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美联储缩表倒逼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 双刃剑效应再度隐现

09-24 21世纪经济报道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在美联储释放最快11月缩减QE信号之际,新兴市场国家的加息步伐变得越来越激进。

北京时间9月23日凌晨,巴西央行决定加息100个基点,至6.25%。与此同时,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表示,预计10月货币政策会议还将加息100个基点。

这意味着巴西央行自3月份扣动加息扳机起,年内已完成5次加息,成为新兴市场国家阵营里收紧货币政策步伐最激进的央行之一。

“随着美联储即将扣动缩减QE的扳机,还有很多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对待加息会变得更加激进。”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比如土耳其、阿根廷、俄罗斯都可能在近期继续大幅加息,以应对通胀压力与美联储缩减QE所带来的资本流出压力。

毕竟,随着美联储缩减QE日益临近,全球资本撤离新兴市场国家正悄然潮起。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全球资本从中国之外的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分别流出30亿美元、28亿美元,是去年3月以来的国际资本首次从新兴市场股债双双离场。

“因此,很多新兴市场央行急需提前加息,以建立更强的利差优势遏制资本外流压力。”这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在他看来,若美元升值与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基本面恶化导致这些国家货币继续大幅贬值,这种利差优势将很快荡然无存。以巴西为例,随着巴西央行持续激进加息,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认为明年巴西经济增长率将降至1.6%,若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因此贬值逾1%,巴西央行加息100个基点所建立的利差优势将被“吞噬殆尽”,无法阻止资本持续流出压力。

Barings新兴市场公司负责人Omotunde Lawal指出,对新兴市场国家央行而言,光靠激进加息遏制资本流出压力是不够的,还需采取有效措施稳定本国货币汇率。但问题是,激进加息决策正令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陷入新的囚徒博弈困局,一方面加息导致本国经济增长前景承压,导致本国货币在美元升值压力下更容易大幅贬值,反而助长资本流出压力;另一方面激进加息举措并未有效遏制本国高企的通胀压力,导致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效果“不如人意”。

新兴市场激进加息难阻“缩减恐慌”?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巴西央行也意识到激进加息举措存在着上述双刃剑风险,但在通胀压力日益高企的压力下,其货币政策不得不优先侧重“控制物价上涨”。

数据显示,8月巴西CPI同比涨幅达到9.68%,远高于其2021年设定的3.75%目标。8月巴西CPI环比涨幅也达到0.87%,为2000年以来的最大单月环比涨幅。

“这背后,是巴西经济正遭遇一系列多重挑战。”上述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严重的干旱、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6月以来巴西雷亚尔无视加息效应持续下跌,都令巴西食品、燃料等生活必需品价格持续上涨。

巴西央行表示,当前消费品通胀正居高不下,工业品因原材料成本上升、供应限制和需求从服务转向商品,价格上涨并未消退,短期内通胀仍将构成压力。

据经合组织(OECD)估算,在G20国家里,预计今年只有阿根廷与土耳其的通胀率高于巴西。

“这也令众多投资机构将这些国家列入加息步伐最激进的新兴市场国家行列。”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型对冲基金负责人指出。在美联储即将缩减QE与近期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持续上涨的压力下,未来一段时间墨西哥、智利、秘鲁等新兴市场国家也很可能加快加息步伐。

“此前,部分对冲基金认为这些国家可能会每半年加息一次,如今在美联储即将缩减QE的情况下,他们正押注这些国家央行可能会改成按季加息一次。”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究其原因,是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一旦扣动缩减QE扳机,将导致千亿美元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元资产,导致这些国家不得不采取激进加息措施未雨绸缪。

这位新兴市场投资型对冲基金负责人认为,尽管美联储留出充足时间令市场“消化”缩减恐慌的冲击,但当年底美联储真的扣动缩减QE扳机时,2013年缩减恐慌状况仍将大概率发生。因为全球投资机构已意识到,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行为非但无法缓解通胀压力,还牺牲了经济增长前景,令资本更愿回流经济基本面持续增长的美国资产。

“这意味着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举措未必能兑现预期效果,反而会给本国金融市场稳定构成更大的冲击。”他直言。

全球资本“用脚投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面对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采取激进加息措施以应对通胀压力与美联储缩减QE冲击,全球资管机构开始转而“用脚投票”。

“事实上,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举措未必会达到预期效果。”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管理部主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以巴西为例,尽管此前的激进加息举措令巴西雷亚尔汇率在二季度触底反弹,但三季度以来,随着巴西通胀压力高企与经济增长前景黯淡,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开始抛售巴西资产离场,导致巴西雷亚尔重回跌势,很大程度抵消巴西央行激进加息所构筑的利差优势。

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直言,目前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举措并未赢得全球资本的好感。具体而言,很多全球资管机构认为激进加息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前景黯淡,纷纷压低这些国家资产估值离场,反之一些仍然延续宽松货币政策的新兴市场国家则因资产价格持续上涨,更能留住海外资本。比如印度仍然遭遇疫情冲击与经济复苏缓慢压力,但其延续宽松货币政策令印度股市一度迭创新高,很多印度民众涌入印度股市赚钱以维持生计,令印度股市一再上演击鼓传花式的财富转移游戏。

“我们担心的是,这种资本泡沫现象迟早会破裂,因为一些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估值已远远高于其经济复苏基本面。”前述新兴市场投资型对冲基金负责人感慨说。一旦美联储真的缩减QE,外资资本仍然会逢高离场。因为相比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上涨收益率,外资资本更看重美债收益率上涨所带来的大类资产估值调整风险,更愿尽早远离各类风险资产避险。

“某种程度而言,美联储缩减QE将会掀起一轮估值回归潮,这不是新兴市场国家激进加息/按兵不动所能避免的。”他表示。若要有效遏制美联储缩减QE所带来的资本流出压力,新兴市场国家已不能仅仅依靠利率政策,更需要通过适度的资本管制措施以优先稳定本国货币汇率与本国金融市场,否则本国金融市场因资本流出遭遇剧烈动荡,叠加通胀压力持续高企,将给这些国家经济构成更大负面冲击。

(作者:陈植 编辑:张星)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