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09-24 西泽研究院 微信号
语音播报预计33分钟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作者:Ivan Krastev(索菲亚(002572,股吧)自由战略中心主席),Mark Leonard(ECFR联合创始人之一)

来源:ECFR,2021-09-01

编译:王嫄,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全文概要速览

1、如同欧元危机与难民危机一般,新冠疫情将看似团结的欧洲分裂为两大阵营——受疫情影响较小的北欧和西欧,以及受冲击明显的东欧和南欧。

2、部分欧洲公民亲历了疫情的病痛折磨,部分只是在经济层面遭受冲击(即财富受损群体),同时还有一部分公民并未感到新冠疫情对自己的生活产生影响。其中,财富受损群体更倾向于认为政府的防疫措施过于严苛,也更怀疑政府实施封锁措施背后的意图。

3、对于政府出台的防疫措施本身及其背后的动机,欧洲公民的态度存在较大分歧——支持型对政府抗疫充满信心,认为防疫措施十分必要;怀疑型认为政府在掩盖自身抗疫的失败;指责型则认为政府在试图加强对公民的控制。

4、自由被限制。新冠疫情之下,一部分人欧洲公民认为政府是对其自由构成威胁的主因,而另一部分群体归因于同胞的激进言行。

5、代际间分歧。相较老年人,年轻群体更倾向于将新冠疫情所造成的持续影响归咎于政府;同时,老年人普遍认为生活未受疫情影响,但年轻人认为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

6、欧洲“新三驾马车”。后疫情时代,波兰、德国和法国都可能成为欧洲新政治格局的原型。

(全文6000字,阅读时间约8-10分钟)

前言

新冠疫情将欧洲分裂为两大阵营——1、北欧、西欧;2、东欧、南欧。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生活在欧洲北部和西部的人并未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直接影响;然而,绝大多数的东欧人与南欧人都亲身经历了丧亲之痛、重病缠身或在经济层面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当前,这场分歧才刚刚拉开序幕。这一变局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对以下几个层面产生形塑,包括公民对政治、国家角色、自由理念以及泛政治化的态度。在此背景下,我们的社会中也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鸿沟——在新冠疫情中经济蒙受损失的人与那些仅仅视疫情为一场公共卫生危机的群体之间;再比如,支持并相信政府抗疫举措的人群与指责型(认为政府在试图加强对公民的控制)群体之间;且不同代际间也出现分歧(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

新冠疫情何以重塑欧洲

过去十年里,几乎每一次重大危机都对欧洲大陆的政治格局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影响。例如,欧元危机将欧洲分为南欧(债务国)和北欧(债权国),而难民危机使西欧与东欧之间产生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然而,尽管上述分歧十分突出(也形成了不同的阵营),并对其他政策领域产生了影响,但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早期阶段,这些分歧却似乎使欧洲人变得更为团结。而这颗团结的火种则诞生于伟大的“民族主义时刻”(欧盟政府一夜之间关闭边境),随后很快演变成“欧洲时刻”(欧盟成员国同意集体购买疫苗),最终演绎为当前的“欧盟复苏计划”。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在欧洲的不同地区,新冠疫情大流行对人们造成的实际影响差异巨大。我们可以通过下文中ECFR的一项民意调查,大体地了解一下欧洲人受到这场危机影响的不同方式。调查显示,第一组受访者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新冠肺炎的影响,其原因无非来自己患病或经历丧亲之痛(此外,一些人也蒙受了一定经济损失)。在第二组报告中,人们虽未受疾病之苦或丧亲之痛,但却无一不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困难。与此同时,第三组的受访者表示根本没有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超过一半的欧洲受访者称未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谈及新冠肺炎危机对人们实际生活的影响时,东部/南部和北部/西部之间存在明显的分(浅蓝:完全未受到疫情影响 中蓝:只蒙受了经济损失 深蓝:受疾病影响)

