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10-07 摩根频道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9月28日,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闭幕,在其“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集中展现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安全等领域新技术与新产品。

然而,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另一端,国内以商汤科技为代表的聚焦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AI四小龙在集体踏入了IPO的征程。

AI四小龙作为国内人工智能的新秀,此次扎堆IPO,不禁让人感叹人工智能行业现如今“内卷化”的严重性,除了商业领域、技术领域的内卷外,连进入二级市场都开始“卷”了起来。

不过,或许对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为代表的四小龙来说,多年高投入的研发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已经使得其走向不得不上市来证明自己长线价值的状况。然而,资本市场加上“杠杆”,真的能让AI四小龙摆脱当前的困境,再度起飞吗?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三高”青年们,

猜忌链里的“内卷化亏损”?

2021年7月9日,在WAIC商汤科技企业论坛上,著名科幻作家、《三体》系列作者、“雨果奖”得主刘慈欣宣布加盟商汤科技,担任科幻星球研究中心主任,未来将用AI共造沉浸式三体世界,去突破世界的“次元壁”。

然而,当沉浸式三体世界依旧归于“雏形”概念时,以商汤为首的AI四小龙们似乎已经卷入了三体世界中猜忌链“内卷化”的主要设定之中。

而且类比于商汤科技当下一波又一波所尝试更多的细分领域,并且与工信部标准版研究院共建AI算力及芯片评测联合实验室,足以看出其想避免“同质化”,打出“差异感”的努力,从反方向佐证了当前人工智能领域“内卷化”程度。

然而,就目前来看,AI的商业化落地场景有限,“AI四小龙”都在安防、金融领域进行竞争。大方向的“异曲同工”,部分垂类业务的重合,使得竞争者之间从避免同质化走向了同质化。

比如,在安防和智能手机领域投入很多的旷视,对于安防中基础所用到的人脸识别、视频分析、图像识别等技术,也是商汤科技和依图科技的主要技术方向。同时,旷视与商汤在智能手机业务上的客户多有重叠。可见AI四小龙早已经在“同质化”中挣扎已久,难以跳脱出这片“相似”的泥沼。

然而,在垂类领域上“内卷化”更为严峻,除了AI四小龙相互之间的摩拳擦掌,还少不了原来赛道上老玩家与大企业。

在智慧城市方面,腾讯有数字城市、京东有城市计算、科大讯飞(002230,股吧)有讯飞超脑、百度有AI CITI、平安科技有智慧城市云,这还只是赛道上“玩家席位”的一角。而在城市物流网上,前有海浪威视这种占位多年的行业老大,后有华为一众大规模科技企业。

可见,AI四小龙想要在当前大环境下脱颖而出,则要不断投入更多的资金、挖掘更多的人才、开探更广的领域,为投资人与社会讲述一个令人“憧憬”、如“找不同”的故事,周而复始形成了“高成本、高人才、高成本”三高体型“内卷反馈链”。

这种内卷下,AI四小龙为了避免掉队与早日跳脱出困境,对于研发投入只能是越来越高,亏损愈发严重。

据招股书显示,商汤科技2018年—2021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4.33亿元、49.58亿元、121.58亿元、37.13亿元,三年半累积亏损242.72亿元。

商汤科技过去三年半时间的研发开支达到69.91亿元。具体来看,2018年至2020年度及2021年上半年,其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45.9%、63.3%、71.3和107.3%。可见其研发投入占比,随着近年来收入的提高,还在不断提升,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

AI四小龙中其他成员情况亦然,2018年—2021年上半年,旷视科技三年半累积亏损146亿元,云从科技三年半累积亏损近29亿元;依图科技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总营收不及15亿元,却累积亏损72亿元。

不禁令人感慨,“三高”青年们也无法做到避免“同质化”下的合理“内卷”。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横向加“杠杆”,

翘起的是“市场”还是“黑洞”?

