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烟农朱金洪:一份中国农民丰收节特殊的礼物

09-26 中国农网
语音播报预计10分钟

在第四个中国农民丰收节到来之际,9月23日,朱金洪拿着自家金黄油润的烟叶来烟叶站交售,当天交烟收入超过1万元。卖完烟后,他阔步走进烟农休息室,“老张、老王,今天是我们农民自己的节日,我请你们‘下馆子’。”朱金洪得意的抖了抖外套,指了指售烟款到账的手机短信,叫上同村老乡,准备去镇上的餐馆搓一顿。

朱金洪算了算,按照当天的交烟收入,加上之前的交售收入和接下来交烟的收入,全年种烟收入将达到8万元以上,这是他年初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是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

年初,面对烟叶站技术主任送来的烤烟种植申请表,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小百户镇上坝村烟农朱金洪虽然已经栽种烤烟长达36年,却无奈的叹息道。“这个烤烟,我是栽怕了!”

“栽怕了!”不是因为朱金洪劳动体力跟不上,也不是他的种植技术落伍了,而是因为他家最近两年栽种的烤烟得了一种病——番茄斑萎病毒病。

番茄斑萎病毒病,主要是由于烤烟和马铃薯轮作、土地复种指数高等因素引起的,其特性是顽固性强、传播性广、病毒性大,烟株一旦感染,几乎都是大面积枯萎死亡。

去年,朱金洪种植了15亩烤烟,感染番茄斑萎病毒病的多达10余亩。“前期还长得好好的,团棵以后就一株一株的开始枯萎,尝试过各种‘土办法’和杀菌药物,都不管用,然后就是大面积的病死,最近两年都是这样,很痛心。”提起往事,一向嗓音洪亮的朱金洪也低沉了。

因为烟株得病,去年朱金洪卖烟收入仅3万多元,辛苦一年,只够成本。幸好有烟草部门“2260”高端特色烟叶开发项目的补贴,每亩有1000多元,才基本维持了全家一年的开支。

“因为这个病,我家的烟烤后太‘丑’了,我都不好意思拿来烟叶站卖,就怕大家笑话我。”朱金洪无奈的说。烤烟栽的好,一直是朱金洪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每次来烟叶站卖完烟,他都会意气风发的走进烟农休息室,一边抽着水烟筒,一边和十里八乡的烟农们聊天,说一说自己今年栽烤烟赚了多少钱,谈一谈自己明年是买一辆车还是加盖一层房。然而最近两年,朱金洪看见烟农休息室,都是绕着走。

所以,栽了36年烟的朱金洪才会说出“栽怕了!”三个字。面对种植申请表,朱金洪思考再三,一是如果不栽烤烟了,全家的收入哪里来;二是毕竟栽了30多年烤烟,是有感情的,立春育苗、谷雨移栽、立秋采烤...节令一到,干着自己熟悉的农活,让人心里安定。

于是,朱金洪决定今年再“赌”一年,在种植申请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申请种植烤烟17.8亩。“如果今年还防治不了这个病,我以后再也不栽烤烟了。”朱金洪暗暗下定了赌约。

朱金洪家不是个例。在上坝村,在小百户镇,因为番茄斑萎病毒病的泛滥,近两年全镇烟农锐减了900多户,减幅将近30%,对稳定地方财政收入、稳定种植规模、保障优质原料供给造成巨大冲击。

小百户镇,是曲靖烟草的一张靓丽名片,是云南省“2260”高端特色烟叶开发项目区之一,是全国首批国际型优质烟叶生产基地...如果把小百户镇比作一座皇冠,那么上坝村,则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曾经在这里开发的1000亩国际型优质烟叶样板,在全国田间评比中获得第一名,同时还承担过很多国家级、省级、市级实验项目。

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辛勤劳作的烟农们,承载了太多光荣与梦想。然而,因为番茄斑萎病毒病的泛滥,这里逐渐失去了往日荣光。

痛则思变。今年,曲靖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及时邀请省农科院、省烟科院的专家来实地调查研究,经过多次深入研判和专家会诊,曲靖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党委按照“我为群众办实事”总体规划,投入600万元专门用于小百户镇及周边地区番茄斑萎病毒病的统防统治。

春节刚过,朱金洪发现,在专业化育苗地里,防虫网由40目改换为60目,周围还插满了防虫蓝板...原来,统防统治从育苗阶段就开始了,这些措施都是为了从源头防止病毒传播。

在整地理墒、移栽、团棵、旺长等烤烟生产各个阶段,数架无人机在小百户镇的田间地头盘旋环绕,喷洒专配的灭菌药物...经过5次集中飞防,实际耗资269万元,共防治烤烟2.4万亩,防治马铃薯、玉米其他农作物2.6万亩。通过防治,烤烟及周边农作物番茄斑萎病毒病发病率仅2%。

看着自己清秀健壮的17.8亩烤烟,朱金洪知道,他“赢”了。

“我知道这次我十有八九是会赢的。因为这30多年来,我经历过‘双控’、试种红花大金元、花叶病防治等很多挑战,但每次都能在烟草公司的帮助下一一克服困难,我是相信他们的。”朱金洪说。

看着手机短信里特殊的节日礼物,朱金洪走出烟农休息室宽敞的大门,阳光和熙,微风正好,还是和当年一样,意气风发。

刘鹏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