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VC新军投出数家独角兽,番茄资本的巨人阴影进击术

09-18 猎云网
语音播报预计21分钟

VC新军投出数家独角兽,番茄资本的巨人阴影进击术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9月18日报道(文/吕鑫燚)

“十年”,这是2017年番茄资本成立之际,其创始人卿永对餐饮垂直投资爆发期的预判。

当时正值企业服务、智能制造等赛道的爆发之时,其中企业服务领域占据了当年投资总数的14.85%。刚经历资本寒冬的2017年,整个市场环境向上而行,资本和创业者涌入人工智能、共享概念赛道。当共享经济盛行时,路边的餐饮店对于当时的投融资环境而言并不是一门好生意。

在这样的环境下,卿永将目光放在餐饮行业投资,似乎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事实上,投资的大环境方向导致番茄资本在成立前期,确实经历过许多不顺利的事情。卿永向猎云网表示,他曾找到过今日资本以及其他上市公司创始人等交谈,“但是阻碍是非常多的,大家不太相信餐饮赛道是有价值的。”

甚至还被反问到“现在还有人看餐饮吗?”

不过卿永并未因为外部的不信任声音而退缩,在成立番茄资本之际他就做好了一个长期持久战的准备,并且给了自己和市场十年的时间,等待这个行业的爆发。为此,已经在投资行业多年且实现相对财富自由的卿永选择了ALL IN 餐饮赛道。他变卖了别墅、公司、股权,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十年的持久战中。

卿永透露到,“当时有一家餐饮上市公司给了我们3+2的一笔资金,3年投资期2年退出期,这个时间太短了无法等到餐饮的爆发口,纵使当时我真的需要钱,但我还是拒绝了。”

在他看来餐饮投资就是自己的创业,既然决心创业就要ALL IN。然而市场变化之快,从今天来看,卿永预计的十年爆发期已经提早来到。

今年已来餐饮行业投融资爆发,资本爱上了一碗面、一份点心、一杯奶茶。根据数据显示,今年前八个月,餐饮行业共发生86起融资事件,共融资439.1亿元,超过2020年的2倍。这些融资事件的资本中,站着几位曾拒绝卿永,不看好餐饮赛道的资方。

当下餐饮赛道的独角兽墨茉点心局、巴奴、熊大爷、霸蛮等企业的背后,都出现了番茄资本的身影。群雄逐餐饮的今天,番茄资本在餐饮投资中又将如何打造竞争壁垒?在猎云网专访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的采访过程中,他讲述了自己对中国餐饮的看法,以及番茄资本投资的方法论。

VC新军投出数家独角兽,番茄资本的巨人阴影进击术

从后端供应链崛起看餐饮的格局变化

2006年,卿永在企业服务培训赛道做起了老师,直到四年后开始和投资打上了交道。2010年,卿永做起了投资生意,所涉猎的范围从消费到教育以及和互联网相关的行业。涉猎的范围虽广,但是在他看来只有细分垂类投资才有足够多的增长空间。“如果想要跟头部基金进行竞争,必须在某一个领域做垂直专业,形成资源和能力的聚焦,才有机会跟他们之间产生竞争关系。”

基于这样的思考,卿永决定要做一个相对的垂直基金。

在选择垂直赛道时,卿永走了一条创业者选择创业赛道的路,“必须选择基于自己兴趣爱好的赛道而又有大未来的赛道”,这样的选择前提也侧面显示出卿永将投资作为创业的决心。基于自己的爱好卿永选择了餐饮,这其中餐饮行业也正处于从底层开始变化的阶段。

从国际方面来看,2017年美国和日本上市餐饮企业为60、100家左右。基于卿永的观察,美国和日本餐饮崛起得益于后端供应链的日益成熟,“以美国为例,十几家世界级的餐饮品牌都诞生在六十年代,品牌在七八十年代开始高速的发展,而这个过程的变化主要是基于食品加工技术、保鲜技术和全国的仓储冷链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正发生在2015年前后的中国。

