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节日味道和时代的辩证法

09-30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7分钟

节日味道和时代的辩证法

【缘木求鱼】

幸福的感觉只能自己去寻找、去品味。

木木

快过节了。

住在密云的亲戚快递过来一袋儿栗子。一个个饱满、油润的板栗,透着“精气神儿”,仿佛在“叫嚣”——“吃我啊!吃我啊!”引逗得老赵翻出“珍藏”多年的铸铁锅,开始在厨房忙活着炒栗子。没多久,整个屋子就在翻炒栗子的声音里,热腾腾了起来。再过一会儿,随着清脆的栗子爆裂的声音时紧时慢地炸响,若有若无的栗香似乎就弥散得哪儿都是。

多年不练,老赵的手有点儿生,于是不停地“火中取栗”。一个被随机选中的热栗子,先是在两手间不停地跳来跳去,再被抽冷子掐一下、剥一下,不一会儿,一颗油油的、泛着嫩黄色光泽的栗子仁就被老赵捏在指间,先审视一番,再送到鼻下闻闻,随后扔到嘴里……老徐倚定厨房的门框,出神儿地瞧着,恍惚间,就觉得人世间的“时空穿越”,也不是什么难事。

栗子炒熟了,老徐剥一颗尝尝,满口甘香。不过,也就如此吧。想想小时候的感觉,虽然还是栗香满嘴,现在却已经不住回味;再琢磨琢磨,似乎少了“幸福”的味道。这也可以理解,幸福的感觉,从来都出自对比,还带了深浅不同的期待和大大小小的惊喜。

“穿越”回童年,老徐觉着自己当年对幸福的感受力还是很敏感、很强悍的,无论是过年前赖在厨房看着母亲炒花生,还是春日放学后爬树摘槐花儿、撸榆钱儿,抑或是因为偷拔学校旁边麦田里的麦穗儿,而被“麦田里的守望者”追得没命跑……所有的胜利之后的感觉,简直棒极了——那大约就是幸福。

吃——无论是口腹之欲的必要满足还是非必要满足,都是小孩子最重要的一个幸福感来源。就此而言,食物的极大丰盈,未尝不是现在的小孩子幸福感缺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平常跟小徐聊天的时候,老徐对童年一切与食物有关的回忆以及由回忆带出的满满的幸福感,很难对小徐有所触动——即使表现得有所“触动”,也是“礼节性触动”,小徐每每“摆出”的无感表情,总能引发出老徐深深的失落。

玩儿——大约就是孩子幸福感的另外一个重要源泉。至今,每当回忆起小时候在大院里没头苍蝇般疯跑瞎玩儿、或者放学之后不回家在学校瞎折腾的日子,老徐仍能咂摸出满满的幸福感,如果回忆的恰好是逃学的壮举,幸福感简直就爆棚。与“食物的回忆”不同,小徐对这类淘气故事,倒格外有兴趣,总是询问得很详细,听到自觉好玩、有趣的事情,往往会抱着肚子笑半天,嘴角也几乎咧到耳根去,老徐就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小孩子的落寞——也是,现在的小孩子,连逃学的自由也没有,甚至连逃学的想法也没有。

这种感觉,老徐能理解。如果非要表达得更理性一些不可,大约就可以这样理解:小孩子课后疯跑、瞎折腾的状态,或许,就是自由的抒发,就是天性的挥洒,既是追求、获得幸福的一种本能,也是对这种本能的培养和强化。相较老徐们的年少时代,现在的小孩子疯玩的乐趣和自由,毫无疑问要少得多。此多彼少,此少彼多,为了某种冥冥中的平衡,就难怪个个都抱个手机不撒手,就难怪大人们“事事关心”的措施一个个往出推。

这大约就是时代的辩证法?或许吧。若要评判,似乎也很难寻得孰好孰坏的标准。但有一点或许能达成“跨时代”的共识吧,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只能自己去寻找、去品味。当然,如果站在更超脱一些的角度观察,别管是否找得到,寻找本身,也算得上一种“另类”幸福,只怕你不肯或懒得去寻找。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