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专家解读前三季度国民经济数据,“藏”着这些信号

10-19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10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数据,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823131亿元,同比增长9.8%。但分季度看,前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速逐季在明显回落。

昨天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吹风会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两位专家,对前三季度国民经济数据进行了解读。

四大指标显示,中国经济目前处于良好的恢复状态

姚景源表示,按照经济学原理,把握一个国家的总体经济状况看四大指标:经济增长、就业、物价和国际收支。

从前三季度来看,中国经济同比增长9.8%。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目标是6%以上。IMF最新预测中国经济增速是8%。“我估计今年全年可以实现8%左右,应当说从增长速度看,在我们的预期范围之内。”

前三季度新增就业1045万,实现了全年目标的95%。调查失业率前三季度为5.2%,比去年同期回落0.5个百分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目标是5.5%,目前还低于设定的预期目标。前三季度新增农民工就业351万人,和2019年水平大体相当。

再看物价,去年底和今年初,很多人担心今年会出现通货膨胀。但从今年实际看,1-9月份CPI上涨0.6%,而年初设定的目标是3%,应当说物价总水平处在低位平稳。

国际收支方面,今年前三季度进出口贸易总量为283264亿元,达到历史较高点。从结构看,出口同比增长22.7%,进口同比增长22.6%,进出口基本平衡。1-8月份实际利用外资758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

“从这四大指标来看,一是中国经济在设定的增长范围之内,二是在去年遇到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背景下,中国经济现在正呈现恢复的基本态势。” 姚景源说。

为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奠定了基础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8.3%,二季度增长7.9%,三季度增长4.9%。许宪春表示,虽然经济同比增速逐季明显回落,但两年平均增速相对稳定。从两年平均增速来看,一季度是5%,二季度是5.5%,三季度是4.9%,最高增速和最低增速之间的差距为0.6个百分点,相对来说比较平稳。

许宪春作了一个推算,“前三季度9.8%的增长决定了全年经济增长接近7%。所以,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为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奠定了基础。”

其次,前三季度,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6%,增速为三个产业中最高,对经济增长支撑作用明显。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大,占GDP的比重为54.8%,是前三季度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54.2%,比上半年提高1.2个百分点。

消费对经济增长起主要拉动作用

许宪春表示,从需求角度来看,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起主要拉动作用。前三季度,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64.8%,比上半年提高了3.1个百分点。

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所减弱。前三季度,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15.6%,比上半年减少了3.6个百分点。净出口需求表现较好,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的拉动作用。前三季度,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19.5%,比上半年提高了0.4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新经济新动能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其中表现突出的几个方面:一是高技术制造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前三季度,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0.1%,两年平均增长12.8%,比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快了8.3和6.4个百分点。二是高技术服务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前三季度,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3%,两年平均增长为17.6%,分别高于服务业增加值9.8和12.7个百分点。三是高技术产业投资保持快速增长。前三季度,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8.7%,两年平均增长13.8%,分别高于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1.4和10个百分点。

三季度经济下行是全世界普遍现象

从数据看,三季度主要经济指标比上半年都明显放缓,是否意味着我国经济恢复的态势发生了改变?

对此,姚景源表示,不单单是中国经济从二季度到三季度出现回落,整个世界经济发展复苏都处在缓慢回落状态。“所以IMF不但把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由8.1%调到8.0%,还把世界经济的增长率由5%调到4.9%。所以现在看来,三季度经济下行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

中国经济为何出现下行?他认为,一是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今年以来包括石油、天然气、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煤炭等在内的国际市场上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明显;其次还有中国自身阶段性的原因,比如疫情的反复和汛情的严峻,今年疫情呈现散发状态,广东、江苏这些经济大省受到的冲击大,对经济的影响就大。汛情造成河南遭受前所未有的灾情,整个河南的经济受到了冲击,山西水灾也导致了60余所煤矿被迫停产等。

姚景源表示,这些阶段性的原因,不是中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来讲,空间还是非常大。今天就有人问我,下行的趋势能不能稳住?我认为没有问题。”从二季度到三季度的经济回落,要更多地看到它是短期因素。这种阶段性、短期性因素和原有结构性、周期性问题叠加在一起,显得问题更为复杂。所以要处理好阶段性矛盾、临时性问题,还得着力在结构改革、结构优化以及逆周期调节上下功夫。

四季度能够保持比较稳定的增长态势

怎么看四季度经济增长?许宪春认为,一方面,四季度经济下行的压力是存在的。从基数角度看,去年的经济增长前低后高,增速逐季回升,四季度GDP6.5%的增速,已经超过当前潜在增速了,这对今年四季度的经济增长构成压力。还有一些其他的下行因素,例如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另一方面也有许多支撑因素,比如从消费角度看,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15.1%,两年平均实际增长3.7%,其中两年平均增速比上半年回升0.5个百分点。同时,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居民收入增长也比较稳定,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有望继续保持回升。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财政政策将在稳增长中担当主力。从主要抓手看,有“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四季度专项债还有超过1万亿额度待发,有可能对基础设施投资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央行要求下半年货币政策坚持“稳字当头”,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合理增长,这将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制造业投资也可能会进一步回升。

从进出口来看,我国产业体系完整、疫情防控形势较好等有利条件,还在不断吸引国外的进口商,四季度净出口需求仍可能保持对经济增长的重要拉动作用。综合来看,尽管四季度经济增长存在下行压力,但是仍然能够保持比较稳定的增长态势。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 冯雅君 校对 刘越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