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关注女子电竞①因梦想聚到一起,不打了就回家考公务员

10-26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关注女子电竞①因梦想聚到一起,不打了就回家考公务员

虎妞教练(左)率LGD Girls征战公开赛。受访者供图

首届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于9月底开赛,目前城市分站赛仍在进行中。参赛队伍中有许多电竞迷熟悉的身影,其中包括曾经的电竞职业选手陈芳辉。相比本名,粉丝们更熟悉的是她的ID虎妞。

目前,她的身份是杭州LGD电子竞技俱乐部赛训监督,兼任王者荣耀女队LGD Girls主教练一职。这支队伍在城市分站赛的前两站均止步8强,第3站冲进了4强。在全部参赛队伍中位居中游,成绩不算太好,但队伍很团结,氛围非常融洽。

日前,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被队员们尊称为“妞神”的女教头和她的弟子们,了解她们投身职业电竞的心路历程。

闯一闯

大学专业学舞蹈,顾莹休学为圆梦

“不好意思,来晚了,刚跟她们做完训练赛的复盘。”在超过约定采访时间十几分钟后,虎妞在电话那头边道歉边解释。

这支由她亲手组建的队伍目前共有7人,此次公开赛,首发阵容为对抗路潘梦、打野殷璐、中路顾莹、发育路魏楠和辅助陆紫薇,另有两名替补队员,分别是对抗路贺超然和中路季诗雨。

队中年龄最小的是2001年出生的顾莹,当初因为在游戏中被嘲讽“打得菜”,不服气的她埋头苦练,“手艺”突飞猛进。去年,顾莹与朋友组队参加了TGA腾讯电竞运动会王者荣耀女子赛。“其实我专业学的是舞蹈。”今年20岁的她还是深圳大学的学生,通过LGD的试训后,她选择了休学。

得知女儿要到LGD当职业电竞选手,不了解电竞,更不知道LGD是什么的父母陪着顾莹从老家深圳到了杭州训练基地。“他们怕我被骗,陪我在基地待了一个星期才走。”顾莹说。

顾莹的“入伙”离不开LGD Girls现任队长潘梦的“拉拢”,在2020TGA腾讯电竞运动会上,互为对手的两人不打不相识。“当时我们俩在场上互Ban(禁用)对方的英雄,私下里还会互骂。”顾莹笑着说,“后来竟然成了好朋友,来LGD就是她把我拉过来的。”

潘梦的电竞生涯比顾莹开始得还要早。从2017年起,潘梦就和好友组队参赛,大大小小的比赛参加过不少。在家人眼里,这是“不务正业”的典型表现。

直到2018年,潘梦所在的安徽建筑大学女子代表队拿下了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WUCG)中国区王者荣耀女子组冠军。“当时拿了冠军之后,就有报社和电视台采访我,家里人就觉得原来打游戏也是一种职业。”这次夺冠不仅扭转了家人的态度,也更加坚定了潘梦做职业电竞选手的想法。

毕业后,潘梦做过房产公司的人事,干过销售,还和朋友创业开过公司,最后成了一名职业学校的老师,端起了“铁饭碗”。但想做职业选手的想法始终萦绕在她心里。在得知虎妞教练招募女队员的消息后,自认是其小粉丝的潘梦再也坐不住了,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专心参赛。“我看到比赛就按捺不住呀。”她这样解释。

潘梦入队后,还拉来了好友魏楠和殷璐,再加上虎妞教练通过电竞综艺节目《稳住姐来C》挖掘的陆紫薇和贺超然,以及从火豹战队跳槽的季诗雨,一支崭新的战队初步成型。

关注女子电竞①因梦想聚到一起,不打了就回家考公务员

LGD Girls合影。受访者供图

师父说

“你们根本赢不了,放平心态就行了”

2021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是女孩们面临的第一场大考。

备战期间,她们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位于杭州拱墅区的训练基地里。

每天14时开始,虎妞会带着弟子们在这里进行4场BO3(三局两胜制)的训练赛以及赛后复盘。结束后,再根据各自的情况安排加练。一般到上床睡觉时,已经是凌晨二三点了。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吃饭,再到基地训练,周而复始。

在这支“成团”时间不到半年的战队里,好几位队员都是首次参加大型比赛,对比赛的焦虑常常围绕着女孩子们。教练“妞神”成了她们最大的心理依靠。

但这位不按套路出牌的教练似乎更热衷于给弟子“泼冷水”。赛前,别的教练忙着给队员们“打鸡血”,虎妞对弟子们说的却是“你们根本就赢不了,所以放平心态去打就行了”。

作为曾经的职业选手,在如何带好队伍这个问题上,虎妞有自己的看法。她坦言不管是男队还是女队,她从未因为性别而“特殊对待”,但在她看来,女选手想要达到和男选手一样的竞技水平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我们也是在慢慢追赶,这不是马上就能改变的事情。”虎妞说。

