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又一轮大跌!发改委已会议研究煤价干预政策 动力煤价或将回落至成本线

10-27 财联社
语音播报预计15分钟

财联社(深圳,记者 周晓雅)讯,从昨天晚开始发酵的“限价令”传言,掀起了今日大宗商品期市新一轮下跌。

今日白天交易时段,国内期市收盘,商品期货多数下跌,其中,黑色和化工板块跌幅居前,动力煤、焦炭、焦煤、甲醇、硅铁、PVC、EG等多个品种主力合约跌停。

发改委在今日晚间8:30左右发文称,10月27日上午,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召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部分重点煤炭企业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的具体措施。

又一轮大跌!发改委已会议研究煤价干预政策 动力煤价或将回落至成本线

动力煤期货也在夜盘时段继续下挫。晚间9点夜盘开盘后,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即触跌停,最低报1033.8元/吨,焦煤、焦炭、甲醇等期货主力合约跌超10%。

又一轮大跌!发改委已会议研究煤价干预政策 动力煤价或将回落至成本线

事实上,从10月开始,动力煤现货市场上,电厂和煤矿之间已经采用直供的“保供稳价”措施。业内人士表示,彼时,煤矿直供给电厂的动力煤保供价较市场价低300-400元左右。

发改委发文:召开会议研究煤炭价格干预措施

截至今日下午收盘,动力煤多数合约封住跌停,主力合约收于1144.6元/吨;焦煤多数合约封住跌停,主力合约收于2703.5元/吨;焦炭多数合约封住跌停,主力合约收于3430元/吨。

随着动力煤为首的黑色、化工等板块多品种跌停,大宗商品期市今日白天多数翻绿。比如,锰硅、尿素跌超7%,红枣、LPG等跌超6%,EB、沪铝等跌超4%,鸡蛋、螺纹等跌超3%,沪镍、沪锌等跌超2%,沪铜、玻璃等跌超1%,大豆、玉米等小幅下跌;仅生猪、白糖等少数品种收涨。

就在今日晚间,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煤炭价格干预具体措施。会议听取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部分重点煤炭生产企业关于当前煤炭市场和价格有关情况,并结合前期组织开展的煤炭生产成本调查,重点讨论了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相关措施,包括干预范围、干预方式、价格水平、实施时间,以及保障措施等具体问题。

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密切关注煤炭市场和价格变化情况,结合有关方面意见建议,进一步研究完善价格干预措施。

回顾近期黑色板块期货品种走势,招商期货黑色产业小组主管陶锐表示,在经历了上周公安局介入保供、国务院高度关注,以及意外的螺纹表需走弱冲击下, “煤炭三兄弟”即动力煤、焦煤、焦炭期货,即可谓是跌跌不休。但随着价格逼近静态最低成本/仓单后,情绪开始出现好转迹象。

“体现在盘面,就是盘面焦化利润以及双焦月差的走扩。尤其是昨天汾阳4.3米焦炉的淘汰,隐隐约约给焦炭带来了新的驱动可能。”他说。

而随着发改委今日会议的召开,动力煤期货的市场行情再生变数。

在陶锐看来,动力煤的定价模式面临重大变革可能,即后面的价格=基准价+浮动。“

早已落地的“稳价保供”

事实上,早在10月,“稳价保供”政策早已在市场落地。

陕西一家动力煤贸易公司的研究主管黄晓丽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此前公司一直向陕西当地电厂供应动力煤,但由于动力煤飙升使得电厂成本倒挂出现严重亏损,公司的动力煤贸易业务也按下了“暂停键”。

“从10月份开始,我们已经从煤炭贸易业务转向运输业务。”据她介绍,在发改委的牵头下,目前,电厂直接与煤矿交易动力煤,这部分交易的成交价也并非市场价,而是保供价,即某一低于市场价的指定价。有运输资质的煤炭贸易商作为承运方,将动力煤从煤矿直接运输到电厂,并收取对应的运费。

不仅是陕西,由于国内电厂整体处于亏损状态,因此,早在“限价令”出台前,多地都实行了由发改委牵头的“稳价保供”政策。“很多煤矿都按照成本价给电厂供煤,因此,动力煤价格没有上涨空间了,一直以成本价销往电厂。”她说。