该民意调查揭示了欧洲东部和南部以及北部和西部之间的明显分歧。总体而言,约54%的受访者表示并未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但这一群体在欧洲各国之间的分布并不均匀。一方面,在瑞典、丹麦、法国、荷兰、奥地利和德国,大多数受访者表示,他们自身或家人和朋友均没有受到诸如严重的疾病折磨、丧亲之痛或经济困难的影响。另一方面,在保加利亚、匈牙利、波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疫情对大多数受访者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基于此,对于欧洲不同国家公民所经历的疫情冲击,其分歧之大,堪比欧元危机中债务国和债权国之间的裂痕。随着欧洲当局开始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所造成的长期后果,上述分歧可能将逐渐演变为严重的分裂,或将对欧洲的一些重大议题产生深远的影响,如行动自由、欧盟复苏计划的未来以及欧洲通过疫苗外交、海外援助等方式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

被疫情撕裂的社会

ECFR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主要有三股分歧力量正在涌现(下文将展开),这些分歧或将导致欧洲持久的分裂,重塑欧洲多国的政治格局,甚至将引发更为严重的社会动荡。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图源:欧洲时报

被牺牲的年轻人

整个欧洲社会中最突出的分歧是代际间的冲突。调查显示,在6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将近67%的人不认为他们自身受到了新冠疫情危机的影响;但在30岁以下的受访者中,这一数据仅为43%。反之,大多没有感受到疫情影响的30岁以下人群则来自法国和丹麦两国。而年长者的特例(指老年人感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则来自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和波兰。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代际差距:新冠肺炎对年轻人的个人生活影响更大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我们普遍认为老年人是最容易受到病毒侵害的群体。然而,ECFR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年轻人认为他们才是这场流行病的主要受害者。

实际上,大多老年人并未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然而,新冠疫情大流行却对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普遍构成了威胁。接受调查的大多数年轻人均表示,他们的确亲身经历了这场疫情带来的诸多不便与伤害。这一点也不难理解——我们身处老龄化社会,诸多现有的政策(涉及税收、公共支出、环境和规划法等)都是围绕着老年群体的利益而设计的。“为了长辈,自己的未来被牺牲掉了”——这是当前欧洲很多国家年轻人的普遍感受。这种情绪正在不断发酵,成为年轻人的共同情绪。随着代际间的分歧不断演化,我们很难想象未来会发生什么。

截止目前,这种情绪所导致的一个极其明显的后果是:年轻人对政府(防疫)背后意图的负面揣测正在激增。例如,民意调查显示,年轻人普遍不相信政府针对疫情颁布相关限制的主要动机是为了控制病毒的传播。在30岁以下的受访者中,多达43%的人对政府的动机持怀疑态度:其中,23%的人认为他们的政府只是在做“表面工程”;而另有20%的人认为政府正在利用新冠,以增强对公众的实际控制。在6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这两个数字都要低得多(14%左右)。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新冠危机下,年轻人对政府颁布相关疫情限制的动机更加怀疑

新冠疫情危机进一步侵蚀了欧洲年轻群体对于政治体系的信任,这一事实可能会对民主制度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剑桥大学民主未来中心的研究表明,即使在新冠疫情危机之前,这些年轻人也是对民主政府表现最不满意的一代。无论是较现在的老一辈人而言,还是和之前接受调查的年轻人相比,这一代年轻人对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持更加怀疑的态度。

新冠疫情大流行是经济或公共卫生领域的一场灾难

根据ECFR的民意调查结果,第二种社会分歧聚焦于以下两个群体:1、将疫情视作公共卫生危机的人;毫无疑问,这些人经历了无比漫长且难熬的一年。2、只将疫情看成是一场经济灾难的人(简称经济受害者)。相较其他群体,经济受害者对于政府实施封锁背后的意图尤为怀疑,同时认为这种限制禁令过于严苛。

调查显示,公众对政府出台的防疫措施本身及其背后的动机——存在较大分歧——支持型对政府抗疫充满信心,认为防疫措施十分必要;怀疑型认为政府在掩盖自身的无能与抗疫的失败;指责型则认为政府在试图加强对公民的控制。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欧洲大多数(64%)公民对政府抗疫充满信心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在除波兰和保加利亚之外的所有欧洲国家里,大多数公民相信政府封锁限制背后的动机

