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被困在时间里:这种疾病人类百年未克

09-24 投中网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如果给人类的疾病按照残酷性排序,阿尔茨海默症应该排在很靠前的位置。

被称为2021第一催泪神片的金球奖最佳剧情片《被困在时间里的父亲》,讲诉的就是“父亲”因为阿尔兹海默症逐渐失忆后渐渐失序的生活。

类似的患者故事和形象在影视剧中并不少见。经典影片《恋恋笔记本》、《爱在记忆消逝前》、《依然爱丽丝》里,你能看到大众对于这一病症的苦苦求索,碰撞,妥协和逃避。

从德国医生Alois Alzheimer最早发现并命名阿尔兹海默症开始,我们已经跟这一病症共处了将近100年的时光。时至今日,治愈遥遥无期,甚至医学界依然无法确定这一病症的发病原因。

更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阿尔兹海默症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中年人甚至年轻人也有可能患上这一疾病。

目前对于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治疗主要针对的是早期阶段,有意思的是,在中美两国相关药物研发使用过程中,都伴随着学术界和医药圈的巨大争议。

1000万患者群体,阿尔兹海默症离我们有多近

阿尔茨海默症英文名为Alzheimer Disease(AD),俗称老年痴呆,不过,只有60%-70%的老年痴呆病因是阿尔兹海默症。

2020年初首个《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家庭生存状况调研报告》内容显示,截至2019年,我国有1000多万阿尔兹海默病患者,是全球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约占世界痴呆总人口的25%。据估计到2050年我国阿尔兹海默病患病人数将超过3000万。

过去30年,中国阿尔兹海默症患病率大幅增长。2000年起,患病率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2015-2018年患病率为1985-1989年的5倍。

较为庞大的患者群背后,是不容乐观的诊疗状况。阿尔兹海默症最初症状可能仅仅表现为记忆力下降或者语言表达能力下降,在老年人群体中极容易被忽略。随着病情加重,患者往往会出现日常生活能力降低,认知功能障碍,精神行为异常等状况。

《柳叶刀-公共卫生》此前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贾建平教授团队调研结果发现,很多患者对自己患有的疾病并不熟悉,71.37%的痴呆患者从未就诊,78.89%患者未接受抗痴呆治疗,83.91%患者在家由配偶照顾。在这些调查样本中,阿尔兹海默症患者占绝大部分。

阿尔兹海默症的早检和照护一直是个难题,这一病症在美国已经超越癌症成为了最可怕的疾病,但在临床实验进展和患者基础认知上,它却远远落后于癌症领域。目前对于阿尔兹海默症,公众不仅认知度低,就诊率低,而且治疗较为不规范,不少家庭在3-6个月之后往往因为没有明显效果就停止用药。

因为发病人群多为老年群体,且病情周期长,对病人的看护要求高,阿尔兹海默症又被称为“漫长的告别”。2021年中秋节正是全球第28个世界阿尔兹海默病日,此次的主题是“知彼知己,早诊早智”(Know Dementia, Know Alzheimer’s)。

针对阿尔兹海默症,及早诊断,在大脑受损之前进行治疗是目前较为有效的治疗手段。

2020年8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曾下发《探索老年痴呆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其中强调,到2022年,使试点地区公众对老年痴呆防治知识的知晓率提高到80%。建立健全患者自我管理、家庭管理、社区管理、医院管理相结合的预防干预模式,社区(村)老年人认知功能筛查率达80%。

头豹研究院研报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年人均花费约13万元,导致社会经济负担总额约11,406亿元;预计到2030年,中国阿尔兹海默症经济负担将达到约17万亿元。

未来,中国老龄化速度会以较高斜率上升,由此导致阿尔兹海默症易患人群数量上升,2019年中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17,603万人,2011-2019年,65岁以上人群数量年化复合增速4.6%。

那么,我们真的对阿尔兹海默症束手无策吗?

数千亿美元的研发“黑洞”,抗AD新药疗效难定

国际各大知名药企几乎都试图攻克过阿尔兹海默症这一堡垒,诺华、强生、百健、礼来、辉瑞、罗氏、默沙东等都曾投身这一战场,不过胜率极低,可以说是医药研发失败率最高的领域之一。

目前仅有的药物只能用来延缓疾病发展进程,且主要集中在轻中度阶段。中美两国近三年来在这一领域有所突破的同时,也都伴随着学术异议,质疑和未有定论的效果论。

2019年,中国海洋大学、上海药研所和绿谷制药共同研发的治疗阿尔兹海默症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刚刚面世,就引来学术界和医药圈地震级的大乱战。

其研发带头人耿美玉被实名举报,论文成果被质疑造假,绿谷制药和其创始人吕松涛的“保健品往事”也被扒出,九期一的真实效果、定价、临床实验数据不合常理等等都成为引战点。

不过,11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消息,有条件批准阿尔兹海默病药物甘露特纳胶囊上市。

何为有条件批准,公告中提到,国家药监局要求申请人上市后继续进行药理机制方面的研究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完善寡糖的分析方法,按时提交有关试验数据。

“有条件批准”并没有打消庞大的阿尔兹患者的期待。有报道称,九期一上市后10天就卖断了货,20天销售额接近2个亿。

无独有偶,美国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新药阿杜卡玛单抗的上市跟九期一几乎拿的是同一个剧本。

2021年6月初,美国FDA加速批准渤健(Biogen)新药阿杜卡马单抗(aducanumab)作为阿尔兹海默症的新药,这也打破了20年来美国FDA在阿尔兹海默症治疗上的空白。然而,这一决定遭到了FDA外部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一致质疑。11位专家中游10位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阿杜卡玛单抗的疗效,一位投了不确定。

为抗议FDA的决定,4名科学家从FDA专家委员会离职,有医生公开发声称绝不会给病人推荐这一药品。

值得注意的是,阿杜卡马单抗同样是有条件批准上市。FDA同样要求渤健在其上市后对其进行监控,继续开展临床试验确定该药的疗效。

自发现阿尔兹海默症以来,已有超过300项相关临床试验宣告失败,近20年来,被美国FDA批准用于临床治疗的药物只有6款。

高龄社会的到来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但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如何面对衰老和死亡,尤其是无法由个人意志控制的,失序的衰老和死亡,对药企来说是广阔的蓝海市场,对个体来说,则是关乎生命质量的“不可承受之重”。

Ps,现在很多医院都设置了“记忆门诊”,如果发现家里的老人出现记忆力下降等症状,小伙伴们要及早带他们进行筛查哦~~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