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第三次分配如何发挥作用?国务院参事汤敏解读“共同富裕”

09-25 北京商报网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我国目前贫富差距有多大?共同富裕是不是要“杀富济贫”?如何推动共同富裕?对于这些问题,9月25日,在清华五道口云课堂“在线大讲堂”上,国务院参事、国务院扶贫办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进行了解答。他指出,我国收入差距仍然较大,推动共同富裕有必要性和紧迫性,然而,这不意味着要“杀富济贫”,而是推动存在一定差距的共同富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同时,要加强第三次分配从社会服务等多维角度发挥的作用。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第三次分配如何发挥作用?国务院参事汤敏解读“共同富裕”

我国收入差距仍较大

我国收入差距目前处于什么水平?这主要看基尼系数,基尼系数越高,收入差距越低,一般基尼系数在0和1之间。汤敏介绍,我国1995年时基尼系数还在0.389左右,相对来说比较低,到2000年左右以后,基尼系数快速上升。2008-2009年,一系列政策出台,基尼系数有所下降,目前还处持平中。整体来说,中国基尼系数曾经比较低,但是最近几十年上升比较快。

“从世界来看,中国的基尼系数在世界上排名较靠前,我们的收入差距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比较高的。”汤敏说,“还可以看到,德国、日本、瑞典等国,基尼系数不高,但工业也非常发达、创新也非常前沿,也就是说基尼系数低或收入分配差距小一些,并不会像很多人担心的那样,会导致企业投资、发展动力不足。”

2020年改革民意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公众认为目前我国收入差距非常大的占37.7%,比较大的占45.6%,两者合计为83.3%。

就城乡差距而言,汤敏介绍,“1990年时我国城乡差距还没有那么大,但后来差距越来越大。虽然农村收入增长比城市高一些,但绝对值差距还是在拉大。这与我国城乡二元化的经济、长期以来的户籍制度等都有关系”。

杀富济贫,鼓励创新回报

收入差距大的现实体现了我国推动共同富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不过,也有很多企业家开始担忧,推动共同富裕会不会通过“杀富济贫”的方式来实现?对此,汤敏表示,中央已经定调,共同富裕是仍然存在一定差距的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同等富裕,不搞“杀富济贫”,防止落入福利主义的陷阱,我们不能等靠要,不能养懒汉。

共同富裕过程中如何保护企业家的创业精神?汤敏表示,“目前有些调整,比如反垄断,一些大公司可能在从不规范的运作里在向规范调整,这并不是国家在政策上要劫富济贫,而是为了做得更好,不但现在要调整,未来也要调整。把收入差距分配缩小一些,还是允许有差别,企业家有回报,鼓励创新回报、劳动回报、对社会贡献的回报,反对的是垄断的超额利润,不规范造成的暴富情况,这样照样能够保护企业家创业精神”。

那么,如何推动存在一定差距的共同富裕呢?汤敏表示,首先,发展是硬道理,要把蛋糕做大,把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两件事情办好;其次,我们现在有4亿中等收入人群,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形分配结构,从世界经验来看,这种分配结构比较健康,未来很多政策措施要向这方面倾斜;此外,要充分估计实现共同富裕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齐头并进。

这主要通过三次分配的方式实现。第一次分配是按照市场和效率进行分配,第二次是政府通过税收调节分配,第三次是通过捐赠进行分配。

汤敏表示,中国税收在世界排名里并不低,通过地方转移支付、公共服务、教育、卫生、养老等,把税收再分配下去。我们的直接税收比较少,即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较少,更多是征收消费税。第二次分配改革的方向,要突出税制改革配套,在所得税方面收得更多一些。此外要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征收财产性收入,比如房地产税、遗产税,未来资本市场产生的一些税收等。

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要“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汤敏介绍,第三次分配即指捐赠分配,我国社会捐赠额每年都在提升。钱捐到了哪里?教育、扶贫与发展、医疗健康是主要领域,其中教育捐赠金额占比达到29.17%。在这些捐款来源中,61.71%的资金是由企业捐助的。捐款去向中,44.86%捐到了基金会,26.39%捐到了慈善会系统。

汤敏表示,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双富裕,不是仅仅物质上富裕而精神上空虚。推动共同富裕不能只在收入分配上做文章,而要从多维视角来制定政策和行动。老百姓(603883,股吧)的获得感幸福感是多维的,包括收入、财产、公共服务、社会环境、自然生态五大因素。因此追求共同富裕,也要考虑其他方面的均等发展,第三次分配更多的就是从社会服务等多维角度起更大作用。

老百姓的焦虑感来自教育公平、养老、卫生、健康等方面。汤敏指出,经过精准扶贫以后,我国义务教育已经不成问题了,在全国范围内辍学率已经非常小。问题在于怎样提高教学质量,如何解决农村教育质量问题。

他介绍,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就在着力解决这一问题。该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到今年8月,已经培训了8万多位教师,包括20个省级行政单位、202个区县、8678所学校,从而提高农村学校教师质量。

同样,针对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最难的还是在农村。第三次分配的重点也放在农村,即要培训村医。“我们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开展了一个项目,计划在3年内,轮训全国百万名乡村医生,计划联动博爱卫生站项目,资助硬件设备以更好地支持乡村医生培训,计划建立多点线下培训基地。”汤敏说。

汤敏强调,第三次分配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税收政策要给予适当激励,起到改善分配结构的补充作用。全国志愿者总数约为1.98亿人,要让更多的公益机构、更广泛的群众参与公益活动。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吕银玲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