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10-22 中国农网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如果说作为电视剧《功勋》的开篇,《能文能武李延年》给我们讲述了一位共和国政工干部在抗美援朝战上的壮怀激烈;那么作为压轴单元,《袁隆平的梦》则表现了一位造福全世界的农学家对于给予自己人生启蒙的母亲的浅吟低唱。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开播剧照

“有人说我用一粒种子改变了世界,这粒种子是妈妈您在我幼年时给我种下的。”很难想象,这样一部表现共和国功勋人物的宏大剧集,采用了一种个人化的视角来进行破题。

《袁隆平的梦》通过90岁高龄的袁隆平在母亲墓前的深情缅怀,勾连起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攻克杂交水稻世界难题的经历。袁隆平自然是戏剧的核心,但通过他与母亲关系的呈现,我们看到那个“每天向前走去的孩子”,如何将他的所见,化成了生命的一部分,直到终老。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黄志忠 饰 袁隆平

幼启蒙与“天雨粟”

与其他几位攻克尖端技术的功勋人物不同,作为“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解决的是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吃饭问题,与普通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通过媒体的多年宣传,他早就是一位极具国民度的名人。

早在2009年,潇湘电影制片厂就拍过传记电影《袁隆平》。如今再次用文艺作品表现这样一位共和国功勋,首先需要做的是“陌生化”。《袁隆平的梦》找到的突破口是母亲对袁隆平的人生启蒙,整部剧集像是他写给母亲的一封家书。

尽管母亲在剧中出现不多,但她却是《袁隆平的梦》的“戏眼”。不断闪回的母亲形象,不仅勾勒出袁隆平幼年时期躲避战乱的流亡经历,也表现出母亲启蒙对于袁隆平成长的重要意义。儿时经历与袁隆平眼前的事业,就像一张对折的纸张,互为映照。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黄志忠 饰 袁隆平

除了表现袁隆平科学家的一面,《袁隆平的梦》还侧面表现了他知识分子的一面。比如,他英文很好,读莎士比亚、雨果、拜伦的诗,能拉小提琴,还能自制电台来接收最新的科研信息。

袁隆平从事的是农业科学研究,公众对其的第一印象是袁老那张质朴、略显沧桑的脸庞,谁曾知道在这样的的面孔之下深藏着一番浪漫与深情。而这份“人生的余裕”,也多源于母亲而是启蒙。用剧中的台词讲,“母亲不仅仅是在教英文,还是在传播一种独特的遗传育种学。”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黄志忠 饰 袁隆平

剧中对于母亲的启蒙择取,更多服务于袁隆平日后的人生选择,也是为了更加深入地去刻画人物。比如,母亲曾经带着他一起拜神农,给他讲神农氏的故事,而袁隆平日后所从事的杂交水稻事业,正是在千万株秧苗中大海捞针,可不正是一位“当代神农”?

母亲还给他讲述过“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的典故。她这样解读——“实践字纸藏经同,弃时需当付火中,字字句句有来历,变变幻幻永无穷。”而当多年以后袁隆平在水田里插秧时,他又真切感受到了何谓“天雨粟”。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剧照

这估计是《袁隆平的梦》中最具诗意的一个画面:清澈的水田映照着蓝天白云,而金黄的稻穗正从“天上”撒下人间——天上下稻谷了。这是袁隆平在田间插秧时的一个想象与推理,“农人叫秧苗是天苗,不仅仅是因为它神圣,还因为低头插秧的时候,秧苗就是插在天上,天苗成熟了,就是‘天雨粟’。”

尽管这是一部农村场景居多的剧集,《袁隆平的梦》在视觉呈现上却十分灵动,类似诗意的画面还很多,就连台词也充满不少诗一样的语言。剧中袁隆平最后对于母亲的告白,可不就是一首深情动人的诗歌吗?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剧照

“没有您的深刻启蒙,我怎么能够去打开内心最深沉的热情,用穿越那个时代的视野,去寻访田野中那些泥土孕育的传奇?我怎么能够在成千上万的失败中坚信,必有一粒种子可以使万千民众告别饥饿?没有您每天让我向前走去,我怎么能够数十年不停歇,穿越千山万水追寻太阳?”

“搂底浆”与见众生

“有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最初看到,并且以或赞叹、或怜悯、或热爱、或恐惧的情感感受到了什么,他就会成为什么。他的所见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在那一天,或许在很多年里,甚至延续终生。”

惠特曼这首《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There Was a Child Went Forth Every Day)是解读《袁隆平的梦》的秘钥。诗意不仅赋予这个单元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还暗藏了它的内容与主题。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剧照

什么是“袁隆平的梦”?大家都知道——禾下乘凉梦、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但袁隆平一开始的科研方向并不是杂交水稻,而是“红薯王”。这部6集的短剧,花了2集篇幅来讲述袁隆平科研重心的转移。

剧中有个关键词——“搂底浆”,这是一句方言,意思应该是要抓主要矛盾,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要攻克核心问题。这既是恩师对他的谆谆教诲,也是因饥饿得了浮肿病的山间老农对他的殷切期望。

儿时颠沛流离对于民间疾苦的感知,以及艰难岁月中他对于饥饿的真切感受与所见所闻,让袁隆平放弃红薯搞水稻研究,他希望解决主粮问题,“搂底浆”。袁隆平的一生,就像惠特曼诗歌里那个“每天向前走去的小孩”,他的所见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延续终生。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剧照

《袁隆平的梦》虽然不是传记片,但却具有优秀传记片的基因。它截取了袁老早年投入杂交水稻研究的一段人生岁月,但它把主人公的人生选择、人格构成与童年经历相联系,为观众讲清楚了主人公伟大事业的前史。更为难得的是,《袁隆平的梦》虽然以袁隆平为核心,却也在侧面展现了一批农业科研人员的群像。

不管是北京农学院门口偶遇的“民科痴人”李大手,还是帮助袁隆平最终发现“野败”秧苗的两位助手,以及在南海南繁基地因毒蛇而牺牲的谭胖公……他们都只争朝夕,甘于吃苦,不惧失败,勇于创新,让生命在追赶太阳中延伸。五谷深处,闪耀着他们的生命之光。

电视剧《功勋》之《袁隆平的梦》:脚踏泥土仰望星空的诗意“农人”

《袁隆平的梦》任重 饰 谭胖公

人生有三境: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而这正是《袁隆平的梦》在戏剧上给人的层次感。

从本质上讲,人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袁隆平的梦》正是表现了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它更多时候在表现“社会关系的总和最终构成了袁隆平”,而非让观众的大部分时间掉入枯燥与拗口的科研术语中——虽然这也是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

看完了《袁隆平的梦》,我们可能无法理解杂交水稻的奥秘,但关于袁隆平何以成为袁隆平,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作为《功勋》的收官单元,《袁隆平的梦》举重若轻,不负众望。

作者:文山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