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茶颜悦色告别深圳背后:开店时万人排队长龙 资本加码新式茶饮布局

09-18 证券之星
语音播报预计7分钟

作为从长沙走出来的新式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在深圳经营5个月后,最终还是选择“挥泪”告别。

9月15日,茶颜悦色在其微信公众号上正式官宣,旗下深圳快闪店即将告别。

茶颜悦色告别深圳背后:开店时万人排队长龙 资本加码新式茶饮布局

该文章下面的评论不乏温情脉脉的“小作文”,阅读量也达到了10万+。有消费者表示,茶颜悦色“就像喜欢的人笑着给你递了一杯好喝的饮料”,不少年轻人称希望下次还能喝上该品牌的奶茶。由此可见茶颜悦色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度。

同日,茶颜悦色官方微博也发文表示,今天是我们深圳快闪店在深圳文和友的最后一夜。

茶颜悦色告别深圳背后:开店时万人排队长龙 资本加码新式茶饮布局

作为深圳文和友中的“流量担当”,茶颜悦色自4月开店以来,就吸引了巨量客流。在开业当天,不少人顶着高温排队买奶茶,高峰时一度有超过5万桌排队,有消费者表示排队6小时才买上一杯奶茶。甚至当日“深圳交警”官方微博都出来喊话,称“请市民朋友绿色出行”。

有网友调侃称,坐高铁去长沙买都比这快。

不过,茶颜悦色的火爆也给不少“黄牛”可乘之机。在开业当天便有人售卖500元一杯的“天价奶茶”,在其即将撤店之际,不少黄牛则更是“加大力度”。

据悉,茶颜悦色计划7月就撤离深圳,但6月中旬,其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这两家快闪店延期营业至9月15日。究其原因,曾有业内人士向媒体表示,6月初深圳遭遇疫情后,文和友的客流量受到较大的影响,在与文和友商量后,茶颜悦色才决定延期退出。“这几个长沙兄弟餐饮品牌的关系不错,一直都是相互扶持。”

茶颜悦色作为近年来崛起的长沙本土茶饮品牌,与文和友等本土餐饮品牌一起,俨然成为当地的新式“文化名片”,但近年来尽管其在外有所扩张,但长沙店铺仍占据绝大部分。

茶颜悦色的创始人吕良曾坦言,对品控、组织能力还有供应链在出去之后跟不上的担忧,并表示,“外面的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如今,除了常德和武汉的寥寥几家,茶颜悦色其余新店都在长沙。

据媒体报道,有茶颜悦色内部人士称,进驻一线城市的高门店费用和供应链问题,易伤及品牌定位,因此强化了暂不进入一线城市的想法。

但茶颜悦色作为近年来新式茶饮品牌崛起的缩影,该行业受到资本热捧。

以茶颜悦色为例,雷军的顺为资本、元生资本等知名机构先后参与融资,阿里控股苏州元初投资也在2019年8月成为其股东,被市场认为是间接投资茶颜悦色。

《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上半年15起融资披露金额累计超过50亿元,高于2020年全年。值得一提的是,有2/3是A轮以前的融资。

中信建投预测,2030年国内现制茶饮市场规模将达到约3500亿元。根据行业内相关信息综合判断,2025年现制茶饮市场规模达2000亿-2500亿元,2025-2030年市场规模CAGR约12%。

目前,新式茶饮分为3个梯队,一是高端品牌,以喜茶、奈雪的茶为代表;二是中端品牌,多数是区域性品牌,以茶颜悦色、沪上阿姨等为代表;三是低端品牌,以蜜雪冰城等为代表。

今年6月底,奈雪的茶赴港上市,发行价为19.8港元/股,很快便破发了。截至17日收盘,该股报13.06港元/股,目前总市值224亿港元,较上市初市值缩水了34%。

另外,喜茶、蜜雪冰城等品牌也被传将会登陆资本市场。

业内人士分析称,新式茶饮市场进入相对成熟阶段,市场分级初步完成,千店、万店品牌纷纷涌现,头部、腰部、底部的品牌格局日益清晰。随着新式茶饮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对于新锐茶饮品牌来说,只有在细分赛道突围,才能找到市场缝隙。

(责任编辑:张泓杨)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