数据显示,受疾病或丧亲之痛影响的人,以及那些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的群体:相信封锁举措的主要目的在于限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在那些表示自己在新冠疫情中生病或失去亲人的群体中,信任政府者占比为61%;而在表示自己基本未受影响的人中,这一比例为68%。与此同时,在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国家里(除丹麦、葡萄牙和瑞典之外),那些认为自己只是在经济上蒙受损失的群体对政府限制举措的意图最为怀疑。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仅在经济上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群体最怀疑政府实行封锁的背后意图

该调查还就各国公民对于政府实施的疫情限制的程度进行了评估(分为三类:过于严苛、方向正确、过于宽松),而欧洲各国之间也存在较大的分歧。在匈牙利、丹麦、保加利亚和葡萄牙,大多数受疫情影响的人认为其政府实施的限制是正确且适度的。在荷兰、意大利、西班牙和奥地利,许多受访者都同意这一观点。另一方面,瑞典和法国的大多数受访者则认为限制措施不够严格。相比之下,波兰的多数受访公民认为政府限制属于过于严苛类型。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受疾病影响的受访者:有一半受访国家超50%的公民认为政府出台的防疫限制是正确的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在社会内部,不同群体对政府颁布防疫限制措施的分歧也很突出;其中,对政府动机最持怀疑态度的是经济受害者,这一点与国别间的调查结果保持一致。

自由的鸿沟

第三个主要分歧涉及欧洲公民对于自由的理解。调查内容不仅涵盖了有关疫情下欧洲公民的自由度感受,也涉及到与新冠疫情未爆发前的对比。这一点至关重要——新冠疫情似乎导致了不同政党间对自由关系态度的重大转变:一方面,许多主流政党致力于重新拥抱政府行动;另一方面,很多民粹主义政党正变得更加倾向于自由主义。

在整个欧洲,有2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现在仍然感到日常生活十分自由,而两年(疫情爆发)之前,这一人群占比高达64%。当前,感到日常生活并不自由的占比在27%左右,而两年前为7%。在目前感到生活出行自由的人中,匈牙利(41%)和西班牙(38%)两国所占比例最大。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到目前为止,在德国(49%)和奥地利(42%)缺乏自由感的公民最多,但是德国并没有像别国那样实行完全式封锁。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尽管有新冠疫情的相关限制,但人们仍然感到生活自由。在奥地利和德国,人们感到最不自由。

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对奥地利、荷兰和德国公民的自由观影响最大。绝大多数欧洲人表示他们在这场危机前的生活十分自由,但也有例外——西班牙和意大利持上述态度的受访者占比不足50%。

该调查还就“责任归因”问题展开了探讨,即受访者将新冠危机的持续影响以及对其自由产生的限制归咎于谁。这一问题的分歧也很明显,尽管人们的回答不尽相同,但还是出现了两大阵营——政府行为和同胞言行。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欧洲人在谁应对新冠肺炎危机负主要责任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多数人认为罪魁祸首应当是那些行为越界且不听取防疫建议的公民。

第一大阵营:43%的人持明确观点,为对其自由的威胁主要来自政府和机构。该组织的成员不仅指责自己国家的应对措施有问题,还表示中国、欧盟委员会、跨国公司、疫苗民族主义或其他国家也对此负有责任。第二大阵营:另一群体似乎认为对自由的威胁来自社会成员,如不遵守规则的个人、旅行归来的人和外国公民。这一视野清晰的群体占整个欧洲的人的48%。在波兰(65%)、法国(59%)、西班牙(59%)和匈牙利(52%)有明确观点的人中,大多数属于第一组。与此同时,认为威胁来自他人的大多数人来自荷兰(67%)、奥地利(62%)、葡萄牙(61%)、丹麦(61%)、瑞典(60%)、德国(60%)和保加利亚(55%)。意大利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50%)。

