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张明川:以己之力 追己所愿

2021-11-24 中国农网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张明川是云南省曲靖市烟草公司会泽分公司一个年轻的烟站站长。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了烟农,剩下为数不多的时间和精力才是给家人和他自己的。他说:“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想尽自己所能为社会贡献一点光和热”。

2020年初,张明川工作地点调整,来到了条件最为艰苦的火红烟站。火红烟站距离县城89公里,进城要一个半小时,从收购点进城则需两个多小时。火红乡海拔2600多米,10月份左右,火红乡就开始进入冬季。每年站上的水管都无法“安全过冬”,水管每年都会因为气温低结冰冻裂,然后开始长时间的停水。这样的工作环境,张明川从未抱怨过。

张明川从来不说自己做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埋头苦干。火红烟站距离收购点有40分钟左右的车程,从收购点到烟地里又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更靠近烟农,张明川到火红乡以后,就带领全体职工搬到办公条件更差的龙树收购点。

初来乍到,为了更快熟悉火红乡烤烟生产情况,张明川经常下乡,跑村入户。在宣传烤烟政策时,为了方便在地里劳作的烟农,他直接跑到田边地埂,席地而坐,和烟农面对面交流。

在烤烟移栽期间,张明川一直坚守在烟田里,和烟农一起抗旱移栽。火辣的太阳把他的脸晒得通红,但他从来不戴帽子,他说:“烟农都不戴,这点苦不算什么。”

收烟期间,他都是对烟农耐心细致的服务。他检查烟叶等级,保障烟农的利益。

当看到烟农物资款不够时,他自掏腰包,为烟农垫上2000多元的物资款;当看到烟农必须到乡上的农信社存取款时,他立即向农信社了解情况,咨询是否能在种烟村装上一台自动取款机;当看到烟农想要大规模种植烤烟,却因为路不通而难住时,他主动争取乡政府支持。路通了,金黄色的烤烟终于一车又一车运出来了。

张明川患有高血压。一次在工作的时候,张明川血压飙到了180多,到医院后,医生要求住院治疗。放不下站上工作的他,白天去上班,晚上才回到医院输液。

在工作繁忙的时候,数月不能回家已经成了常态。家里小孩发高烧住院,张明川连夜从火红赶回宣威,看了一眼孩子,第二天一早又从宣威赶回火红。每次回家,孩子看到爸爸都像看到陌生人一样,不敢靠近,经过两天的相处,孩子开始黏他了,他却又要走了。

在烤烟种植合同申请期间,一户烟农因家里老人生病住院,无法操作合同申请,张明川让站上职工到医院帮助该烟农完成合同申请。烟农说:“这样处处都为我们着想的站长啊,多希望他能在火红乡多留几年。”

张明川来火红马上要两年了,从没有听他说要争取调离火红,也从来没有听说他要调回条件更好、离家近的宣威。他经常说:“我要提高火红烟农的种烟积极性,稳定火红的种植面积。”从2020开始,火红乡烤烟种植面积近几年来第一次没有减少,且新增了多户烟农。

作者:陈南香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