以上个月情况为例,黄晓丽说,公司上个月签订的承运订单中,煤价以1499元/吨执行,远低于当时1800元/吨左右的市场价,运价事先规定好,由有运输业务资质的贸易商竞标,在10月运输。

近一个月“保供”下来,电厂的煤库存有了抬升的迹象。就在本周一,发改委发文称,10月5日以来,全国统调电厂供煤已连续20日大于耗煤,其中10月19日以来电厂供煤大于耗煤均超过100万吨。10月24日,统调电厂供煤714万吨,电厂存煤达到9569万吨,比9月底增加1700万吨,可用17天。

就陕西而言,黄晓丽表示,到今天为止,公司本月已向对接电厂运输了2万吨动力煤,而当地目前有7、8个承运商一直集中力量向电厂运输。

除了“稳价保供”,贸易商的囤货打击也在进行当中。今日,发改委发布消息称,会同有关部门部署煤炭产地存煤场所清理整顿工作。发改委指出,类似的无证照存煤场所,为不法贸易商囤积煤炭提供便利,严重扰乱煤炭市场正常经营秩序,且安全、环保等问题突出。

“如果清理存煤场所,贸易商很有可能选择清库,这对煤炭价格又是一轮压制。因此,煤炭价格上涨的空间暂时没有。”黄晓丽直言,除了大型贸易商以外,市场上至少一半的贸易商存煤场所并非正规煤厂,更多是废弃地或是临时租用的场地,安全性、环保性达不到要求。

供需拐点在哪?

反过来看,煤价的下行空间不能确定,取决于供应的情况,目前来看,供应回升仍需要一定时间。发改委近日表示,随着煤炭产能进一步释放,大秦线检修完毕,电厂供煤将进一步提升。

陶锐认为,就短期来看,“煤炭三兄弟”价格很难说见底,整体价格企稳的关键在动力煤。“操作上,依旧是维持周初以来的多焦空焦煤,并且激进投资者裸露部分空头仓位的建议不变。”

东证期货表示,近期,动力煤限价政策持续出台,煤炭价格大幅下滑。此前,受制于能源紧缺和煤炭价格高企,焦煤配煤、煤化工等品种在边际成本支撑下大幅上涨。随着煤炭价格明显回落,电力缺口改善,相关工业品价格整体剧烈回调。

“但需要警惕的是,尽管煤价明显回落,但今年冬季供需缺口是否完全填补仍需观察。” 东证期货认为,10月份以来,随着供应释放和电厂日耗下滑,电厂库存环比9月份增加1500万吨。但进入10月下旬后,煤炭价格剧烈波动和内蒙疫情扰动下,保供增量释放有所放缓。

抛开对市场供需面的影响,目前,“稳价保供”也给贸易商、煤矿、电厂等用煤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影响。

除了电厂以外,化工厂等如需用煤,仍需要与贸易商对接,但在煤供应不足的市场环境下,停产成了他们的无奈之选。“民生是重中之重,化工厂跟民生的关联度没有电厂大,没有煤只能暂时停产。” 黄晓丽表示。

东证期货也提及,需警惕11月中下旬后,随着电厂日耗季节性回升,下游工业再度面临缺电的现象。

另外,煤炭贸易商的利润压缩显而易见。黄晓丽坦言,往年11月份是公司的供煤火热时期,现在只能转向运输。

“实际上,我们9月份给电厂供煤的时候,每吨已经亏70-80元。我们从煤矿拉的价格高,但是电厂在压价,给的价格低。”她告诉记者,由于无法承受亏损,当时已经有贸易商暂停贸易业务,目前来看,预估陕西有三成左右贸易商已经暂停贸易业务。

另外,电厂在接下来的11月依然没有对接贸易商的采购计划,仍是以煤矿直供方式为主。这也意味着,在煤炭贸易方面,煤炭贸易商仍未能开展业务。

不过,在黄晓丽看来,限价令只是针对供暖季的应急政策,随着明年三月供暖季结束,煤炭市场的政策也可能发生变化。“目前以低于市场价的保供价销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煤矿肯定更愿意以市场价卖而不是保供价。”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