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10-07 字母榜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22分钟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xxx经理”拍了拍我并跪下叫爸爸。

当这几个字出现在微信工作群的时候,陈米差点窒息在办公室。这是一个一百多人的工作群,而当看到拍他的是他直属领导时,陈米直接社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躺在棺材里。”

“他尴尬,我尴尬,拍一拍这个功能一尬就是两个人的尴尬,领导还不会撤回。”于是,在拍一拍沉寂一分后,领导又发了一条让他去办公室的消息,以便缓解尴尬。

这条拍一拍后缀是陈米和朋友们开玩笑一起改的,这事发生后,陈米默默取消了后缀。

在社交平台,微信和社死一起搜索,随处可见的就是网友分享的“社死现场”。而如果要票选出微信上最社死的一个功能,那么可能就是“拍一拍”。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张小龙说,拍一拍是微信史上仅需一行代码的有趣功能,让用户“像蚂蚁一样打招呼”。然而在年轻人的世界,拍一拍变成潘多拉魔盒,有时候原本想像蚂蚁一样打招呼,却在不断的“误拍”中体会社死。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对职场人来说,微信上的社死危机四伏,“拍一拍滑铁卢”只是其中之一。

近日,微信更新功能上线了群聊折叠功能,可以选择将一些群聊在聊天列表中折叠,对话被固定后,就不会被新消息顶起来,这无疑是件好事——大大减少了“想分享沙雕图片给置顶的好友群,结果电光火石之间工作群有新消息并且抢占顶部,于是我把沙雕图发进了工作群”的尴尬。

然而,从网友的反应中可以看到,社畜们远没有得到救赎,社死还是轻易地在微信上发生着。能不能有个发送信息确认步骤?能不能延长撤回的时间?能不能让PC端更换聊天背景?职场人被发错消息的恐惧支配着,发消息1秒钟,确认对象1分钟。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在豆瓣47万人的“社会性死亡”小组,微信成为社会性死亡的高发区。对于职场人来说,微信社死更是常见:手滑不小心拍到同事、屏蔽同事朋友圈被发现、把同事设置聊天免打扰、把摸鱼消息发到工作群、群发消息变成群聊、视频号能看到好友点赞过的视频、想修改在群里的昵称结果直接改了群名、想给群加个备注结果直接改了群名......这样的社死现场不断地提醒打工人:珍爱工作,慎用微信。

字母榜(ID:wujicaijing)和五位职场人士聊了聊他们的“职场微信社死现场”,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许闫,26岁,出版社从业者

“xxx”拍了拍易洋千玺的老婆

我在公司一直都是比较乖巧且腼腆的形象,平时也不怎么和大家交流私生活,朋友圈转发内容都是一些新闻和行业相关内容。其实是因为,我发的一些比较逗比欢快和明星有关的内容,都屏蔽了公司同事。

然而,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包装的内向人设,都因为微信的拍一拍而破功。

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里加班。然后一个二十多个人的群里,屏幕上突然出现了:

“xxx”拍了拍易洋千玺的老婆。

而上一条消息正是主管发来的一个链接,再上面也都是收到、收到、好的等之类的工作回复。原来,主管甩了一个链接给我,让我把这个链接里的内容修改一下。他原本是想要艾特我的,结果不小心拍了拍我。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当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想装死,那样大家就不会知道群里这个“易洋千玺的老婆”是我了。

就在大家沉默不发言,我在电脑前手拍桌、头砸桌的时候,这位80年生人的主管又在群里接了一句:“小许,你结婚了?”

社死真的就在一瞬间。当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都愣住了,这是我和小姐妹一起商量改的后缀。群里不仅有80后,还有几个90后姑娘,还好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同事在群里发了一个表情包,缓解了尴尬的气氛。我只能解释一下,“不是,这是我偶像”。

当然,最让我社死的是,这个后缀,让我长期以来树立的乖巧形象坍塌了。

我以为这就结束了,结果,第二天到公司,主管直接喊我,“易洋千玺的老婆,来我办公室一趟”。

我当时正在喝水,听到老板这样说的时候,我的脸整个涨的红彤彤的,差点被呛住。我还注意到好多道眼光看向我,伴随着一些低笑声,我尴尬的恨不能原地爆炸。

但也是因为这件事儿,在办公室,我开始和大家慢慢的交流起来。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赵洁,28岁,互联网行业从业者

朋友圈屏蔽同事被当场发现,我无地自容

被同组的同事小a看到我朋友圈屏蔽她的时候,我瞬间头皮发麻,尴尬到耳鸣。

我和小a关系一直很微妙,处于半竞争但是见面还是笑着招呼的关系,毕竟同在一个办公室,还在一个小组,谁都不想撕破脸。而这种微妙在被她看到“我朋友圈屏蔽她”之后,连见面点头都没有了。

有一天中午,同事几个人在茶水间聊天。我最近把朋友圈精心装扮了一番,删除了一些中二言论,和一些友转内容,现在的朋友圈“高大上”,不仅有小众音乐,还有画展分享,和一些在我看来很文艺的内容,我就想着给大家分享一下,于是我就让三个同事点进去,评论一下我的朋友圈装扮。

就在我们谈论的时候,同事小a走过来,大家互相打了声招呼,她就坐在了我的正对面。她在问我们在看什么,大老远都听见了笑声。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个同事就主动说在欣赏我的朋友圈,并且招呼小a也点进我朋友圈看。我当时正和另一个同事讨论我分享的一首音乐,也忘记了我朋友圈屏蔽了小a这件事。

所以,当小a沉默,并且古怪地看向我的时候,我也感受到了朝向我的眼神,并且在一瞬间想到了屏蔽她的这件事儿。

关键是那个同事还凑到小a手机面前,边看边说,“你看她昨天那条朋友圈,那个书柜我好喜欢啊......”话还没有说完,这位同事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哎,你怎么没有?”

