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逆变器,风再起

10-09 每日财报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逆变器,风再起

逆变器,风再起

除了增量扩张,存量更新也是一个不小的市场空间。

逆变器,风再起

文/每日财报 刘雨辰

太阳能(000591,股吧)光伏发电过程中,光伏组件所产生的电流为直流电能,然而并入电网需要的电流为交流电能,光伏阵列的电流输出并不直接符合电网的质量要求,所以各类光伏电站均需要使用逆变器将直流电变换为交流电从而接入电网。

随着储能商业化的加快,逆变器必将进入新的增长通道。

存量更新,增量扩张

光伏逆变器根据功率大小可分为三类:集中式逆变器、组串式逆变器和微型逆变器。在三大类光伏逆变器中,集中式逆变器与组串式逆变器近年来都占据了全球约95%左右的逆变器市场份额,其中组串式市场占比呈现稳定增长形式,由2018的60.4%增长至2020年的66.5%。

近年来逆变器价格的不断下降,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统计,2020年我国集中式逆变器和组串式逆变器的平均价格分别下探至0.11元/W和0.18元/W,而大型地面光伏系统和工商业屋顶分布式系统的初始投资成本分别为3.99元/W和3.38元/W,逆变器成本仅占3%-5%左右。

逆变器,风再起

光伏组件发电想要实现并网必须得经过逆变器的转化,因此光伏逆变器也随着光伏装机量的提升同步出现快速上升的趋势。根据中国光伏协会提供的数据,全球年度新增装机量由2011年的30.2GW上升到2020年的130GW,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7.6%,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270-300GW。而光伏逆变器从2014 年以来,年出货量已从39GW增长至2020年的185GW,年均复合增速高达 29.6%。

储能逆变器是电化学储能所必须的直接配套产品,兼备电储能与逆变的功能,必将随储能的普及而放量。

从装机量来看,电化学储能的装机量在2018-2020年分别达到了 0.68GW/1.07GW/1.71GW,年均复合增速高达90%。7月23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5年我国新型储能装机规模超过30GW。截至2020年底,国内新型储能的累计装机规模只有约3.27GW,也就是说,未来五年,我国新型储能的装机规模将有八倍的增长空间,逆变器迎来另一个增量市场。

除了增量扩张,存量更新也是一个不小的市场空间。

光伏组件的使用年限约25到30年,但逆变器的使用年限只有10到15年,全球光伏行业在十五年前进入快速发展阶段,IHS Markit 统计,2020年全球逆变器替换需求为8GW,较2018年已实现100%的增长并且有望在未来5年期间保持1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2024年达到15GW,这是非常可观的新增需求。

向外进攻

光伏逆变器的技术门槛并没有多高,最主要的是要具备成本优势,东吴证券(601555,股吧)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我国光伏逆变器的售价低于国外售价50%左右,这极大的提高了本土企业的竞争力。2012年的时候,全球出货量前10中只有阳光电源(300274,股吧)一家中国企业,而作为光伏逆变器发明者的德国企业SMA在2012年以前全球市占率一度达到30%以上。

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据Wood Machenzie,2020年全球光伏逆变器企业出货量Top10中国内企业占6席,华为和阳光电源构成了全球光伏逆变器企业的第一梯队,2020年出货量分别为41.7GW和35.0GW,占全球出货量的23%和19%。SMA、Power Electronics和Fimer三家企业代表着在2014年以前主导逆变器市场的欧洲势力,合计占据16%市场份额。

逆变器,风再起

国内上市企业中,阳光电源逆变器业务收入远高于其他可比公司,2020年光伏逆变器收入75.15亿元,锦浪科技(300763,股吧)、固德威和上能电气2020年逆变器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0.19、15.23和9.53亿元,对应逆变器出货量分别为33.52、8.92、7.02和5.97GW。

华为在2010年开始组建光伏逆变器产品线,正式进入逆变器市场,到2014年就追赶上阳光电源,并在2015年超过阳光电源登顶,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口量第一的公司。最近两年,华为逆变器业务竞争力有所下降,一方面是人员和管理层的分化,另一方面华为的业务管理更规范,纳入正式管理机制之后在研发上投入上减弱了。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压,客观上对华为造成了一些影响,华为的美国市场也已退出2年,市场地位有所滑坡。

国内厂商的平均每瓦逆变器出货带来的销售收入都低于海外逆变器厂商(阳光电源锦浪科技均在0.22元/W附近,SMA和SolarEdge分别为0.53和0.63元/W),但利润空间却比海外企业大。以阳光电源和SMA两家产品线齐全的产商为例,2020年阳光电源逆变器业务毛利率为35.0%,而SMA仅为16.3%。这也就意味着国产逆变可以继续依靠其价格优势与中国快速增长的光伏装机规模继续加速全球化渗透。

另一方面,逆变器的成本在整个光伏系统中占比仅在8%-10%左右,但如果出现故障会导致系统大面积瘫痪,因此客户会倾向于选择行业应用经验丰富、市场口碑良好的头部品牌。并且客户接受某一品牌后,会倾向于建立长久、稳定的合作关系,忠诚度较高。2020年,彭博新能源财经通过向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方发放问卷等形式,对逆变器品牌的可融资性进行了调查。阳光电源以100%的得票率当选“全球最具融资价值的逆变器品牌”,华为位居第2名,共有9家中国企业上榜,影响力和地位可见一斑。

最近几年,逆变器CR3的市场份额稳定维持在 50%附近,CR5维持在60%左右,CR10几乎占据了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2020年更是高达80%。光伏逆变器行业市场的集中度逐季度提高,洗牌加速、强者恒强成为行业当前主旋律,因此投资者只需关注头部企业即可,后排企业机会不大。(每财网出品)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删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