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德国央行发动“刚烈”技能 炮轰拉加德“凭啥干预国债利差”

07-05 财联社
语音播报预计5分钟

财联社7月5日讯(编辑 史正丞)随着上个月欧债危机隐现苗头,欧洲央行召开紧急会议并宣布将加速完成反分裂化货币工具。这一举措虽然暂时缓解了市场的波动,但也埋下了不满的隐患。当地时间周一,德国央行行长就公开炮轰拉加德的计划“几乎不可行”

需要稍稍解释的是,虽然欧元区采用统一货币,但由于各国经济状况不同,所以政府发债利率存在差异,这也被称为欧洲债市的分裂化(Fragmentation)。作为欧洲经济的两个极端,德国和意大利国债利差也被视为分裂程度的指标。随着意德利差从1%迅速拉升到2.5%,欧洲央行随即在六月召开紧急会议,避免欧债问题直接失控。

作为反分裂化的工具,欧洲央行的设计思路也很简单,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买入评级较差的债券,同时卖出部分持仓,在确保资产负债表不扩张的背景下对高危资产注入流动性。

德国不满:这规矩准备怎么定?

作为公开市场操作的前提,触发欧央行入市干预的条件只有一个:欧元区国家之间的借款利差超出“合理值”。这也是德国央行行长阿希姆·纳格尔发难的原因。

在周一题为《货币政策走向何方》的演讲中,纳格尔单刀直入地表示,去判断欧元区国家借贷成本差异是否合理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同时欧元区政府依赖欧洲央行支持过日子的行为可能是在“找死”。

德国央行发动“刚烈”技能 炮轰拉加德“凭啥干预国债利差”

(来源:德国央行)

按照欧洲央行上个月紧急开会的时间点来看,意德利差达到2.5%可能是欧洲央行难以忍受的节点。

德国央行发动“刚烈”技能 炮轰拉加德“凭啥干预国债利差”

(意德十年期国债利差,来源:YCHARTS)

纳格尔行长的发言,延续了北部国家对南欧“猪队友”们的不满。在欧元区通胀处于历史高位的背景下,一些政策制定者也担心,如果不限制这些国家的政府开支,单纯依靠欧央行支持可能会令欧元区抗击通胀的努力难上加难。

德国央行一把手也在发言中呼吁严格限制这类工具的使用,强调这种不正常的货币政策手段,只能在极度例外的环境下使用,且必须有非常狭窄的适用范围限制。纳格尔同时强调,欧洲央行应当将重心放在打击通胀,并给予成员国“足够的激励”来自己实现债务水平的可持续化。

在新冠疫情过后,德国的债务/GDP比值上升至70%,目前该国承诺在2025-2030年期间将这个比值降回60%。与之对比,意大利的政府债务/GDP比值已经达到150%上方。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欧元区审慎财政政策的代表,德国央行一直反对欧央行无限制救助的立场。其中较为刚烈的例子,如德国央行前行长魏伯昂,在2011年时就曾为抗议欧央行救助希腊等国的政策辞职,同年当时的欧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前德国央行官员Juergen Stark也随之辞职。

(责任编辑:周文凯)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