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默克尔比你想的有趣”

09-24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22分钟

世界政治即将翻过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篇章。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联邦议院将举行大选,默克尔将在新政府成立后卸任,进入“后默克尔时代”的倒计时已经敲响。

回顾默克尔执掌德国的岁月,她曾与四位法国总统、四位美国总统和五位英国首相打过交道。

从一名东德牧师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为德国首位女总理,被媒体称为“德国小姐”。随后,她又带领德国几度危机,三次连任,变成国际闻名的“铁娘子”,德国民众亲切地称呼她“妈咪”。

政治光环之下,默克尔是一个怎样的人?新京报就此连线默克尔传记《安格拉·默克尔:欧洲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Angela Merkel: Europe"s Most Influential Leader)作者、英国考文垂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马特·奎特鲁普(Matt Qvortrup)。

奎特鲁普表示,许多人不曾注意到,生活中的默克尔非常有趣,她喜欢开玩笑,无论是教皇还是总统,都是她模仿的对象。奎特鲁普指出,在处理问题上,默克尔会分析局势的各种可能性,权衡利弊,一旦果断决策,便头也不回。德国人甚至专门为这套决策方法起了个名字——“Merkeln”。

政治背后:“爱开玩笑、爱模仿的默克尔”

“默克尔比你想的有趣”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2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出席了全国大选前最后一次的德国联邦政府每周内阁会议。图/IC photo

新京报:在撰写默克尔传记之前,你与她有怎样的交集?

奎特鲁普:我与默克尔见面是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我以学者身份去布鲁塞尔参加欧洲峰会。在新闻发布会上,我见到了默克尔。我会讲德语,所以上前问她“作为一个保守派领导人,在经济方面,你为何遵循让国家干预的政策”,默克尔回答道,“我希望(德国)有尽可能多的市场经济,但在必要情况下国家也会出手干预”。

这种做法非常务实。在20世纪60年代,有一名社会民主党人也曾谈起同样问题,默克尔还引用了邓小平的话作为回复,“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新京报:在你们的交谈中,默克尔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奎特鲁普:(我们的对话)既平常又放松。其实,很多人都认为默克尔稍显无趣。但无论是在我写传记的过程中,还是在私下交流中,她都呈现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她爱开玩笑,喜欢开怀大笑,她还擅长模仿别人,很会模仿德国籍的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声音。她还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也会模仿俄罗斯总统普京。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她非常有趣。

新京报:在撰写传记之前,你和默克尔身边人做了哪些沟通采访,了解到哪些幕后故事?

奎特鲁普:为筹备传记,我尽可能多地与人们交流。我想分享的是默克尔第一次离婚的故事。默克尔的第一任丈夫非常低调,我没能直接采访到他,但从周围人中了解到一些情况。

那时候,他们的婚姻不顺已经持续一段时间。离婚也是件很麻烦的事,默克尔不断权衡利弊。直到有一天,她回到家对丈夫说,“我要离开你,你留着家具,我拿走洗衣机”,然后立即搬出了家。

多年以后,我们仍能在作为政治家的默克尔身上看到这种特质。她对每件事都非常认真,分析局势的各个方面,果断做出决定后,连头也不回。德国人甚至为此创造了一个词“Merkeln”来形容她的处事风格。

新京报:默克尔本人对你的传记有何评价?

奎特鲁普:我并不想只是唱赞歌,撰写过程中保持中立和客观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只在核查事实细节时才与默克尔办公室联系。他们为我提供了很多帮助,也没有要求我做出任何修改。

虽然我的书不是一本官方传记,但在书籍出版之后,我收到了一封默克尔的暖心回信。她写道,作为一名来自东德的牧师女儿,能有一个外国人专门为她写一本书,她感到非常荣幸。

这很有趣,默克尔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人了,她早已不只是东德牧师的女儿,(这封信)也体现了默克尔的谦逊。

执掌政坛:16年屹立不倒的“铁娘子”

“默克尔比你想的有趣”

当地时间2018年6月9日,加拿大魁北克,G7峰会第二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多国领导人同特朗普谈话。图/IC photo

新京报:梳理默克尔的从政生涯,关于默克尔的哪些细节让你印象最为深刻?

奎特鲁普: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政治生涯的头两年。最初,她还是量子化学出身的科学家。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默克尔投身政治运动。转过年来,默克尔不仅跻身德国议会的一员,她还成为了内阁妇女和青年部部长。

在许多人眼中,这不是什么重要工作。但在那个特殊时期,这恰恰是最棘手的工作之一。当时只有在东德的妇女有堕胎权,统一后的德国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国家,由许多有坚定天主教背景的人领导。默克尔的第一份工作基本上是为一个深受天主教影响的国家引入堕胎法律。她能完成这项工作,这让我印象最为深刻。

随后,她又当上了环境部长,主持了在柏林举行的首届联合国气候大会,自此以后她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知道如何不具威胁性地协商并找到折中方案。

新京报:你会选择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默克尔以及她的执政风格?

