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10-16 科技金融在线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导语

浙江之信控股集团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人民币330余亿元,造成投资人实际损失人民币100余亿元。

日前,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一份起诉书牵出了之信控股涉嫌非吸案。

起诉书称,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销售公司业务员谢某某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2.1亿元,自己获得691万的高额佣金的同时,却导致投资人损失7700万。谢某某日前已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起诉书提到,2012年10月23日, 章某某在杭州市拱墅区注册成立浙江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4年4月15日变更为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自公司成立后,章某某(系集团董事长、实控人)伙同虞某某(系集团股东兼执行总裁)、孙某某(系集团副总裁和财务部门负责人)、付某某、徐某某等骨干人员,明确分工,相互配合,由孙某某随意寻找投资项目并设计出理财产品原型,由付某某和徐某某带领各自团队根据理财产品原型,虚构事实、捏造项目数据,包装成高额回报的融资虚假标的。随后他们以借款融资用于项目经营为幌子,由虞某某带领销售团队,采取口口相传、推介会和路演等方式,承诺7%-16%不等的年化收益,鼓吹项目前景,作虚假宣传,骗取投资者信任,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集资。

经审计,自2012年至案发,章某某通过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人民币330余亿元,造成投资人实际损失人民币100余亿元。

章某某、虞某某、孙某某等人已被另案处理。

其中提到的浙江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是浙江之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章某某为之信控股实控人章根江。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2019年12月17日,章根江主动向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投案,警方依法对浙江之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章根江同时也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之信集团执行董事。不过在章根江投案后,中国之信集团有限公司当时紧急发布公告称,章根江由于拟投放更多时间于其他业务,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职务,以及于该集团内可能担任之其他职位,自2019年12月15日起生效。

目前,中国之信集团总市值为4000万港元,约合3300万人民币,根据中国之信集团2021年半年报显示,章根江目前仍持有其17.42%股份,持股市值约为575万人民币。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01

自融资金投向新能源汽车

章根江是土生土长的浙江湖州人,早年在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自动化系取得学士学位及在厦门大学学习,毕业后进入中国工商银行工作,2008年创立浙江之信控股集团。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浙江之信控股集团拥有新能源、生物医药、智慧农业、奢银艺术四大事业板块,但是从2015年起,之信控股主要依托这几大财产,通过私募基金牌照、P2P平台米金社对外募集资金。

募集的资金大多投向了章根江创办的数个新能源汽车项目,少部分资金投向影视文化以及医疗项目。

2016年1月,之信控股的浙江省湖州百成新型电池产业园项目开工建设,该项目预计总投资约107亿元,计划两年内新建100多条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线。2017年12月,之信控股投资的广东肇庆高新区鼎星新能源汽车项目举行奠基典礼,项目预计总投资40亿元。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为了尽快获取资金,之信控股给理财产品销售人员高额提成。白银租赁理财产品“银利宝”业务员一个月完成20万以上业绩,就可以拿固定工资和高提成,提成随着业绩增加而增多。如果能完成1000万的销售指标,除了工资和提成外,公司额外每年给业务员20万补贴,业务员可以自己租办公室成立营业部。

正是在这样的疯狂激励政策下,之信控股成功忽悠住了800多名业务员,800多个业务员自身也成为了投资人,据称合计投资规模高达15亿,最多的业务员投了几千万,少的也有几十万。

02

米金社背后的90后创始人

章根江儿子章越穹创办的P2P平台米金社,也是重要对外募资渠道。章越穹创立的米金社在两年时间里,累计交易金额38.58亿元。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有媒体报道,米金社2018年9月26日发布的“米速融季享013(HZBC)”,借款企业实际为湖州百成客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罗某顺,大股东为浙江百成新能源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章根江父子。

章根江父子利用米金社平台吸收资金,投入自身新能源汽车产业,这是近乎公开的自融行为。

2019年7月11日,米金社CEO韦鹏良写给投资人的公开信,在整个P2P圈层炸开了锅!

韦鹏良在公开信中写道,“7月8日,我和大股东又去一趟金融办,我们得到了明确不可能备案的消息,应该说几乎所有杭州平台都不存在备案一说了,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不清退,则犯罪’的官方意思”。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公开信发表后引发行业轩然大波,米金社其他股东不得不赶紧派人灭火,声称这是韦鹏良的个人行为,不代表公司。

浙江之信控股非法募资330亿 造成投资人损失100多亿

2016年,浙江之信控股董事长章根江接受某媒体专访《章根江的家国情怀》一文中,章越穹这样描述他的父亲:

“我父亲很忙,平时我有事找他,到他办公室门口还要排队,好不容易排到我了,他会一边看着表一边跟我说‘有什么事快点说,我很忙,五分钟’”。

在跟记者大谈家国情怀的时候,章根江满怀深情地讲了一句话,“人不能为赚钱而赚钱,还要为国家和后代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们点点“分享”,给我充点儿电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科技金融在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