卿永透露到,2015年做底层供应链研究的时候,得出的答案是后端的发展已经开始了,“全国冷链和冷链仓储的建设、工厂食品加工技术、冷冻的技术,已经愈发成熟,我们当时判断未来中国5-10年会出现上百家的产业上市公司。”

后端供应链的成熟以及移动支付的普及,让卿永更加坚定,中国餐饮已经处在爆发前期。

成立四年来,处在餐饮行业中心的卿永也确实看到了行业格局的变化。卿永表示,“绝味、华莱士、正新,市场上已经开始出现一批万店餐饮品牌了,这是以前没有的。”四年的投资中,市场上诞生了一批崛起的餐饮品牌,侧面证明了他当初对餐饮行业的预判。

另一方面,从产业端来看,不仅诞生了头部品牌,食品工厂、装修服务、设计公司、耗材服务,餐饮产业各个细分领域都在诞生头部品牌。

同时,资本端也开始了变化。广州酒家(603043,股吧)、绝味、周黑鸭、海底捞、九毛九、同庆楼、巴比、奈雪……一系列的公司上市表明了资本市场对餐饮企业开放的态度。卿永向猎云网透露,“餐饮企业能上市也为资方提供了退出路径,资本化的改变也使得一批优秀人才来到餐饮赛道进行创业。”

餐饮人更注重信任

市场爆发的临界点已到,下一步就是从市场中“找人”。

“很多餐饮人都对资本抱有保守的态度。”卿永表示,在和餐饮人打交道的这几年,他发掘餐饮人对资本的态度非常保守,并且伴有不信任因素。“让他(被投企业)对资本这件事情的价值产生信任,让他对你产生信任,这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情。”

在投资巴奴火锅之前,番茄资本已经陪伴了巴奴三四年。巴奴对资本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其创始人杜中兵曾表示“资本除了能给钱还能给啥?”

卿永和番茄资本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杜中兵,资本都能做些什么。“从猎聘高管到供应链服务商资源对接再到非常琐碎的事情,在陪伴巴奴火锅成长的三四年内有很多难忘的事情。”陪伴巴奴发展的期间里,番茄深入了解巴奴火锅,甚至参与其内部会议,为彼此之间建立起信任。

卿永曾表示,巴奴火锅创始人杜中兵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对团队挑剔、产品、供应商、资本等都十分挑剔。但是所谓的“挑剔”,是一个褒义词。

就这样陪伴四年后,巴奴火锅牵手番茄资本。在官宣融资之时杜中兵表示“资本的力量对于创业是十分重要的,但是我需要的不是纯资本,巴奴需要的是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我觉得番茄资本是一个很合适的外部合伙人。”

西贝创始人贾国龙曾经在一次饭局上很惊讶的问卿永“老杜这么难搞定的人竟然被你搞定了,那么的挺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答案就是,在和餐饮人建立信任的过程中,番茄形成了独特的投资风格,投后服务投前化。“因为他们不信任资本,此时你跟企业说投后服务很多人不相信,所以我们选择了在投资前服务。”

在和餐饮人建立信任的过程中,番茄形成了独特的投资风格,投后服务投前化。“因为他们不信任资本,此时你跟企业说投后服务很多人不相信,所以我们选择了在投资前服务。”

投资巴奴是四年如一日的陪伴,投资墨茉点心局则是刹那间的决策。

“当时决策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几乎是秒决定。”墨茉点心局是番茄资本旗下的窄门学社中孵化出来的项目,在帮助墨茉启动项目的时候,卿永对孵化负责人说“今天你是她(墨茉点心局创始人王丹)的老师,明天她就是你的老师。”

墨茉点心局的创始人王丹是一名跨界餐饮人,在成立墨茉之前其一直从事消费零售相关工作。在卿永看来,虽然她不懂餐饮市场,但却是一名高素质人才,“不懂餐饮没关系,我们可以教,一旦她吸收了餐饮知识,这种跨界人才所带来的将是颠覆式的改变,迭代非常快。”