当然没有了,小a的朋友圈只有两条横杠和中间的一个点。

这句话说出来,其他两个同事也都发现了不对劲儿,看看小a,看看我。虽然我和小a不太对付,但是当时的那种感觉,真的是无地自容,现场沉寂了一分钟,小a当无事发生之后就走了,另外三个同事也都先后走了。

后来,我和小a好长时间都不说话,直到我离开这家公司,我想着把这件事说开,毕竟我也走了,于是给她发了一大段内容。然而,她已经把我删了。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24岁,成华,影视行业从业者

微信群发变群聊,把前领导和现领导拉到一个群

新年第一天,我就微信社死了,新年只剩下了尴尬。

过年的时候,要给太多人送新年祝福。工作同事人数太多,要一条一条复制粘贴,也很麻烦,我就想着群发祝福。

于是,在给一个同事的微信祝福里点击了转发,然后又点了创建新的聊天,选中了我的前同事,现同事,还有前领导以及现领导,以及个别同行,一共有30人,然后就点了发送。

而当我返回聊天页面看到突然出现一个新的聊天群的时候,我还好奇点进去看了一下,谁在大过年新建了一个群,当我看到上面显示“你邀请xxx、xx、xxx加入了群聊”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懵的。

还好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群发新年祝福竟然变成了新建群聊,还把前领导和现领导拉倒了一个群里。我当时尴尬到在床上打滚,特别崩溃,真真切切体验了一把社死现场。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我想着,这是我建的群,我以为我删除退出,大家就看不见了,群也就解散了,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结果,并没有。

当我在床上为自己的行为扑腾的时候,我的某一个同事给我发来了一张截图,问我在干什么?为什么自己走了,留下一堆人面面相觑。

在发来的截图上,有人打出了一个问号,还有人发了个句号,关键是我的现任领导发了个表情包。

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我赶紧让现同事把我拉进群里,然后我就给大家解释道歉,发了好几个对不起,发的时候,手都是抖动的,我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脸都直接憋红了,最后我说大家自行退群吧。后来,我是不想再看见这个群了,所以,我还是先删除退出了。

虽然新年祝福群发很正常,但是我这种把同事和领导拉到一个群里发祝福的行为,很明显给人一种我很敷衍的感觉。以至于大年初一,领导在群里发红包送祝福的时候,我都是到当天晚上最后一个默默的抢,抢完之后发了个中规中矩的表情包。

后来,我才知道微信的群发是有专门的群发助手的。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莫春,26岁,教育行业从业者

吐槽同事的话不小心发到公司大群

在职场上,我受了委屈,经常会在好友群里吐槽同事,但是当我把吐槽同事的话不小心发到公司大群的时候,我真的是想直接火化自己。

晚上十点左右的时间,我正在好友群吐槽同事。然后就选择了和同事的聊天记录,合并转发到好友群里,转发之后,我还强调了一些事情发生的原因和背景,以及对她的不满之处。

当时,我的情绪很激动,非常愤怒。

所以,原本一切正常,但是就在我转发下一个聊天记录的时候,突然工作群跳到了聊天界面的第一个,在选择转发的时候,我没有看清,习惯性的就选择了第一个群转发聊天记录。发过去之后,同样我在群里发了几句话,说那个同事哪里做的不好,并且一些问题处理的还没有我处理的好之类的话。

然后,就有一个人突然出来说了一句话:“你干嘛呢”?接着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出来说“我看到了什么”。

当时,我真的是脑子都停止转动了,这不是好友群,而是一个五十多人的工作群。我赶紧撤回了上面几个消息,并且祈祷同事没有看到。其实,我和这个同事在公司的关系还好,只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有些不满而已。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但是被全公司的人看到,我在吐槽同事,并且转发了她的聊天记录,就让我真的好想原地辞职,不想再面对同事们。还好,在之后的工作中,这位同事也没有提起当天晚上的事情。

当时的氛围太窒息了,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也从那家公司离开了一年了,但是每次想起这件事儿,当时的那种窒息氛围感,就跟刚发生的一样。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李泉,27岁,内容公司运营专员

请假生病在家,结果微信运动步数曝光了自己

作为一个职场人,我们公司氛围还是比较轻松的,所以每个月基本上我都会请假一天。有一次,而当我实在找不到其他请假理由的时候,我提前用了“特殊时期”要请假在家休息的这个理由。而实际上,我是出去和朋友们爬山去了,因为她失恋了,需要发泄。

就在我以为一天请假完美结束的时候,晚上十点多,微信突然弹出了消息,有一个人赞了我,我还好奇呢,从来没有人给我微信运动点赞,结果点进去发现,这个人竟然是我的老板。

那一瞬间,我想了好多,生存还是死亡,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请完假之后,主管还跟我说,让我多休息。我还回复了,嗯嗯好的。我不知道老板是不是知道我请假骗了他,故意提醒我还是他以为我是去的医院。

我把消息发给我的好友,并且问她,我要是跟老板解释我去了医院会不会多此一举。好友直接说:你去医院也不会走2万+的步数,不用解释。

虽然好友安慰了我,但是我还是无法放宽心。

此时,懊悔居多。我竟然忽略了微信运动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平常工作两点一线,运动步数从来没有进过好友前三十的人,我基本上从来不点进去看,也从来没有人给我点过赞。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占领了一百多人的封面,成为了当天运动步数第一名,2万+。

而这一天到来,我却开心不起来。从此,我也就关闭了微信运动。

(许闫、赵洁、成华、莫春、李泉皆为化名)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打工人微信社死现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