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10-18 传媒1号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21分钟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九月以来《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手游霸榜刷屏,该游戏在LOFTER上发起的「魔法原创角色限时创作」活动也吸引了众多哈迷的关注。事实上,哈利·波特IP自诞生以来的二十余年里,已催生了无数同人文作品。#你看过同人文吗?#请在留言区留下你的看法。

"

作者 | 小桃

金狮奖首位华人女导演赵婷曾在采访中说,「我从小写同人文,并且直到现在也依旧在写」,虽然她拒绝透漏写过的作品名字。

何谓同人文?百度百科的定义是:「同人文可以是对某作品的改编、再创作,亦可以是完全原创。同人文的改编对象通常有动漫、游戏、漫画、小说、真人影视剧等。」

在不少同人文学中,斯莱特林们的身影冷峻而高贵,这些作品颠覆了《哈利·波特》原著中斯莱特林们自私冷漠的形象。因为同人作品而爱上斯莱特林的读者大有人在,在刚开业不久的北京影视城中,身着蛇院服装的游客比比皆是。

同人文对于影视剧、出版物等究竟有什么影响?同人产业明天该去哪里?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同人文「神作」:重塑与反哺原IP

从根据《三国志》艺术再创造的《三国演义》,到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中国文艺史上从不缺乏惊艳的同人作品。

近年来,热播的影视剧也时常催生大量网络同人文的产出。#陈情令#tag相关同人文在LOFTER上的阅读量2500w+,《琉璃》《你是我的荣耀》等近两年热播剧的同人文也拥有一众粉丝。知乎盐选专栏中,《甄嬛重生六岁半》等《甄嬛传》IP同人文热度超百万。

同人文也成为了一种剧宣手段,以其低成本高宣传效果的特点反哺影视剧的观众黏性和路人盘。近两年剧宣时常发起征集同人文活动,鼓励观众深度参与电视剧互动。今年九月,爱奇艺恋恋剧场《满月之下请相爱》与LOFTER合作发起太太团追剧召集令,在同人写手眼里,鞠婧祎饰演的穿越少女和郑业成饰演的天才游戏设计师充满张力,剧方于是邀请写手太太们直播磕糖,「为爱发电」。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图片来源:微博

今年夏天,LOFTER发起的同人创作征集活动「LOFTER老友季」更是激励一众写手「产粮」,围绕影视动漫等作品中已逝去的角色进行二次创作。产出内容涉及《全职高手》《盗墓笔记》《火影忍者》等作品,写手们让这些角色重新生活,在平行世界里拥有另一种人生结局。

目前国内同人文学活跃的社群包括LOFTER、晋江、知乎和贴吧,其中晋江同人文学以RPS(由两位现实世界的真人组成的CP)相关的题材为主;知乎盐选专栏同人文通常取材自较为经典的IP,如《红楼梦》等。

活跃在LOFTER上的同人文则涉及经典及畅销小说、欧美漫威电影、日本动漫、国产剧综、歌手组合、偶像团体、奥运明星、相声圈艺人,以及对几个不同领域、甚至从未有同框或私交的角色或艺人拉郎配:伏地魔和林黛玉,楚留香与白展堂等等,可谓脑洞大开。

同人文作品不乏破圈传播的金句,譬如「这盛世如你所愿」最初就出自同人文学小说。出圈的同人文学能在某种程度上重塑IP形象。在不少哈迷眼中,斯莱特林们高傲冷酷的贵族形象比原著中势力贪婪的斯莱特林脸谱更深入人心。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图片来源:微博

原著中出身斯莱特林的伏地魔是邪恶黑魔法的代表,而在哈利·波特著名同人文《1942》却以少年伏地魔女友的视角讲述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虐恋,相当成功地刻画了一个英俊冷酷、深情而有野心的少年伏地魔形象。很多读者在《1942》评论区中表示,因为这篇同人小说,再也恨不起伏地魔。

斯莱特林学院的马尔福在原著中势力庸俗、欺软怕硬,仗着自己出身于纯血巫师世家,就蔑称父母都是麻瓜的赫敏为「泥巴种」。然而,在诸多同人小说中,马尔福被重新创作,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英俊少年,他固然有各种小毛病,却傲娇机警,和赫敏相爱相杀。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图片来源:微博

多年来,很多「德赫党」希望德拉科与赫敏能在一起,斯莱特林周边也颇受消费者欢迎。电商平台上SPAO、太平鸟(603877,股吧)等服装品牌与哈利·波特联名的几款情侣卫衣中,斯莱特林服装时常售罄;哈利·波特周边产品店铺中,斯莱特林系列围巾、徽章、胸针、领带等周边向来销量不错。

同人文学脱胎于原IP,受欢迎的同人作品也反哺原IP的路人盘,部分深入人心的「神作」甚至深刻重塑了原IP角色在大众心中的形象。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同人文学不死,但明天该去哪里?

