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从封闭小区到医院,他们接力为白血病儿童送饭

10-27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10月22日,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白各庄新村小区因疫情封闭。

这急坏了几位家长。他们的孩子因患白血病,住在6公里外的京都儿童医院。因为患儿只能吃严格灭菌且熟透的饭,他们便每天在家备好后再送往医院。

家长被隔离在家,为了让白血病儿童按时吃上饭,一场接力开始了。

从封闭小区到医院,他们接力为白血病儿童送饭

社区志愿者王尧。受访者供图

12345接线员:接到求助10分钟内派单

接力始于一通电话。

10月23日8点27分,北京12345市民热线接线员李目(化名)接到了一通求助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赵安(化名),住在北京昌平白各庄新村小区。今年7月起,他4岁的孩子因患白血病,在京都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由于患儿只能吃严格灭菌的饭,不能吃外卖,赵安每天在家做好饭后再送到医院。

22日昌平白各庄新村小区因为疫情封闭后,赵安开始着急了。

“我没办法出去送饭,一开始和小区工作人员反映了一下,他帮忙找了一位志愿者来送饭。但每次都得现找人比较麻烦,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如何求助,后来找到了12345市民热线。”赵安告诉新京报记者。

据李目透露,疫情以来,12345热线每天都会接到市民有关疫情防控方面的咨询和诉求,如询问国内外进返京政策、预约疫苗加强针,“涉及封闭管理小区的,市民会来电询问,希望协调生活物资配送、病患开药、就诊等问题。”

电话里,赵安的情绪听起来还算稳定。了解完情况后,李目做好了记录,8点37分,派单到了昌平区沙河镇。

王文惠从沙河镇政府接到这则求助信息时,正在忙着组织居民做核酸检测。她在白各庄村委会工作,尽管是周六,但因为疫情,她比平时更加忙碌。

“当时不知道有这种情况。”王文惠立即和赵安联系,了解情况,“本身孩子生病就是一个挺大的负担,再吃不上饭,又是在治疗期,怕孩子营养跟不上,我心里也挺难受,就说‘肯定帮你解决’。”

从封闭小区到医院,他们接力为白血病儿童送饭

王尧在取饭时和家长们实时沟通。受访者供图

社区志愿者:不过是举手之劳

王文惠想到了王尧。39岁的王尧是白各庄新村小区的居民,小区封闭后,便主动找到村委会,在小区里做志愿工作,“小区里有送菜的车,我帮忙拉拉车。” 王尧说。

当王文惠想把“给患儿送饭”的任务交给他时,他立刻答应了,“当时已经联系好了医院的一位社工,来小区南门口取,我就从家长们那里把饭收好,送到南门,不过是举手之劳。”

23日中午,赵安接到了王文惠的电话,“说一切已经安排好了,还给了王尧大哥的联系方式,大家真的都挺热心的。”当晚,王尧便帮他把饭送了出去。

家长的问题解决了,但王文惠的心并没有完全放下。“去年年初疫情的时候,在居民出京、返京报备的过程中,也有居民提到过孩子在京都儿童医院治疗白血病。我觉得需要帮助的应该不止一家。”

多年的社区工作经验让她很敏感。她立即让赵安帮忙联系一下有类似情况的家庭。经统计,白各庄新村小区里有5位白血病患儿正在京都儿童医院接受治疗,其中4位需要每日送饭,还有1位需要送药和生活用品。

23日晚,正着急的桑先生接到了王尧的电话,“确认我的单元楼号和手机号,之后就可以帮我送饭了。”小区封闭以来,他的孩子一直跟着同病区的其他病友吃饭,“一两顿是没问题,但时间长了不行。”

王尧的工作量变大了。24日早上,他六点多起床,不到八点便出了门。5个家庭住在不同的单元楼,王尧开着车,依次来到每家楼下。他们有一个微信群,“什么时候饭做好了,家长就在群里说一声,我到了哪个楼也说一声,让家长把饭拿下来,也问问医院的社工,什么时候到。”

不过十来分钟,王尧就能把几家的饭收齐,送到小区南门口。

从封闭小区到医院,他们接力为白血病儿童送饭

白各庄新村小区志愿者在帮居民分快递。受访者供图

医院社工:病友们互帮互助

在南门口接过饭盒的,是京都儿童医院社工部志愿者王吉(化名)。

他本只是病人家属,“孩子得了肿瘤,三四年前,我们从浙江来北京看病,就住在京都儿童医院旁边。”今年7月,昌平龙跃苑小区因疫情封闭时,遇到社工部招募志愿者,帮小区里十来个家长给住院的孩子送药、送饭,他立即加入,“只要我们能帮到的都会帮。大家都是外地来北京的病友,治病这么长时间,离不开病友们的互帮互助,都不容易。”

“在他们最难的时候,社会上有人帮助过他们,这也是一种回馈,希望在他人困难的时候自己也能贡献一份价值,所以都特别积极,只要病友一说有事,他们能把自己孩子的事儿放下,去帮别人。”京都儿童医院社工部副主任刘林山告诉新京报记者。

这次,王吉和另外两三名志愿者轮流帮白各庄新村小区的家长送饭。从小区南门口拿到饭盒,开车不过十多分钟就能到医院,因为几个孩子在不同的病区,他还要把饭送到不同的护士站。

一份份热气腾腾的饭菜,从出锅,到放到孩子面前,不过半小时。

“白血病患者对吃饭要求比较高,出锅后两小时内得吃完。”樊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的孩子一个月前做了移植手术,他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熬粥,消毒餐具,“一开始很着急,怕孩子吃不上饭的话,各项指标会低。”

小区封闭第一天,他便联系了医院的社工帮忙送饭。刘林山也开始统计,哪些患者家属被隔离,“记录他们的门牌号、孩子姓名,要第一时间帮他们解决孩子吃饭的问题。”到现在,每天早上八点,中午十一点半,晚上五点半,来自社区的志愿者和医院社工部的志愿者都要开始这场送饭“接力”。

赵安等家长总是很感激,“很及时地给人们办了实事,特别好。”

“其实也是我们分内的事,人这一辈子,谁都有困难的时候,谁都希望有人能帮自己一下。”刘林山说。

不送饭的时间里,王尧还要在小区站岗。像他一样的志愿者,白各庄新村小区还有很多,有人负责收医保卡,给病人买药、送药,有人陪居民看病,有人负责送菜、送快递,有人负责值守路口。小区封闭以来,回家往往是晚上十点以后的事情了,而王文惠更是常常忙到凌晨两点。

“都是应该做的。”王文惠和王尧总重复着这句话。

新京报记者 彭冲

编辑 刘倩

校对 杨许丽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