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上合组织吸收伊朗,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

09-25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语音播报预计9分钟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

9月23日,伊朗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外交政策委员会发言人马什基尼向立法机构伊斯兰议会强调,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打破国际关系不公平的不平衡,结束西方对伊朗的战略孤立,并将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他指出,吸纳伊朗也将使上合影响力抵达波斯湾,如果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则进一步抵达地中海。伊朗这一官方表态凸显德黑兰的长久战略考虑,而纳入伊朗对上合的确有利有弊,在增强实力的同时带来新的成长烦恼。

9月17日,上合杜尚别峰会决定开启第二轮扩员进程,启动接纳伊朗为正式成员的法律程序,这意味着经过两年法律和技术准备,申请并等待15年的伊朗将成为第九个上合成员国。这是一个改变多重地缘格局的重要事件,也是东西方力量此消彼长、东升西降的标志之一。

对伊朗而言,这是个历史性外交斩获,意味着继与塔利班新政权戏剧性地改善关系后,其战略纵深和商品市场又向中亚和远东大幅度推进。伊朗总统莱希18日表示,加入上合意味着将伊朗与亚洲的经济基础设施以及丰富资源联系起来。受困于美国长期封锁和制裁,以及与西亚诸国麻烦丛生,伊朗一直致力于“向东看”,在内贾德任期就倡议建立打通伊朗与中亚、中国的陆路铁路网,这与中国提出的构建中国、中亚和西亚经济走廊倡议不谋而合。

加入上合意味着伊朗国际环境和战略态势得到大幅度改善和优化,不仅将重挫1979年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伊实施的封锁和孤立,还因首次被重磅级区域组织接纳为正式成员,而大大提升国际地位,扩大地缘腾挪空间,增强外交撬动能力。

伊朗是历史文明古国,也是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大国,人口9000多万,面积164.5万平方公里,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巨大,产量和出口均居世界前列,GDP总量在中东仅次于土耳其和沙特,而且扼守波斯湾,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因此,伊朗加盟意味着上合整体实力和资源话语权得到有力加强,地缘影响力也跨越中亚直达波斯湾,并有望通过“什叶派走廊”达及地中海。

2017年阿斯塔纳峰会批准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后,上合即成为立足欧亚、影响全球的庞大区域组织:合计国土面积达3396.5万平方公里,约为欧亚大陆五分之四;总人口超过31亿,约占世界总数的44%;GDP总量达15万亿美元,超过全球总量的24%。4年过去,随着上合八国自身数字的增加,另得伊朗加盟,上合的地缘和经济分量可想而知。

印巴加盟意味着上合首次实现太平洋(601099,股吧)与印度洋的跨陆握手,伊朗加盟则意味着上合在坐拥欧亚腹地并兼顾两洋后,又西进亚洲中西部腹地,打通东亚、中亚和西亚正面通道。事实上,除宣布永久中立的土库曼斯坦外,热门候选国阿富汗已被上合成员四面合围,一旦条件成熟必然晋升地理核心成员。因此,伊朗加盟具有多重意义。

伊朗加盟算是水到渠成,天时地利人和。首先,上合组织今年成立20周年,正值生机勃发的“青春期”,因应时代变化和自身发展而扩容原本属于自然规律,更何况与其他区域性组织相比,上合一直审慎扩容。其次,伊朗克服两大入盟硬核障碍:2015年签署伊核协议后不再受到联合国制裁,近期又与上合成员塔吉克斯坦消除摩擦并获得其准入许可。更关键的在于,由于国际大气候变化,伊朗地缘位置近年明显上升,与中俄两国的战略合作日益密切。

但是,凡事有利有弊,也应当看到伊朗入圈带来的潜在风险和增员减效可能。伊朗素以地区超级大国自居,40多年来外交政策更是独树一帜,对外关系充满张力,是中东阵营化博弈和身份政治斗争中的关键角色之一,长期惯于强调自我主张而我行我素。因此,伊朗加盟可能增加上合内部整合难度,甚至可能将原本不属于该组织的中东复杂地缘矛盾掺杂进来,削弱组织凝聚力和黏着度。

其次,伊朗长期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关系不睦,善于在大国间纵横捭阖,精于撬动地缘杠杆以实现本国利益最大化。上合吸纳印巴两个南亚大国后,上合“一家亲”既没有缓解印巴间的传统紧张气氛,也没有软化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对华姿态。今年上合峰会阿富汗剧变原本是重头戏,然而,由于印度态度明显与中俄存在温差,削弱了上合对阿富汗问题“近水楼台”的地缘影响力优势的发言权。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