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被美国“拉黑”后,华为中芯国际仍获上千亿美元出口许可

10-22 观察者网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陶立烽】

10月22日,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美国商务部文件显示,尽管中国科技企业华为和中芯国际接连被美国列入所谓“实体清单”,但这两家公司的供应商在去年11月至今年4月期间仍获得价值上千亿美元的出口许可,以向两家公司出售产品和技术。

“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对华出口管制,看起来一边倒的强硬,实际上松松垮垮。”同一天,《日本经济新闻》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美国国会3年前就要求美国商务部编制对华“新兴及基础技术”管制清单,但该部门至今仍拒绝编制该清单。

“议员并不理解商业”,针对美国鹰派议员要求以技术为单位扩大出口管制的提议,美国产业界人士表达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出口管制将导致美国企业的营收减少,用于研发的资金也将减少,竞争力不可避免将出现下降,还将面对中国加快自主研发的压力。

被美国“拉黑”后,华为中芯国际仍获上千亿美元出口许可

路透社报道截图

华为中芯供应商获出口许可

10月22日,路透社独家获取的一份文件显示,在去年11月至今年4月期间,美国政府向华为供应商共批准113项出口许可,总价值610亿美元;同期,美国政府还批准了188项针对中芯国际出口的许可,价值近420亿美元。

这份文件是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今年5月从美国商务部获得。当地时间10月21日,该委员会批准了共和党重要议员迈克尓·麦考尔(Michael McCaul)公布许可文件的要求。随后,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在获授权后向路透社提供了这些文件,预计文件将很快公布。

这份文件还显示,中芯国际供应商的许可证申请有90%获得批准,而同期向华为发货的申请有69%被批准。不过,大多数许可证都没有授权出口敏感物品。数据显示,对华为的113项出口许可中,有80项是针对非敏感物品的,只是因为接受方被列入“黑名单”而需要许可证,对中芯国际188项出口许可中有121项针对非敏感物品。这些许可证的有效期一般为四年。

路透社指出,这份文件的披露可能会激怒华盛顿的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一直在“齐心协力”阻止中国企业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

麦考尔在一份声明中声称:“在我们国家如何向对手转让技术方面提高透明度和加强公众监督,显然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而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则声称,这份文件是拜登政府没有认真对待“中国经济和安全威胁”的一个案例,拜登需要解释为什么两家公司继续获得“豁免”。

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回应称,任意发布许可证批准简况“有可能使许可证发放过程政治化,并歪曲美国政府做出的国家安全决定”。该声明还强调,获批的许可证申请并不代表实际出口量,所有许可证中约有一半被使用。声明补充称,涉及华为和中芯国际的许可证申请是根据特朗普政府制定并由拜登政府维持的政策处理的。

2019年5月和2020年12月,华为和中芯国际先后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供应商向他们出货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今年3月,路透社曾报道称,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仍获得870亿美元的出口许可。

“美国对华技术管制陷入两难”

美国商务部连续批准对华为和中芯国际的出口许可,并不难理解,因为该部门不仅要面对鹰派议员的压力,还有美国产业界的抨击。

10月22日,《日本经济新闻》在专栏文章中写道,在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方面,美国看起来一边倒的强硬,但实际上松松垮垮,阻止技术向中国出口的法律修订已经过去3年时间,但美国政府拒绝编制国会要求的管制清单,耗费讨论时间、陷于被动的风险正在提高。

“虽然遭到误解,但我们不会发布清单”,今年9月上旬,美国商务部主管出口管理的工业和安全局(BIS)负责人、商务部代理副部长杰里米·佩尔特(Jeremy Pelter)在听证会上断然拒绝了美国国会的要求。

观察者网查询发现,佩尔特所说的清单,应该是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在2018年11月19日颁布的“新兴及基础技术”出口管制清单征求意见草案(Advanced Notice of Proposed Rulemaking),该草案是2018年8月13日《美国出口管制改革法案》签署生效后的配套行政立法进程。

今年6月,10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向商务部长雷蒙多写信,要求编制“新兴及基础技术”出口管制清单,但美国商务部只是坚持进行解释,并未编制清单。

日经在文章中指出,美国政府和国会持续出现分歧是因为对华强硬政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意见征集过程中,美国产业界人士的批评蜂拥而至。他们认为,如果以技术为单位扩大出口管制范围,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将出现下降,出口减少还可能导致7.4万人失去工作。

文章称,美国产业界担心,如果只是对美国企业出口施加限制,其他国家可以提供替代技术的企业将趁机扩大营收。而美国企业的营收减少,将导致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技术实力可能出现下降,还将面对中国企业加快自主研发的压力。

华盛顿的贸易律师不屑地表示,“议员并不理解商业”。

在日经看来,要所谓“安全保障”还是要竞争力,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多年来面临的难题。

在冷战时期,美国提议成立了“多边出口管制协调委员会(COCOM)”(巴黎统筹委员会),但由于产业界的抵制和局势的变化,又在1960年代和80年代放宽了出口管制。如今,历史犹如钟摆一样重复,而夹在中美之间的日本,目前仍未找到应对美国长臂管辖政策的最佳答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