同人文在给IP带来更多热度和发展空间的同时,也对大众舆论和文娱圈层产生了冲击。

去年「227事件」中,粉丝与小众文化的大规模冲突碰撞堪称惨烈,引发了文化圈、商业圈的一系列震荡。此前具有隐秘、小众特点的同人文化被史无前例地暴露在大众视野中。

事实上,如今受到政策影响、地位十分尴尬的耽美文学在同人文学里只是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耽美文学在世界同人文学圈中也处于较为边缘的地位,但不得不承认,国内同人文学中涉及耽美等题材的创作是客观存在的。

在OOC(out of character,即角色走形)类同人作品中,作者会对原IP或现实世界中的人物角色进行加工,新角色身份、性别、身份、能力中的某几个方面脱离原著或现实,与原始角色的唯一共同之处只是姓名,如广受网友争议的「咯噔文学」相关同人文对相声演员张云雷背离现实的外形、性别描写。

当角色背离实际情况太过,部分原角色粉丝的感情可能会被伤害。读者与创作者发生冲突时,倘若双方缺少合理的沟通与情绪疏通,结局很可能没有赢家。典型事件如「AO3事件」,OOC作品《下坠》删文后,肖战粉圈多次失控,在微博、LOFTER、B站等平台失控泄愤,最终导致国外的同人大本营AO3平台被锁。

相比之下,日本同人产业相对发达,自1975年至今,全日本乃至世界规模最大的同人展会ComicMarket已经举办了九十多届,同人文学市场的发展可谓十分成熟。

反观国内同人市场,起步晚、类型杂,侵权纠纷也时有发生。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事件,是如今已过世的香港武侠小说大家金庸在2016年将畅销书作家江南告上法院,指控后者的《此间的少年》侵权,并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图片来源:网络

《此间的少年》被认为是一部金庸《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等武侠小说的「同人文作品」。江南最终向金庸道歉,并暂停涉案作品的版权开发。

这起侵权纠纷引发全民关注和法律界争论的焦点即为,同人文学究竟算不算侵犯原著版权?

「227事件」后,另一个困扰同人创作的伦理问题是,OOC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罗兰巴特早就提出,作品自诞生之日起就赋予了读者解读的权利,「作者死了」,作者对原著的解读并不比其他任何读者权威。恶意中伤真人人格的OOC固然不可取,但一般意义上的OOC在道德上并无失当,同人作者诚实地书写心中隐秘的渴求、对爱和理想关系的理解,又何罪之有?

同人文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及文化意义,但由于同人产业的不成熟,灰色地带始终客观存在。「227事件」之前,真人同人创作者们出于对其他利益共同体的尊重和顾虑,选择「圈地自萌」。「227事件」之后,同人旧秩序已然瓦解,同人圈上下处于迷茫中:

究竟应该再次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回归亚文化小圈层,还是融入主流文化圈层?后者难度极大——同人文学的语境天然地抬高了阅读的门槛,接受主流文化的检视,意味着同人圈的生存空间很可能会进一步受到挤压。

「227事件」后,同人文学不死,但如何规范引导同人文学圈与主流文化圈层的求同存异、和谐共处?同人文学创作者的权益又该保障?

这些同人文学之问,至今无人能解,却始终横亘在同人产业的发展道路间。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意难平与白月光:一场造梦狂欢

在LOFTER老友季征集令评论区,写手柒尺写道,「西弗勒斯等我,小天狼星等我,塞德里克等我……」想逆天改命,给心爱的角色新的结局,这些愿望贪心却不由自主。

即便同人产业仍需要规范与成熟,但同人作品所带来的快乐与慰藉是真实的。

拥有一定读者群体的同人文写手被读者们尊称为「太太」,他们在业余时间「为爱发电」,一部分同人文写手最初的写作动机是为了弥补自己阅读小说或观看影视剧综作品时的「意难平」。对遗憾的审美偏好甚至形成小型社群,喜欢BE结局的写手和读者们聚在一起,「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反向证明曾经的美好」。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图片来源:微博

然而并非所有同人文的创作缘起都是「意难平」,BE(Bad Ending,悲剧结局)和HE(Happy Ending,圆满结局)在同人文学中都很常见。

有人喜欢「甜掉牙」「嗑生嗑死」的甜宠文,有人偏爱「玻璃渣子」「白月光」的凄美虐文。

同一主题的同人文作品共享着一些人物设定、逻辑路径,原IP创作者、同人文作者们、乃至读者的评论一起构成了同人文阅读的共通语境。

当作品积累到一定阶段,写手们就会考虑出「本子」,将自己已完成的作品集结印刷。出本子也是同人文社群互动联结的一种方式,同人文写手们联合画手、设计、厂商并肩作战,本子在同人文读者中也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和纪念意义。

前文提到的《此间的少年》曾商业收获颇丰,然而绝大部分同人文学写手往往没有盈利可言,他们的创作动力通常来源于同人文学社群内部的认同感、归属感。读者们的催更、点赞、收藏,同人文写手之间的互动与认同,都是同人文写手的写作驱动力。

读者们则在同人文学中找到了沉浸式参与的快感。在纷繁的现实之外,同人文学让看客一头躲进故事的安全丛林里,构建独属于自己的世界观和个人美学宇宙。同人文是原著的再创作,读者的解读又促成了创作-解读-再创作的闭环形成。

也正是由于同人文学作者和读者都具有较强的主观能动性,同人文才对影视剧综及出版行业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反哺效应。如何规范引导同人文学圈与主流文化圈层的求同存异、和谐共处,同人文学创作者的权益又该保障,是一个值得创作者、文化研究者、法律工作者、读者等多个群体慎重思考的问题。

我身穿蛇院袍,在环球影城看「德赫」同人文?

对于同人文学作者与读者们而言,被再塑造的纸片角色是他们意愿与期许的投射。同人文学是原IP的再创作,也是一场自主造梦的盛大狂欢。

在同人文里,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还能重逢,斯内普与莉莉能拥有续集,小天狼星也能穿过那扇拱门,陪哈利大笑着,走在阳光下。

每一个让麻瓜为之心心念念的角色,都能拥有新的无限可能。

而这种可能,匿藏在写手的键盘里,和评论区中读者的每一条互动里。

什么是同人文?

答:你我买得起的圆梦机。

参考资料:

“同人文”面临的法律风险评析——从肖战AO3事件谈起

https://mp.weixin.qq.com/s/SVWhxdqEquuXkDMQfCKiHQ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传媒1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