奎特鲁普:默克尔为人坚毅,稳重,有耐心。她的执政风格是“务实的”(pragmatic)和“科学的”(scientific)。

“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句话形象地指出了务实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默克尔沿用了类似的方法,必要的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发展并行。

默克尔不愿纠缠政治争论,她更想解决问题。她更以政策为中心,懂得听取意见,科学做出决策,所以我想用“科学的”一词来形容她。

默克尔也是科学背景出身,初见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时候,她非常紧张,她对自己说,如果我可以做好微积分、做好数学,那么我也能与优秀的人见面。默克尔有时也会被形容为“有权力的数学家”。

新京报:默克尔执政16年为德国和欧盟带来了什么?

奎特鲁普:在默克尔执政期间,德国社会变得不那么保守,整体环境对女性更加友好。

然而,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要比大多数德国选民更加保守,虽然默克尔已经领导了这个政党近20年,但她却没有基民盟那么保守。

关注女性、工人和少数群体权益,提出最低工资,这些想法最初并不来自于基民盟,而是来自其执政联盟,即社民党或自民党。因为默克尔本人很受欢迎,她能说服基民盟,如果想要保持执政地位,那么需要出台这些政策。

在欧盟事务层面上,默克尔起到了稳定局面的作用。她想要一个务实的欧洲,欧盟内部的会议已经被精简了许多,国家角色得到了加强。

新京报:默克尔曾12次到访中国,在这16年间,中德关系得到了怎么样的发展?

奎特鲁普:长久以来,德国与中国保持着务实、友好的关系。两国经济联系得到显著加强。德国也希望看到中国在国际组织,例如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发挥更多作用。

在环境保护方面,中德也有许多共同利益。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德国给中国邮寄了抗疫物资。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中德之间合作紧密,相互支持。在某种程度上,德国可以算是中国在西欧地区最好的朋友。

新京报:作为一名女政治家,默克尔也有“铁娘子”之称,另一个被称作“铁娘子”的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你怎么看两位“铁娘子”之间的不同?

奎特鲁普:她们的相似之处大概只有三点:都将头发染成红色、都是女性、都有科学家背景。

虽然是各自国家的领导人,但是撒切尔夫人总在进行意识形态斗争,并想要赢得争论。她在政治上更两极分化,要么是我的朋友,要么是我的对手。撒切尔夫人很少会让步,从这点来说,她和特朗普更相似。

而默克尔的动力是解决问题。她更加以政策为中心、更加务实,在与他人对峙的时候,默克尔会听取别人的观点,从而达成折中一致。

卸任在即:选举后的德国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默克尔比你想的有趣”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1日,德国斯特拉松德,德国保守派的基民盟候选人阿明·拉舍特举行竞选集会,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助阵。图/IC photo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默克尔留下的“政治遗产”?

奎特鲁普:即便在大选过后,默克尔也不会马上卸任。如果他们在12月17日之前无法成立新政府,那么默克尔将成为德国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

确定的是,大选后德国仍由联合政府共同执政。中国有句老话叫“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德国有很多“臭皮匠”,把他们聚在一起也会做出优秀决策。默克尔总是说,也许她是个聪明人,但她也有许多不了解的事情,会专门向“臭皮匠”学习。

德国人自有一套协商的办法。如果你是德国总理,那么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其他党派协商,接着再去欧盟和其他国家协商。

默克尔的“政治遗产”,主要在于她让德国政治变成了一场关于政策的讨论,“臭皮匠”可以提出改善的建议,默克尔在整体基础上做出决策。如果德国政治取得成功,那么其核心就在于他们越发懂得听取“臭皮匠”的建议。

新京报:德国马上就要迎来大选,有分析指出,这将是德国政治的转折点,德国或从此走上全新的道路,你对此怎么看?

奎特鲁普:从民调数据来看,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最有可能接替默克尔的总理职位,他曾多次出席G20峰会、G7峰会,还是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设计者之一,他很擅长处理全球事务,已经学到了不少“默克尔主义”(Merkelism)。

未来政府可能会由三个政党联合执政。目前来看,任何组建方案都会带上绿党。不过即便绿党进入政府,也未必会带来实质改变。

举例而言,绿党对俄罗斯多有批评,反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但社民党传统上对俄罗斯比较友好,出身社民党的前总理施罗德还在卸任后进入俄罗斯能源业工作。在相互妥协折中后,总体看来,选举后的德国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不论是谁出任总理,都会愿意稳定地沿用此前政策。德国的特点是,他们并不想破坏现状,不愿在所谓“高级政治”(政治术语,指国家及国际安全事务)中表现自己,不想参与到战争、外交争端之中。他们更愿意出口汽车、销售可再生能源技术,成为一个富足、幸福甚至无聊的国家。

虽然德国国内也有民族主义的声音,但这些声音并不占多数。许多民众仍对其侵略历史感到尴尬,他们也不愿意再被其他国家所憎恶,不想让德国在军事上成为超级大国。另外,在国际层面上,一旦德国追求成为更有权力的国家,欧盟中的其他国家也会首先提出异议。

新京报:有关默克尔卸任之后的生活也有许多猜测,欧盟委员会前主席容克曾提到,默克尔“非常有资格”担任欧盟最高职务,默克尔未来有可能到布鲁塞尔任职吗?

奎特鲁普:目前而言,可能性不大。现在欧盟委员会主席是冯德莱恩,暂时该职位还没有出现空缺。我想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默克尔就此退休,或许去某个大学担任教职,甚至重返量子化学领域,可以预见默克尔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更加放松。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校对 张彦君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