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提速,产权界定成核心问题

10-14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提速,产权界定成核心问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 10 月 13 日,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办第34期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大数据的广泛使用引发很多新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刘小鲁代表课题组发布了《建设高效数据要素市场》报告。报告建议,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需要尽快完善数据的立法和数据确权,但是对市场行为不能简单地设置单一标准进行规范,应该兼顾多个目标,构建多元化的数据产权体系。

2020年4月,中国出台《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肯定了数据要素市场化的配置方式,同时强调这种机制存在一定的空间。这份《意见》也标志着数据要素市场的市场配置有了明确思路。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数据要素市场规模约545亿元,虽然规模相对而言比较小,但增长速度非常快。在“十三五”期间,数据要素市场的年平均增长率超过30%,按照这个速度进行预测,2025年数据采集和数据分析的市场规模总共会达到1700亿元。

报告指出,在数据要素市场和产业链方面,大数据的广泛使用引发了很多权益纠纷、数据安全问题和反垄断规制方面问题,其中很多是和日常生活比较紧密的互联网平台。除此之外,尤其是在工业生产领域,数据的共享和流通面临更多困境。

第一,数据产权界定不够清晰。目前已经实施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将在年底正式实施,目前保护数据和数据库存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知识产权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途径,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产权上的界定,工业数据是否需要确权还存在争议。

第二,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很多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在管理方式上相对滞后,这主要表现在企业在数据的质量管理和安全管理上还存在明显的缺陷。根据2021年企业数据治理的报告,企业设立专门的数据治理部门的比例还不到25%,异构问题妨碍了数据的共享和流通。

第三,数据标准还在推进之中。其实,目前中国已经发布了关于工业数据的标准,但是这个标准市场接受仍需要时间。此外,中国的物联网建设方面,不管是硬件设备还是软件的对外依赖度仍然较高,海外供应商间的标准也并不统一,这导致物联网所采集的数据缺乏统一标准。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申卫星表示,《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的通过,体现了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进入一个特殊阶段,在这个阶段里既要发展数字经济,也要防止过去工业社会中出现的先污染后治理的弊端。

“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但不能以牺牲个人的信息保护和隐私,甚至包括数据的安全,在发展数字经济的时候不能走老路先污染后治理,一方面要促进数字经济的创新和发展,另一方面在发展的同时要加强对于个人隐私、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乃至国家数据安全的平衡立法的趋势。”申卫星说。

申卫星认为,数据不能采用传统的物权、债权和知识产权原有的路径加以保护,并且数据的生产关系也非常复杂,加剧了数据权利的复杂性和模糊性,这也是现在没有解决的问题。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经所副所长孙克也表示,数据确权涉及到公权和私权两个范畴,也覆盖到国家、社会和个人的三个利益层面,所以必须在三者之间去做一个利益权衡,既要保证国家网络的安全为核心的这种数据主权,另外也要避免侵犯个权,个体和企业的合法权益。

2021年8月,全国人大通过了《个人信息保护法》,将从11月份开始实行。这个法案将进一步完善中国个人信息处理规则,特别是对应用程序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大数据杀熟等现象和行为做出规范。这个法案对保护我国公民的人格尊严和其他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曾宇表示,数据要素的产权界定,主要是指数据资源的拥有者对数据资源的权利,比如数据资源的归属权、使用权和收益权等,应该说在当前数据资源产权界定方面,全面的、明确的法律法规还需要进一步进行界定,数据资产的产权边界不清晰,缺乏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它进行明确边界的确定,将进一步制约数据要素的进一步价值化和市场化发展。

曾宇指出,这几年中国的这种互联网平台快速发展,这些平台拥有的数据也呈现指数级增长,未来几年,一方面伴随着后疫情时代在线应用快速发展,像在线办公、即时通信、网络购物、网络新闻、搜索引擎这样一些应用还将持续保持很高的利用率,同时传统企业将进一步加速向平台化发展,平台企业也会加速生态化发展,跨境贸易也将持续发展,也将产生海量的商业数据,怎样激活要素数据潜能也是非常重要的命题。

对于建设数据要素市场的路径,报告提出四点建议:

首先,要继续完善数据的立法和数据确权。目前数据立法呈现出一种从分散立法到统一立法的趋势,但是目前权利的划分仍然不够清晰。

其次,因为隐私问题和数据安全问题的复杂性,不可能对市场行为都用一个简单的规则进行规范。所以,隐私和安全规制主要是明确数据要素市场的基本红线,应该采取一个开放的态度,来充分发挥市场主体这种创新的作用。

第三,因为数据要素市场效率存在着充分使用、相关权利主体的权利的保护以及数据安全问题,通过单一产权界定没有办法兼顾多个目标,所以应该构建多元化的数据产权体系。

第四,数据确权的核心其实还要再好一个产权配置,通过产权在个人、企业这些相关主体间的分配,来平衡数据使用相关主体的权益和数据安全这三者的目标。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