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生来亏损的华为云业务 成为手机“断芯”消费业务受阻后的新增长线

09-25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生来亏损的华为云业务  成为手机“断芯”消费业务受阻后的新增长线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过去的一年里,芯片断供给华为带来的最大变化是,荣耀手机出售,华为消费者BG中最为核心的手机业务也在让出了绝大部分的高端市场份额。

危中寻机。在华为公司2020年最后一天公布的创始人任正非于企业业务和云业务汇报会上的讲话中,可以看到“黑土地”被再次提及。

任正非希望,华为云是可供千万家公司“种庄稼”的“黑土地”,他要求华为云在2021年加大软件架构、方法和工具上的投入,在华为硬件优势基础上,加强软件、应用生态的构建。

在这次讲话后,今年以来,华为云内部的组织架构频频调整,也进一步表明华为云在整个华为公司的战略地位再次提升。

先是1月末,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兼任起华为云与计算BG负责任人,之后到了4月9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为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则被任命为华为云CEO。

不过,时隔一个多月后,余承东的华为云CEO职位被免去,接替该职位的是曾担任过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的张平安。

针对组织架构频繁调整背后,华为内部的逻辑思考,徐直军在9月24日下午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等媒体做出了解答。

痛苦转型

“内部不是争论,是煎熬。”在与身旁的华为公司中国地区部总裁鲁勇对视了一眼后,徐直军如是说道。

在徐直军看来,华为云的定位从来没变过,将时间点拉回至2017年3月19日那天,他对外宣布华为成立Cloud BU,并以公有云服务为基础,聚焦重点行业,与合作伙伴一起构建云生态。

华为始终清楚,未来的趋势一定是走向公有云,但围绕“做传统IT服务器、存储的公司,与华为云短期是什么关系,长期又是什么关系?”以及“要不要做私有云”这个问题上,内部还是斗争了很久。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中国各地政府和企业们都建有自己庞大的IT部门,且都习惯于购买服务器、存储或私有云。“对于销售人员来说,私有云收入来得快,卖公有云服务收入来得慢。”徐直军透露,都知道公有云是趋势,但内部还是会“转不过来,华为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很痛苦的”。

期间,华为原本想把计算、存储和云放在一起来促进华为云业务的发展,因而成立了云与计算BG。但现实不允许,“市场上碰到一起就打架,就把它们分开,可分开还是打架。”徐直军称,内部冲突就要转型,“转商业模式很难,转销售队伍更难。”

特别是从“卖产品”转变到“卖云”的过程,徐直军坦言,“最难的不是研发,最痛苦的是销售。”他透露,今年干脆把云原生的组织全部放到云BU,在公有云业务上独立建销售队伍。

尽管转型过程痛苦,但徐直军说,“可喜的是,华为云活下来了”在他看来,组织调整的目标就是怎么让华为云更好地发展。谈及当下调整的方案,他说,“是把华为云面向云原生的业务全部由华为云自己解决。”

两极效应

在华为云BU成立之初,鲁勇就开始主持中国区的工作,因见证了华为云在国内市场发展的全过程,他用八个字加以总结,从“厚积薄发”到“后发先至”。

“2017年到2020年这三年间,华为云基本上在打基础。”鲁勇认为,市场是在2020年感受到了华为云的进步。

四年时间,被任正非称之为“黑土地”的华为云,也结出了可以被量化的“果实”。徐直军给出了一组数字,华为云已经聚合了超230万开发者,1.4万咨询伙伴、6000多名技术伙伴、云市场商品超4500个……

依据Gartner2020年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云是全球IaaS市场增速最快的“一朵云”,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第二、全球TOP5的云服务提供商。

快速增长之下,徐直军并不避讳谈及华为云“是一个亏损的业务”,不过综观整个市场,有竞争对手也亏损多年,华为在清楚现实下也有自身的规划。不过对于外界传闻,徐直军予以直接回应,华为云业务所带来的收入并不存在弥补消费者业务方面的损失。另外,“(华为云)没有上市计划,没有剥离计划,也没有出售计划。”

作为华为打造面向数字世界的一块“‘黑土地”,华为云的这一个定位,不单单之于外部各行各业的应用,“华为的树也需要一块土地。”在徐直军看来,如果华为云这块“黑土地”没有了,“我们的树种到哪里呢?”

成为底座

组织架构调整后,担任华为云CEO的张平安,看到华为云海外客户数相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20%,国内30多家汽车客户、220家金融客户,TOP50的互联网客户中有40家企业也选择了华为云。他表示,自己更关心华为云是否能成为全球政企客户选择的一个数字基础设施底座。

针对发展迅猛的政务云业务是否获得了相关政府部门支持的疑问,徐直军直言,政务云市场多年起伏变化,在各类公司竞争中,华为之所以从中脱颖而出,根本原因在于“华为从一开始就制定了面向政府客户发展政务云的模式。”?需要提及的是,华为云所坚持的“三不”政策:不投资,不入股,不成立公司。徐直军认为,做好政务云,并非卖设备那么简单,华为给每个政务云配备了一个团队去运营,从而帮助政府应用不断迁移到云上。他透露,近来华为云有意与合作伙伴沟通,改造过去非云服务模式的政务云。

“云的生意是要源源不断去做。”鲁勇的理解是,云服务商不仅在做云的销售,更多是持续地运营。而基于政务云的复杂性,华为在每一个政务云和产业云的基地都会派驻运营经理。

事实上,阿里、腾讯等互联网科技巨头也纷纷做起了TO B生意,甚至让政企市场成为了当下十分热门的焦点市场之一。张平安对互联网企业具备的数字化能力予以肯定,但他认为,这些企业能否将数字技术、云技术带到传统企业中去,才是接下来产业发展的关键。

面对千行百业对数字化和云化的旺盛需求,“公有云是我们的主线。”张平安称,华为云会把公有云上产品的竞争力和需求沉淀下来,通过云联盟打破过去割裂的云服务厂商格局,与合作伙伴一起服务全球客户;同时把今年全联接大会上发布的华为云Stack8.1、华为云开天aPaaS、盘古药物分子达模型等十项服务,开放给不同行业领域、场景的客户,加速各行业客户的云化、数字化进程。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