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专访世界道路协会主席:鼓励交通多元化发展

10-16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9月14日,第二届联合国全球可持续交通大会在北京开幕。此次大会聚焦实现可持续交通目标的机会、挑战和解决方案,推动达成安全、可及、绿色、有韧性的可持续交通。

交通在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在1992年的里约地球峰会上就得到了认可。在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世界各国领导人一致认为,交通和出行在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而可持续交通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多项目标更是直接相关,是实现许多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支撑和必要条件。

10月14日晚,新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世界道路协会(PIARC)主席克劳德·范·鲁滕先生(Claude Van Rooten),探讨当前道路交通领域面临的问题和解决方案。范·鲁滕认为,在新冠疫情背景下,需要加大对交通领域的投入。面对当前道路交通面临的问题,鼓励大家结合所有的交通方式,推动实现可持续交通。

专访世界道路协会主席:鼓励交通多元化发展

世界道路协会主席克劳德·范·鲁滕。图片来源:PIARC官网

世界道路协会成立于1909年,是一个关于道路交通和道路运输的非营利性、非政府性国际组织。范·鲁滕先生出席了此次全球可持续交通大会,并在10月15日晚的主题会议“可持续交通与消除贫困、服务民生和经济复苏”上发言。

疫情打击下需加大对交通领域的投资

新京报:今年大会的主题是“可持续交通,可持续发展”,你如何理解“可持续交通”?

克劳德·范·鲁滕:联合国早已明确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而交通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核心驱动力,这也是为何联合国组织了这次大会。

以前人们谈到“可持续”更多的是说绿色,但可持续交通不仅仅关于绿色环保,还有经济层面、社会人文层面的含义,现在我们已经转向一个更加全球化的概念。

有些人说可持续交通就是要从道路转向铁路,但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必须吸取过去的经验,听取所有交通用户的期待,发展更多元化的交通。就像在道路领域,我们会持续设计、开发、维护、运营道路,在道路领域持续进行创新。

新京报:举办此次全球可持续交通大会的意义是什么?

克劳德·范·鲁滕:我认为这个时候举办这场大会的重要意义在于,在新冠疫情持续近两年之后,我们需要比以前更加重视对交通领域的投资。

新冠疫情打击了交通领域,也让我们意识到以前可能并未将可持续发展目标考虑进来。而现在我们必须考虑这一点,意识到道路交通需要和许多方面合作协调。

不同国家面临不同的道路交通问题

新京报:当前道路交通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克劳德·范·鲁滕:这个问题难以回答,因为世界道路协会有120多个会员国,而国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举例来说,中国和比利时就存在很大的差异,地理面积差异、国家发展差异都不容忽视,而两国面临的交通问题肯定也是不一样的。而和非洲相比,问题肯定又会不同。

谈到交通,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可及性。对于一些几乎没有公路的国家而言,交通可及性非常重要,因为它才能让医疗服务及一些必要的物资抵达偏远地区。

但是对于一些道路系统比较成熟的国家如中国,面临的问题则可能是拥挤、污染等。在考虑交通时,我们可能需要把各方面因素都考虑进去。举例来说,欧洲国家越来越多地建造内部、地下交通,这能减少污染也不会打扰到任何人,但它的花费非常高。所以我们没办法依赖一种交通模式。

新京报:许多国家都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交通堵塞问题,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克劳德·范·鲁滕:城市里的交通堵塞问题确实越来越严重,我记得2003年前往北京时就看到了这个问题。

对于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我认为需要更多的公共交通,这样才能使道路更加顺畅。对于个人来说,我们也需要综合考虑,结合使用不同的交通形式,这样整个道路才能更畅通。

从另一个层面而言,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新科技、新应用涌现,这可以帮助我们作出更正确的决定。但它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基础设施建设一般周期较长,赶不上科技发展的速度,所以我们需要完善现有的基础设施,在建设新的道路时也要考虑多方因素,将可持续愿景纳入进去。

新京报:道路安全是最受重视的一个问题。据统计,道路交通安全事故是15-29岁年轻人最主要的死亡因素之一。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克劳德·范·鲁滕:因为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确实非常惊人,甚至超过新冠疫情。但是我们能关闭道路以避免交通事故吗?不能。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以确保道路安全。

首先,从车辆来说,现在有很多新的设备可以对道路进行探测、可以自动停止等,也就是驾驶助手。事实上,很多系统已经得到应用。

一些人认为自动驾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始终坚持应对所有可能确保安全的设备、应用进行研究,但我们不能彻底撇除驾驶人在安全事故中的责任。

其次,我认为有两个概念在设计道路时很重要,也就是欧洲这边常说的“可读道路”和“原谅道路”(readable and forgiving roads)。“可读道路”也就是车辆可以理解的道路,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快、什么时候必须开慢一些;“原谅道路”指的是,宽恕驾驶者犯下的错误,使用安全标志牌、防撞屏障等提醒驾驶者不再继续犯错。

鼓励结合不同形式的交通

新京报:道路交通如何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克劳德·范·鲁滕:这个问题不能单提道路交通。我们需要结合所有的交通方式,在恰当的地点使用恰当的交通方式,这一点非常重要。举例来说,如果你可以走着去上班,为什么要开车呢?开车不仅会面临交通堵塞,还要到处找位停车。我们鼓励使用结合不同的交通方式出行。

新京报:你认为道路交通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克劳德·范·鲁滕:对于道路交通的需求正在持续增长,因此拥挤也会继续。我想,未来我们更加需要结合不同形式的交通,需要结合有效性、速度、质量、可协调性等多个因素发展交通。

从我个人来说,每一种交通形式都是必要且有趣的。我喜欢走路,也喜欢骑车。去布鲁塞尔市中心时,我一般都会搭地铁。如果是长距离的出行,我自己开车,这样我可以带上行李,想看风景时就停下。如果要出国,去法国我可以搭火车,去中国我会乘飞机,去英国我可以坐船。也就是说,可以结合所有的交通方式出行,根据需要、根据情况选择最恰当的交通方式。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冯雅君 校对 赵琳

(责任编辑:张泓杨)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