对于教练的做法,弟子们却表示很受用。“其实我们知道自己水平不高嘛,所以‘妞神’这么说,也不会觉得沮丧,反而感觉轻松了一些,也就没那么焦虑了。”陆紫薇说。作为职业赛新人,首战上场前,她曾紧张到“感觉手指麻了,脑子里都是糨糊”。

中路选手季诗雨补充说:“教练从来不会打击我们的自信心,很多时候我们在比赛中犯了错误,她会直接指出我们错在哪,再给出最优解。”

在公开赛首站北京站的比赛中,LGD Girls以0比2不敌RE-Girls,止步8强。赛后,为了安慰和鼓励几位弟子,虎妞带她们去吃了一顿小龙虾。

在这种外冷内热的“虎式教育”影响下,LGD Girls女孩们的整体状态非常轻松和乐观。提到采访前让她们迟到的训练赛,女孩们说:“我们是0比2惜败了。”随后,又笑着纠正:“不对不对,应该是惨败。不过没关系,我们听‘妞神’的,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慢慢来。”

关注女子电竞①因梦想聚到一起,不打了就回家考公务员

殷璐因过度训练引发腱鞘炎。受访者供图

姐妹团

打野“小白”殷璐,因太拼得腱鞘炎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经常出现在电竞比赛评论里的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电竞观众的共识,也给电竞选手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这份压力,LGD Girls的女孩们也感受到了。她们想赢,想用成绩证明自己并不“菜”。

但眼前,需要跨越的大山似乎不止一座。

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技战术的问题。进入LGD之前,这些女孩大都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在专业知识上有所欠缺,更难的是她们还要面临位置的调整。

进队前,负责打野的殷璐一直打边路位置。经过对她的评估以及队伍配合等多方面考虑,教练组认为她更适合打野。从7月份进队到上场,这位打野“小白”的训练时间不到两个月。

为了在比赛中不拖队伍后腿,拼命加练的她因过度训练引发了腱鞘炎,“我就是一直不停地打,因为太想变强了。”

练习时长的欠缺和操作熟练度的差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弥补的。在一次训练赛中,殷璐拿到了苦练已久的英雄“澜”,却打出了0-9的战绩,这意味着在一小局的游戏中,她被“杀死”了9次。

同样面临位置调整的还有潘梦,这位从中单转射手的选手在LGD再次转型,开始负责对抗路位置,“因为边路选手不好招,队伍缺啥我就补上。”从入队至今,她在新位置上的训练时间也只有半年。

此外,由于组队时间短,女孩们的配合也缺乏默契,因为各种问题吵起来更是常事。

魏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争吵发生在她和贺超然之间。一次训练赛,作为队伍主C的魏楠想放掉二塔,去抢中线,但贺超然坚持要她守好二塔,两人为此爆发了激烈的争执。最后,还是教练出面调停。

事后,魏楠反思:“可能是我的语气不好,让她觉得我是在怪她。”

季诗雨也对记者表示,训练中,队友之间常常会因为一些小事闹脾气,“可能打(游戏)的时候还好,打完就开始吵。”

关注女子电竞①因梦想聚到一起,不打了就回家考公务员

潘梦曾获WUCG中国区女子组冠军。受访者供图

未来路

队长潘梦选择坚持,打到打不动为止

除了实力上的差距,女子电竞职业选手还需要时刻小心赛事的“消失”。

一直以来,男子电竞能够发展得如火如荼,离不开官方专业赛事的支持。以王者荣耀为例,自2016年至今,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已经成功举办了10届,KCC冠军杯也已升级为世界冠军杯,诞生了梦泪、Fly、无畏等多位明星选手。

反观女子职业赛事,似乎一直没什么水花。提到官方扶持的专业赛事, 除了去年的TGA腾讯电竞运动会王者荣耀女子赛和正在进行的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也很难再举出例子。而这两项比赛未来是否能继续,没人能确定。

如果失去比赛,队伍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很容易走向解散。

例如,殷璐的老东家QG王者荣耀女队QGhappy set4。在2020TGA王者荣耀女子赛上,殷璐和队友一路过关斩将,打进4强。但同许多女队一样,没有比赛可打的set4最终难逃解散的命运。

不得不说,随着两项官方赛事的试水,女子电竞的关注度和曝光度都比之前提高了不少。尽管如此,面对不确定的未来,LGD Girls的女孩们还是各自做好了打算。

眼下,大家的共同目标是在公开赛上拿一次冠军,至于比赛之后的安排,每个女孩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殷璐认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这次公开赛再不出成绩,可能要考虑放弃做职业选手了。

魏楠在训练之余每天坚持上网课,她正在准备明年的事业编考试,目标单位是老家河南信阳的卫健委。

陆紫薇今年通过专升本考试,顺利进入了安徽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暂时申请了休学一年。

顾莹坦言会再给自己3年时间,“拿不到冠军就回家种田呗。”她苦笑着说,随后补充应该是回去继续学业。

季诗雨和贺超然都表示还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

至于队长潘梦,她表示一定会坚持打比赛,“打到打不动为止。”

新京报记者 赵雪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刘军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