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对话|广汽埃安席忠民:限电、缺芯、原材料涨价 车价不排除上涨

10-15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0分钟

电化学、互联网、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在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席忠民眼中,传统封闭的汽车圈正面临革命性的挑战。如今汽车上游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疯涨,正映射出汽车企业对供应商、甚至是整个行业的控制力在不断衰弱。未来汽车主机厂的霸权地位或将不再,拥有核心技术的Tier1、Tier2的话语权将不断提升。限电也让整个供应链受到影响,一些小企业面临压力。掌握核心技术,或许是企业破局的关键。

2021年10月11日-12日,2021全球新能源与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简称“2021汽车供应链大会”)在南京召开。新京报贝壳财经受邀与广汽埃安副总经理席忠民进行访谈,在深度交流的过程中,这位广汽集团(601238,股吧)的老将分享了他对传统汽车行业面临的严峻形势。

对话|广汽埃安席忠民:限电、缺芯、原材料涨价 车价不排除上涨

“缺芯”、原材料上涨、限电带来多重影响 企业都在硬扛 不排除明年涨价

自2020年年底开始的行业芯片短缺风波,到现在仍不见好转,部分研究机构甚至给出了2022年都将持续出现芯片短缺问题。席忠民表示,芯片短缺对所有企业都有影响,但是相比于一些合资企业,自主性较强、灵活的品牌可以通过替代性开发或在部分非重要芯片上应用国产芯片。

但除了芯片短缺,行业还面临诸如原材料价格、有色金属价格、电子元件价格的飞涨,部分环节一天的涨幅就高达30%,最近行业更是迎来了限电政策,大企业还好,但供应链环节上的小企业则面临不可预测的停工压力,整个链条上一家企业的停工,可能导致主机厂整条生产线的停滞。一系列波动带来了很大的危机。

“我们就想着我们(现在)扛一下还能扛过去,但是不代表明年能扛过去,今年是硬扛。”席忠民向记者表示,在汽车业各个环节都在涨价时,整车厂价格并没有太多调整,是因为企业们都在硬扛。但目前除了芯片以外,多重因素的影响,让这位老将在对未来主机厂是否会涨价上也出现了犹豫。“我不知道(接下来汽车终端售价会不会上涨),我认为如果还这样下去,各个行业都会算这笔账,就是怎么(从困境中)走出去,都在测算。什么时候做,我们也在赌,国家工信部出手之后,会不会在原材料上把价格拉回来,还是要再看看。”

缺芯映射出行业面临革命性变化 主机厂要做好重要资源管控

席忠民强调,芯片供应不足的挑战仍然存在,企业目前除了对海外尖端芯片做平行替代,就是在非重要芯片上采用国产化替代。目前我国有芯片设计企业,但是生产加工的主要来源还要依赖如台积电等企业,大陆企业在芯片生产上还有提升空间。在席忠民看来,我国也要大力发展芯片的设计、加工等环节,在国家的支持下,这个窗口期或许只有3-5年。

从芯片延伸出来,我们看到整个汽车行业在近几年都有不小的变化、波动,如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电池技术等等。席忠民表示,近一百年来,原来的汽车厂都是封闭的,自己掌握了核心技术,可以自我调整、生产发动机等零部件,都是自我变革,外面人进不来。但现在电池化工、互联网软件、自动驾驶等技术纷纷进入汽车圈,主机厂不再像过去一样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掌握核心技术的Tier1、Tier2企业的话语权也在不断提升。

在这样变化的环境下,企业要如何行动?席忠民也给出了他的看法。

对于企业来说,电池等重要资源的管控、把握软件应用层的核心技术非常重要。席忠民解释道:“传统燃油车的时代,一个主机厂没有发动机是很被动的,一个主机厂没有(研制)发动机的能力,没有(研制)变速箱的能力是很被动的,新能源汽车未来最重要的动力部分,就是电池,其实和燃油车也是一样的。(我们)看到不只是广汽埃安一家,慢慢的可能大家都会去做电池。”

由电池进行类比,诸如芯片、软件应用层、重要资源等环节对于主机厂来说也有重要意义,所以汽车企业纷纷布局上游原材料供应、发展自身的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技术。广汽方面也将与华为从构架开始,从芯片,从底层开始合作,打造自己的核心技术。这也是重要资源管控的一种体现。

随着主机厂对产业的各环节布局加速,或是说他们对相关环节控制力愈发有限,一些拥有核心技术的供应商的地位也有可能不断上升。主机厂为了更好地握住核心资源,诸如芯片厂、电池厂等供应商愈发受到重视。席忠民提到,以前芯片厂的人想见主机厂的老板是很难的,但现在形势变了,主机厂的老板会主动去见芯片厂的老板,讨论核心资源供给问题。

在席忠民看来,汽车圈今天发生的革命可能还是少的,往后走的话还会有很多大的变革出现。包括车的形态,卖车的形式,甚至是企业和企业间强强联合、互相持股的资本形式......一场大的革命可能会在未来出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昊天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杨许丽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