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康焰 医务人员背后,默默支持的人最让人感动

09-28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康焰 医务人员背后,默默支持的人最让人感动

康焰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右一)受访者供图

康焰 医务人员背后,默默支持的人最让人感动

新京报:如何看待“重症八仙”这个称呼? 康焰:本来说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但面临医疗救治的问题,就想到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们开玩笑地说,幸好有姜利教授在,否则变成了“八大金刚”。这个称呼有一定的意义和价值,让我们也有了更多的责任感,也有了更多信心来抗击疫情。 新京报视频截图

8月26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从扬州撤离,走的时候,扬州重型、危重型病人已经清零,剩余治疗工作交给了江苏省专家组。自参与武汉抗疫以来,与其他七位“重症八仙”一样,康焰也有大半时间奔忙在抗疫一线,从湖北武汉到黑龙江绥芬河、新疆喀什、山东青岛、河北石家庄、江苏扬州,从最初的“遭遇战”到后期的“阻击战”、“歼灭战”。而在这其中最让他感动的,是在背后默默支撑医务工作者的幕后英雄。

从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到有备而来的“歼灭战”

8月6日,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后,康焰启程了,这一次的目的地是扬州。8月7日抵达扬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时,东南大学副校长、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重症医学科学科带头人邱海波已经在坐镇指挥,ICU里收治着20多名重型患者。康焰抵达扬州后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对病人做好分层,因为不同病情的患者治疗方案并不一样。对于轻型普通型病人,更多的是早期关注,防止转重症;对重型病人会给予更密切的关注,恰当进行支持性治疗,尽可能遏制病情进展;危重型病人集中在ICU救治,医疗专家组成员每天会去给这些病人一个个临床查房,目的是让每一个病人得到最适合他的治疗,获得最好的结果。

康焰抵达扬州后不到三周的时间,重型病人便已清零。“在武汉是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后来是阻击战、歼灭战,我们是有准备的。”与支援武汉时所遭遇的情况相比,康焰说,随着一步步完善到第八版,实践证明,作为治疗新冠的指导性文件,国家版诊疗方案非常有效。

回想起2020年2月7日抵达武汉时的情景,康焰坦言,作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三批医疗救援队领队的他,带领着130人的队伍与新冠肺炎病毒打“遭遇战”时,其实一开始心里没底。康焰说,医疗队带去了很多重症救治物资,队伍里40%是重症医护人员,可谓有备而来。出发前,他承诺“一定要130个人出去,130个人完整无缺地带回来”。但抵达病区后,由于病区是从普通病房改建而来,从技术标准而言并未达标,供氧压力不够,加上每天防护服不够用,康焰和队员们的内心也会有焦虑、担心。

初到驻地酒店,他们又重新实践了防护服穿脱,并进行了感染防控培训,确保每个人都清晰地了解规范。一个星期后,很快走上了正轨。康焰说,基于一些时间的积累和经验,医护人员的防护越来越科学,此后走过这么多地方参与抗疫,对于新冠病毒,他已经是平常心态:“面对重症病人的救治,我们必须冲在前面,这是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中的刻骨铭心的痕迹,风险是有的,但在内心深处不会退缩。”

作为医疗团队的主帅,康焰当时要负责统筹规划,在极短时间将临时团队形成最大合力。但只要时间允许,他都会坚持每天在床旁查看患者,指导实施临床治疗。在武汉,康焰参与了医疗队第一例床旁气管插管、第一例深静脉置管、第一例拔管、第一例俯卧位通气、第一例有创机械通气患者外出CT检查等。

此后,康焰也一直在各地参与新冠肺炎重型患者的救治工作。当问及家人的感受时,康焰说,太太是一名麻醉医生,很理解他的工作。2003年SARS疫情时,他们医院虽然没有收到病患,但也在组织医疗队,他和太太都各自报名了,当得知对方报名时,两人也只是相视一笑。“和邱院长他们相比,我的时间算短的,家里人很理解,没让我操心家里事儿。其实我也只是换个地方继续工作而已。”康焰笑着说道。

感动于背后英雄的付出

从武汉回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再次回想起当初的抗疫情形,让康焰更为感触的是那些默默在背后支持医疗工作者的人们,有志愿者,也有媒体记者。

让康焰印象特别深的是一个志愿为他开车的小车驾驶员。那时,医疗队队员们基本都是从酒店到医院,两点一线,地方政府给每个队配备了公共交通汽车,满足医疗队的出行需求,所有驾驶员都是志愿者,他们日夜轮流值守,不能回家,基本两三个小时后就会有接送需求,经常晚上两三点、三四点,车上就会载着换班的医疗队员往返,“驾驶员都说没关系,只要打电话就会来接送,一天安排了10多个车次。”他们的辛苦,康焰和医疗队队员们都看在眼里。

让康焰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小车驾驶员。那时,他每天下午五点都要去武汉会议中心参与国家专家组的死亡病例讨论,在这个被医务人员开玩笑地称之为“过堂”的讨论中,会总结每一个死亡病例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让此后的救治更有效。从医院到武汉会议中心,单趟车程约需40分钟。为此,地方政府为康焰配备了一辆小汽车,满足其临时出行需求。其实,康焰可以自己开车前往,他也是这么对驾驶员说的,但驾驶员坚持要送。“他注意到我每次都会在后座打盹,坚持要开车,就希望我路上可以休息一下。而且每次他都会给我带一小杯咖啡,对我们这些支援抗疫的人,他们都心怀感激。”事后回想,康焰仍内心溢满感动。

康焰关注到的,还有那些与医务工作者一样奋斗在一线的媒体工作者。康焰还记得,在武汉时跟着他们在病房里一起呆了一个月的那两个“小朋友”(年轻记者),当医疗队撤离时,他们还没有离开,依然坚守在一线报道。“以前我对媒体的态度,是尽量避开的,但后来发现,病人的真实状态通过媒体正面传递给社会后,会得到社会的关注,让事情朝更好的方向发展。”康焰说,正是因为媒体记者的报道,武汉当时的真实状态、所面临的问题、更多正能量的事情才能及时传递给全国人民。在抗击新冠疫情中,背后有太多支撑着医务人员工作的人和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全民参与的行动,医务人员只是因为救治病患而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是社会对我们的褒奖,也是极大的认可。”康焰说。

目前,散发性的新冠疫情仍会在一些地方出现,“重症八仙”中的几人时不时会在某地“巧遇”,虽然在武汉之后8个人再未聚集,但在“重症八仙群”里,大家除了对彼此的关心外,也会关注和沟通各地的救治情况。在康焰看来,重症医学经受住了这次疫情的考验,也抓住机会得到了发展,被更多人所关注和重视,其所体现出的价值,会吸引更多年轻人投身其中,这是学科发展进入良性循环的新开端。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