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ST易见前三季度净亏3亿,净资产负38亿提示退市风险,与股东资金占用所涉客户仍有业务往来不排除关联债务增加可能

10-22 蓝鲸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7分钟

10月21日,*ST易见(600093)发布三季报。报告期内,*ST易见营业收入1.46亿元,同比降92.35%;净亏损9591万元,同比降373.63%。年初至第三季度末,*ST易见净亏损3.15亿元。

*ST易见前三季度净亏3亿,净资产负38亿提示退市风险,与股东资金占用所涉客户仍有业务往来不排除关联债务增加可能

近期,*ST易见人事变动频繁,副董事长邵凌、监事张吉杭以及陈敏相继辞职。

2018年初时,易见股份(600093,股吧)尚被称为区块链第一股。2019年下半年,易见股份再因区块链行业利好消息迎来多日连涨,风光一时。时至2019年末,易见股份被蒙上财务造假疑云。上交所对易见股份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半年报均发出问询。

自2020年,*ST易见的审计方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收四川证监局警示函,涉及的正是易见股份的财务审计项目,涉及易见股份保理业务的明显内部控制缺陷;5月,*ST易见收到因未按规定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的证监局下发的责令改正决定书;同月,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ST易见进行立案调查。上交所陆续下发问询函和监管函。10月,上交所就*ST易见对其中资金占用等问题未作回答发函,继续要求进行披露。

*ST易见创始人冷天辉出身煤矿行业,在2012年通过九天控股(原九天工贸)耗资3亿余元,入主易见股份前身禾嘉股份,主营业务为农副产品加工等。2014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转向供应链管理以及商业保理,业绩从次年开始狂飙,在2016年入局区块链。

2017年,易见股份更名。这一年,易见股份出资120万元收购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榕时代”),当年即贡献1亿元净利润。2017年10月,易见股份设立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 “易见保理”),该公司次年创下3.2亿元净利润。作为营收主力的新晋子公司,由于榕时代毛利率过高,易见保理社保缴纳人数过少,两家企业曾在财务造假的漩涡之中。

2017年,易见股份控制权出让情节不断上演。 冷天辉在2017年5月拟出让九天控股股权给华侨城控股的云南世博旅游集团,涉及控制权变更,最终因华侨城集团审批未通过落幕。2018年10月,易见股份拟将19%股权所涉的表决权委托给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时任二股东云南滇中集团被动升为控股股东。滇中集团在九天控股入主上市公司时即一并入局。

除了上述两家国资。2019年10月,九天控股将所持5%股权转让给上海港通,总价款为6.47亿元。2020年8月,易见股份发布公告,九天控股将持有的18%股份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次月,易见股份公告拟继续转让股权。九天控股所持38.11%的股份,在2020年末已降至10.65%,套现数十亿离场。

*ST易见前三季度净亏3亿,净资产负38亿提示退市风险,与股东资金占用所涉客户仍有业务往来不排除关联债务增加可能

*ST易见前三季度净亏3亿,净资产负38亿提示退市风险,与股东资金占用所涉客户仍有业务往来不排除关联债务增加可能

三季报显示,九天控股所持公司股票约10%仍处在冻结状态。除九天控股外,易见股份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包括滇中产业发展集团、云南工投君阳投资、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均涉及国资背景。2020年8月,上海港通一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减持*ST易见,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目前已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

报告提示,截止报告期末,*ST易见合并口径净资产约为-38亿元,仍为负值。前期,九天控股自查确认,通过公司的四家客户对公司及子公司构成资金占用,经*ST易见进一步核查,九天控股来函提及的客户仍与公司及子公司有其他业务往来余额,不排除后续核查中关联债务增加的可能。

*ST易见前三季度净亏3亿,净资产负38亿提示退市风险,与股东资金占用所涉客户仍有业务往来不排除关联债务增加可能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