卿永一语中的,如今的墨茉点心局已经成为一家独角兽企业,被誉为烘焙界的“茶颜悦色”,成立一年已经历五轮融资,如今已达到B轮,番茄资本在种子轮进入后,今日资本、美团龙珠也出现在A轮和B轮的资方中。

目前番茄资本公开投资事件20余起,包括现包饺子品牌熊大爷、火锅品牌巴奴、湖南米粉品牌霸蛮等。在这些投资过程中,卿永不仅通过和餐饮人建立信任帮助其实现资本化进程,也在不断拓宽自己的投资生态。

VC新军投出数家独角兽,番茄资本的巨人阴影进击术

基金、学社、数据库,番茄的投资方法论

卿永一直在思考,如果有一天头部基金和互联网巨头入局餐饮投资赛道时,番茄资本要拿什么和它们竞争,又要如何保证自己的长期竞争力。

思考照进了现实,在今天确实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自去年疫情使得餐饮行业洗牌后,市场迎来了新一轮的餐饮品牌爆发期,头部资本和互联网巨头争相布局,腾讯、B站、美团、字节在餐饮投资中都找到了独特的被投企业,一时间,餐饮变得炙手可热。

面对这样的大环境,最后卿永给出的答案是生态。

“我必须是不一样的物种,同样做投资,但是必须跟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物种。”基于这样的想法,卿永提出要打造一个“窄门”的生态,来去服务于整个番茄的投资。

首先是窄门学社,通过传播知识和教育的方式赋能餐饮人,以理论和实战的方式向餐饮人传递专业知识。“学社这两字包含了很多意思,我希望这不仅是一个学习的平台,他也是一个社交平台。”餐饮人通过平台互相交流分享经验,久而久之变形成了一个私域流量。在窄门学社的官方页面中,有许多城市同学会的消息搭载着社交属性。

其次就是窄门餐眼数据库,“窄门餐眼包括了超99%的餐饮品牌数据。”卿永表示,数据平台每半个月更新一次,可以更直观系统的帮助番茄资本找到品牌发展趋势,早一步发现新的品牌。

VC新军投出数家独角兽,番茄资本的巨人阴影进击术

投资层面,卿永一直用一句话形容番茄的投资风格,“用强光照射巨人的阴影。”在他看来,一个优秀的创业者不应该是一个模仿者而是颠覆者。“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巨人,我们要做的就是攻击巨人的阴影部分。”比如火锅界中有海底捞为巨人,在海底捞宣传服务时,就表示大量的钱和精力用在了服务上,其他的维度就成为了海底捞的阴影。“这时候其他品牌就不能和海底捞去竞争服务,比如巴奴打出‘服务不过度,样样都讲究’的口号,通过产品阴影战打出了差异化的竞争点。”

投资水饺品牌熊大爷也是基于这套风格,水饺品牌中已经有了喜家德巨头品牌,喜家德主打的就是品质大店和空间体验概念,而熊大爷则取消了煮饺子的动作和空间,面皮和馅料工厂配送,门店现包,将省下来的钱体现在价格中,做效率极致,但也不失品质。“这就是一个阴影战,去找巨头核心竞争力因素下被放大的问题点,聚焦所有资源做出最强解决方案”,阴影战面前,巨头是无法反攻的。

投资风格导致卿永对番茄的态度也是这样,他向猎云网透露,我并不想番茄成为餐饮界的红杉、高瓴,我必须是一个不一样的物种,我要用生态去竞争。

四年来,卿永收到过最多的外界评价是餐饮人的好朋友,周围的人喜欢用温暖来形容他,除了陪伴餐饮成长之外,卿永也热衷公益,多次创办希望小学和发起了“二舅助学”公益组织。他表示,这种不为功利心做事的感觉,会让他产生极大的满足感。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