这两大阵营之间也存在代际分裂:60岁以上的欧洲老人更多地选择责怪个人,而不是机构和政府。30岁以下的年轻欧洲人更加针对政府和其他机构,而非个人。

上述分裂正在酝酿并将会导致——围绕自由理念产生的一系列新的政治分歧。在整个欧洲,许多主流政党的支持者似乎都将新冠病毒对他们国家的影响归咎于外部,认为外部应对这场流行病负主要责任;例如奥地利人民党的支持者、法国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德国的基督教社会联盟,以及荷兰的自由民主人民党。

与此同时,许多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支持者似乎坚信,通过审视(为防控新冠疫情而颁布的)诸多限制与禁令,当前对自由的最大威胁来自政府或机构。这些政党正试图将主流政党描绘成新的威权主义者。他们现在装扮成了自由主义者,而非潜在的独裁者。例如:西班牙的Vox党、意大利的联盟党、奥地利自由党、瑞典民主党以及荷兰的自由党的支持者,他们更倾向于将新冠危机引发的问题归咎于政府或机构组织。

结论:德国、波兰和法国——欧洲新政治格局的原型?

ECFR的调查表明,波兰、德国和法国可能将会是后疫情时代下欧洲新政治格局的原型。

在波兰,新冠疫情危机可谓是爆发于“两极分化的民主”之中。可以说,危机加剧了波兰社会内部原有意识形态团体之间的分歧。因为大多数波兰人非常不信任政府,他们将政府的行动视为对自由的巨大威胁。

参与ECFR调查的绝大多数的怀疑型与指责型受访者都来自波兰,他们普遍认为政府正在利用与新冠危机相关的限制来制造控制假象或作为控制公众的借口。因此,大多数波兰人认为对他们自由的最大威胁来自高层,且纷纷指责其政府和主要机构对他们的日常生活造成了诸多不便。

长期以来,德国的政治体系一直被视为“共识民主”模式,而非政党之间两极分化。ECFR的数据表明,德国公众对防疫限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或怀疑。然而,这层表象的背后隐藏的是高度的不满。在感到生活不自由的选项中,德国是占比最大的国家(如上所述,49%)——然而,两年前只有约9%的人属于这一行列。甚至德国联合政府中的政党支持者也表达了对自由受限的苦恼(42%,基民盟/基社盟;43%,社会民主党)。

在法国,新冠疫情大流行使得主要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政治哲学发生了显著变化——“非二元民主”。目前在Marine Le Pen(马琳·勒庞)的支持者中,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防疫限制过于严格。虽然84%的马克龙支持者认为政府颁布的相关限制举措其背后的主要动机是控制病毒传播,但是只有41%的勒庞支持者同意这一看法。相反,37%的勒庞支持者认为控制公众才是主要意图,而马克龙的支持者中只有5%的人同意这一观点。

尽管在新冠疫情的早期阶段,多数公民与其国家政府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欧盟成员国之间也加强了合作,但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在下一阶段,这场危机可能会导致更多国家内部与国家之间的政治分歧。

受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人们对同一议题的看法也存在着显著的分歧。同时,疫情还将看似团结的欧洲分裂为两大阵营——受疫情影响较小的北欧和西欧,以及受冲击明显的东欧和南欧。人们在公共卫生、经济受损者和自由理念上的分歧可能将会长期存在。其中,最明显的分歧莫过于代际间的分歧。长久以来,欧洲各国政府聚焦于老年群体的政策利益(欧洲老年人在疫情中也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但是,我们应将更多的目光转向年轻人群体。

当前,想要深刻理解本文探讨的诸多趋势——将在多大程度上重塑欧洲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政治——还为时过早。然而,随着这些分歧快速地进入到公众视野,可能会因此掀开欧洲政治时代的新篇章。

END

(图源:百度,ECFR)

【西泽研究院原创,欢迎转发转载。烦请注明来源,谢谢!】

往期推荐

赵建:左翼政治、大通胀与资产泡沫的未来赵建:曙光重现,但季节已是凛冬——美国大选后的世界和中国(万字长文)

赵建:推翻“新三座大山”,去资本化只是第一步

逃不开的马尔萨斯陷阱:全球人口之殇赵建:诸神的黄昏——防风险攻坚战与债务型资本的末路

新冠疫情为何使欧洲更分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西泽研究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