据公开信息显示,近十年时间中,人工智能赛道融资总额超8288亿元,可以见得资本的看重。

毕竟,对于前期研发需要大量资金的AI新人来货,保障自身资金链正常运行,避免不了向资本市场讲故事,通过融资来维系资金池。对于AI四小龙来说,旷视科技从成立至今已经走过第10个年头,商汤科技据天眼查APP显示已经历了10轮融资,总金额将近400亿,自身估值超过120亿美元。

然而,目前为止AI四小龙的任意一家公司,都在面临着持续亏损,仍旧没有找到最合适的商业化落地场景。这样的境地,加上行业当下逐渐进入“平缓冷静期”,AI四小龙们或许未来很难再拿到巨额融资,再加上每年高投入与高亏损,四小龙们已经走向了不得不选择上市的境地。

不过,上市对于AI四小龙来说:或许,并非是“一劳永逸”,而是更加“残酷战场”的开端。

首先,企业上市后,在获得的融资与各种社会网络资源加持外,同时,还会受到社会网络的监督与制约。资本市场犹如给公司加了“杠杆”,把优劣两端统统放大;并且由于公司财报等走向透明化,一旦出现问题,则很快会在二级市场所显现,如若不能快速解决,将形成差者愈差的恶性循环。

所以说,谁又知道市场这根“杠杆”翘起来的是市场本身,还是一个即将吞没自己的黑洞呢?

其次,资本市场一只都是急功近利不讲规律的。就正如“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自2020年7月20日上市后股价很快触及297.77元/股,市值接近1200亿元。

然而,一年多时间寒武纪业绩上并没有太多起色。从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9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2.02亿元的亏损进一步扩大。如今,股价最底已经跌破80元/股,犹如短短一年犹如过山车一般。

所以说,或许资本市场不会希望自身加码的是另一个“寒武纪”。上市之后,AI四小龙又该如何保障自身在二级市场内走向的稳定,给予投资人信心,这将成为AI四小龙不可回避的一个坎儿。

如若想股价稳定或者一直呈上扬趋势,或许避不开三个方面:

一、行业自身处于投资的“风口”上,处于发展的火热期。然而当下,人工智能概念诞生的促动期与最高期望的峰值点已经过去,整个行业处于一个平稳发展、技术累积期,等待整个行业技术成熟时期的共同爆发。

二、行业受政策影响,有重大利好。比如当下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有国家大力的扶持与补贴。从“十三五规划”到“十四五规划”都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三、企业本身有良好的“战略性”部署,或者已经实现长期盈利的趋势,造就自身商业模式产业链闭合。或者,在某一特定领域细分赛道上,让市场看到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企业现拥有与研发进程中的技术不可取代,有自身的“市场独占期”。

然而,这对于AI四小龙来说暂时都是不具备的。

首先,AI四小龙每一家公司现如今都在持续亏损状态中,暂时看不到即将盈利或者实现盈利趋势的可能性。

其次,拿商汤举例,旗下业务面涵盖自动驾驶、增强显示、面部识别、图像识别、智慧城市、影像分析等等。但是,其在每一个垂类里面,都不能算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并且,AI四小龙的擅长点都有“可被取代性”。例如智能手机方向上,旷视科技与商汤科技业务客户的重叠,那么两者之间在共同客户就能相互被取代。

哪怕跳脱出四小龙相互之间竞争关系来说,大环境中存在的老牌玩家与大厂都是“可怕”的存在。

虽然旷视科技人脸识别技术,早在2014年就达到了97.27%的准确率,还与阿里合作,为支付宝早期提供刷脸技术支持。然而,当下支付宝的人脸识别系统已经完全是自身自研团队,取代了早期提供技术的旷视科技。

并且普通人对于95%以上的人脸识别技术并未有太多使用感上的差别,所以说,在技术上细微的竞争优势,很难转化为市场竞争中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形成独有的技术壁垒。

而且,在当下或者未来互联网的发展进程中,仅仅从人工智能层面来说,比技术更为重要的是大数据的支持,在“AI内卷化”的当局,有能力的大企业不会把自身数据共享或者可以采集到的用户数据的应用层赋予第三方公司。

那么,在未来的竞争中,自身技术的“可被复制性”与大数据的“片面性”都能成为AI四小龙未来道路上的致命一击。

不过未来之所以叫做未来,就是因为未可知。当下“元宇宙”的概念愈发火热,世界范围内的科技大小厂都在持续加码,都把“元宇宙”与“未来”划上等号。

而对于“元宇宙”概念来说,如若由“虚”为“实”,需要众多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去打造次元世界的精细度。而那时候,AI四小龙若仍旧深耕于自身所坚持的人工智能细分领域,我们或许会看到一条“商汤科技带你畅游《三体》世界”的广告,未尝不能当上一次“风口上的猪”。

不过,在下一个“风口”到来之前,AI四小龙不管上市成功与否,能做的或许只能说默默深耕技术发展,持续累积,等待市场机遇与爆发。

摩根频道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AI四小龙冲刺IPO,能否迎来“市场独占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摩根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