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让原住民参与国家公园生态管护

10-14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让原住民参与国家公园生态管护

三江源国家公园工作人员在安装野外监测设备。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让原住民参与国家公园生态管护

牧民生态管护员参与社区共管。

让原住民参与国家公园生态管护

青海玉树州杂多县昂赛乡拍到的雪豹。

10月12日,中国第一批国家公园名单正式公布,其中三江源国家公园地处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是我国重要的淡水供给地,是全球气候变化反应最为敏感的区域之一,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之一。

新京报就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情况、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治理、科学合理发展畜牧业等问题,采访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湘国。

推动牧民从生态利用者转为获益者

新京报:三江源国家公园初步摸索出一套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治理模式,具体内容有哪些?

王湘国:从管理机制上来说,经过5年试点,形成了以管理局为龙头、管委会为支撑、保护站为基点、辐射到村的新管理体制,从上到下理顺了自然资源所有权和行政管理权的关系,实现了试点区生态环境国土空间管制和自然资源统一执法,有效根治了管理“九龙治水”、执法“碎片化”顽症,实现了集中统一高效的保护管理和执法,实现了“一件事由一个部门来管”的目标。

新京报:三江源国家公园在原住居民生产生活和生态保护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王湘国:我们坚持社区共管,推动牧民从生态利用者转变为生态守护者和获益者。协调推进原住居民生产生活和生态保护工作,按照“一户一岗”确定生态管护员17211名,户均年增收21600元。“一人被聘为生态管护员,全家参与生态保护”的新风正在兴起。我们和当地政府对生态环境保护这块工作达成一致,形成共识,特别是实行了“一户一岗”的责任以后,老百姓(603883,股吧)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得到了很大提高。这样一来,省、州、县、乡、村生成了一个生态保护的网格化的体系,也促进了当地的社会治理的能力。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原局长乔纳森·贾维斯评价,让世代居住在试点区内的牧民参与国家公园生态管护,这是中国国家公园建设中的一大亮点。

最大限度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干扰

新京报:三江源国家公园在增强国家公园联通性、协调性、完整性上会有什么新的进展?

王湘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会将野生动物主要栖息地以及格拉丹东等源头以成立分局的方式,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使生物多样性得到系统保护。严格管控国土空间,48宗矿业权已全部注销退出,试点以来没有新增的开发项目和经营活动,强化准入审查,最大限度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的干扰。

今年年底,三江源国家公园将正式设园。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将全部纳入国家公园,面积将达到19.07万平方公里,加上原有10个没有纳入国家公园的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分区4.47万平方公里,面积达到23.54万平方公里,三江源将成为中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公园。

新京报:三江源国家公园在山水林田湖草的一体化管理保护上有哪些成效?

王湘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着力对自然保护区进行优化重组,增强联通性、协调性、完整性”的指示精神,按照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管理保护的原则,我们对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3类9个保护地进行功能重组、优化组合,有效解决了保护地人为分割、各自为政、条块管理、互不融通的体制弊端。统一规划、同一谋划资金这样能起到一个事半功倍的效果。

打造生态旅游目的地让老百姓有更多收入

新京报:在促进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上,三江源国家公园有着怎样的绿色发展模式?

王湘国:获批的三江源国家公园第一个特许经营项目昂赛大峡谷漂流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昂赛雪豹自然观察2个特许经营项目在杂多县落地生根。

下一步要通过引进公司将当地老百姓的生计结合起来,让老百姓从单一的草地畜牧业转型为向导、导游、公益行动者,参与到旅游、环境教育和自然资源体验中,把生态旅游目的地打造起来,让老百姓有更多的收入。另外,组建牧业合作社,牧业合作社的产品卖给公司,公司拿出加工环节的红利给老百姓一些分红,这对生态畜牧业有很大的促进。

新京报:国内外的国家公园在文化内容的展示上有哪些差异?

王湘国:2018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原局长乔纳森·贾维斯来做交流,他以黄石为例,说黄石公园就像一张漂亮的照片,它是静止的,它里面没有文化,没有人,黄石公园当初是为了保护野牛,最后把印第安人都赶出去了。而我们的国家公园有牧民,还有文化。我们要做文化产品。唐卡、毛绒编织品等,作为产业发展起来,也属于特许经营范畴,这样可以更好地给老百姓创造就业机会和收入渠道。

依据资源禀赋科学合理发展畜牧业

新京报:有种说法,草地畜牧业这种生产方式维持了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稳定,你怎么看?

王湘国:三江源国家公园是生态系统的保护,涉及水源涵养地的问题、水土流失的问题、生物多样性的问题。千百年来,牧民就在这里生活,也没有造成大的破坏,管控好就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以往造成的生态恶化遏制住,把原有的优秀的、朴素的保护理念发扬光大,顺应自然尊重自然,依据现在的资源禀赋科学合理地发展畜牧业,不能一刀切。比如没有牛羊的踩踏、毛发携带草籽,粪便给草场施肥,草场也长不好。

我们要求核心保育区里不能发展生产型畜牧,可以是自足式的畜牧,解决自己喝奶吃肉的问题。在一般控制区,要求走生态畜牧业的路子,就是牧业合作社,把家畜、草场入股。除了放牧员,其他人手可以去干特许经营、交通运输等。

新京报记者 刘旻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