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欧立刚:不过平凡度日来 最念田间金叶香

09-24 中国农网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翻开湖南省宜章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大事纪,在记载着白沙烟区拓荒的那一页,照片中的欧立刚还是那个正值壮年、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和现在伛偻清瘦的身影形成强烈对比。

从一名普通的培植员到白沙烟草站站长,欧立刚做着“最普通平常”的工作,为了不辜负所热爱的土地、所牵挂的烟农,坚守烟草岗位30年,默默奉献、奋力躬耕。

艰苦奋斗5年,拓荒开辟幸福田

曾经的白沙圩乡是烟叶种植无技术、无基础、无经验的“三无”之地。当地农民对种烟毫无概念,初来乍到的欧立刚不免打起退堂鼓。但看到农民们盼望尽快脱贫致富的眼神后,他便下定决心:“年轻人可不能做缩头乌龟,一定要干出个名堂。”

“从零干,做加法,多帮会一户是一户!”定方案、抓培训、整烟田……欧立刚和同事们挑起全乡7个村1470亩烟田的开荒重担。他们从最基础的技术入手,从育苗、翻耕到移栽,手把手亲自示范。一村又一村地跑,一户又一户地讲,披星戴月、风雨无阻。面对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他却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只要烟农掌握了技术要领我就放心了。”

新烟区工作及生活条件艰苦,他们住在漏水的出租屋里,时常一个月都难得洗一次澡。但生活上的困难挡不住工作的热情。面对村民的不理解和不断出现的新问题,他走东家、串西家,讲政策、摆道理,苦口婆心、耐心引导,上下协调、循循渐进,新区的建设也换来了政府和村民们的大力支持。

2008年-2013年,欧立刚在白沙的5年,平整的烟田连片绵延,崭新的机耕道和水渠纵横其中,烟叶产业成为了白沙的支柱产业,也正在不断编织白沙人乡村振兴的致富梦。

倾情守护5000亩,勤劳浇灌致富梦

把千亩烟田当成自己的家,把烟农当作自己的家人,是欧立刚一直以来的信念。桐木湾村烟农李乘洪种植了170亩烟叶,因除草剂使用不当,别人种的烟叶进入旺长期,他家的烟叶还只有15公分高。欧立刚听说后,带上技术员就往田里赶,对烟叶的病症进行了仔细“会诊”,实施重新打顶、精心培土、再发芽……花了整整7天时间才做完复杂的技术补救工作。“在这7天里,他一直没回宿舍,为了赶进度,他吃住在我家,天一亮就起床,一干就干到天黑。自始至终他没说一声苦,还经常安慰我。如果没有他的真诚帮助和鼓励,我早就垮了。”李乘洪激动地说。

东源村村民范如昌为解决就业难题,选择留在村里种烟。为进一步开发新区、培育职业种植户,面对没有任何经验的范如昌,欧立刚决定一对一“教学”。白沙乡到东源村有20里的山路,不管工作多忙,欧立刚都会保持每周至少两次的频率到范如昌的家里指导,从种植到烘烤的全过程没有一处落下。有时遇到想不通的问题,范如昌半夜都会打电话过来,尽管被惊扰了睡梦,欧立刚毫不在意,仍旧耐心地讲解,有时一聊便是几个钟头。“全靠欧师傅教会了我技术,要不是他全程指导,手把手纠错,我现在还没入门呢。”在欧立刚的悉心指导下,如今的范如昌不仅靠种烟赚到了钱,还成了半个种烟专家,经常热心地为其他烟农答疑解难。

在白沙产烟村,哪亩田肥施晚了,哪丘烟顶打早了,哪个烟农技术待提升,哪户烟农家庭有困难,欧立新都了如指掌,他像是一台白沙乡种烟实录“点读机”,一步一步在心中拓印下烟区发展点滴,在无数次俯身倾听中记挂着烟农的民生期盼。

病中牵挂131户,情系烟农鱼水情

2020年收购期间,工作千头万绪,任务十分繁重。此时的欧立刚患上了肾结石,为了不耽误工作,疼痛发作的时候他就靠喝草药缓解。看着欧立刚愈发蜡黄的面色和强撑的模样,站里的同事于心不忍,主动接过工作,劝他好好休息及时就医,他总是摆摆手拒绝道:“忍一忍就好了,也在喝药呢,手术的事等过了收购再说吧。”他清楚自己在村里工作的这些年,工作忙时,作息不规律,有时吃了上顿忘记下顿的,导致身体落下了不少小毛病。“如果有点小病小痛就跑医院,工作还做不做啊。”这个众人眼中的“拼命三郎”怎么也没想到,一纸本应是“结石”的诊断书竟然变成“胆管瘤”。

病魔正在快速地侵蚀欧立刚的身体,但没有就此摧毁他的意志。2021年春节前,欧立刚接受了第一次手术,病情有所好转,此时他已有3个多月没扎扎实实呆在工作岗位上了,躺在病床上经常念叨着“想回去上班”。接到同事的慰问电话也不忘说一声:“下乡记得叫我!”

5月一天,得到家人“特批”的欧立刚,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一次下乡,他换上笔挺的衬衣,早早就等在门前。到了站里,他迫不及待地走向烤房群,向烟农们详细讲解烟叶成熟采收判断,手把手指导工人们进行鲜烟分类。“烟农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烟,一定不能再烘烤上出岔子。”他一遍叮嘱技术员们要作好记录、控好温度,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小问题,一遍检查着现场管理是否到位,生怕病中在电话里的远程指导有所遗漏。这一天欧立刚和烟农聊得无比畅快,感受到了久违的充实和幸福,也正是这天后,他的病情开始持续恶化……

经历两次化疗的欧立刚,被家人“禁了足”。但想起烟农那些还未解决的问题,内心难耐,几次自己开车偷偷“溜”回站里。每次面对妻子声泪俱下的“数落”,他都只是憨憨地摸摸脑袋道:“这不是不放心嘛。”

又到一年收购季,尽管已经电话安排好了收购事宜,但他还是想去站里看看。头顶烈日,他开着车不断冒着虚汗,只能开一段,又停下车来休息一段,40多公里的路程,比平时多花费了整整一小时。在站里他用心留意着每一处细节,精细指导着收购现场的布置。

躺在病房里,他最挂心的还是烟农的事情。“我做的不过是几十万烟草人都在做的平凡的工作,是我的分内之事就必须要做好,没有理由懈怠的。”

作者:柳金明赵文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