自己的困难。

  黄奇帆:亚马逊国际贸易量是阿里巴巴四倍多

  跨境电商我们做的还不够

  黄奇帆认为,疫情期间,阿里巴巴、京东这类电商营业额没有出现下降,反倒逆势上扬,充分说明网络空间形成的市场与传统的市场有很大不同,所以要进一步发挥中国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优势,增强跨境电商平台服务不同国家市场的能力,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通过帮助他们加入跨境电商平台,来增加中国的贸易进出口量。

  黄奇帆还表示,我们国内电子商务可以说是世界最发达的,但百分之八十几的业务量都是国内贸易,比如国际贸易只占阿里巴巴全部贸易量的10%左右,阿里巴巴的贸易规模比亚马逊要大得多。但亚马逊平台上的国际贸易量比阿里巴巴的四倍还多,这说明我们的跨境电商做的还不够。

  黄奇帆:做世界第一大进口国

  才能让中国成为世界强国

  黄奇帆认为,去年我国4.6万亿美元进出口总额,其中差不多2.5万亿是出口,2.1万亿是进口,出口贸易是世界最大的国家,过大的出口额很容易引起所谓的贸易摩擦。美国现在是世界贸易最大的进口国,进口总额2.6万亿,我国2.1万亿,差5000亿美元。中国未来应该成为世界第一大进口大国,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不一定是经济强国,但是持续稳定的第一大进口国,一定会让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首先,会减少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世界最大的进口国,大家都会争相与他合作,从而收获更多的全球贸易伙伴。

  其次,进口大国在很多领域更容易拥有商品定价权。

  第三,进口大国的货币在全球贸易中也会升格为商品计价的货币,变成硬通货。

  第四,进口大国会推动跨境人民币贸易清算,让进口产品直接使用人民币,这样能更好的平衡进出口过程的外汇收支。

  第五,进口产品的增加还会带动老百姓(603883,股吧)消费结构的变化,带动制造业产业结构、工业结构的升级调整,这都是中国经济发展到现阶段,调整产业结构所看重的。

  黄奇帆:出口转内销应视同出口 享受出口退税优惠

  黄奇帆认为,随着世界疫情的蔓延,第二季度的出口数据应该会更差。出口企业会处于订单长期骤减,资金链断裂的极度困难中,我国应该改变策略,加快启动国内经济循环,鼓励出口型企业把自己的产品根据国内市场的需要进行改造,扩大内销。

  出口企业出口的产品是不含税的,如果内销要收13%的增值税或者其他税,产品成本就高了,政府要采取措施帮助这些出口企业出口转内销,出口转内销视同出口,同样享受出口退税的政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全景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王治强)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