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白色石油”锂供不应求 拿什么缓解资源焦虑?

09-17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9分钟

“白色石油”锂的紧缺正让锂电池以及新能源汽车等下游企业陷入资源焦虑之中。

9月16日,工信部表态,目前中国新能源车成本依然偏高。工信部将与相关部门一起加快统筹,提高保障能力。当日,不少“锂王”纷纷跌停,包括赣锋锂业(002460,股吧)、盐湖股份天齐锂业(002466,股吧)等。

9月17日,锂矿概念股再度大跌后出现反弹。其中天齐锂业一度下跌超9%,不过,随后反弹最终收跌5.12%。西藏矿业(000762,股吧)一度跌幅超9%,最终收跌0.72%。赣锋锂业一度大跌7.44%,此后反弹收跌2.80%,盐湖股份一度大跌7.79%,最终收跌3.35%。

工信部的表态对家里有矿的中国锂矿企业是真的利空吗?

白色石油”锂价格飞涨依然供不应求下半年如何走

有机构称,我们正处于由化石燃料向清洁能源转型的全球大变革之中,在全球各主导型经济体的气候雄心之下,能源消耗的电气化、电力生产的清洁化成为时代的浪潮。与此同时,锂作为自然界中最轻、标准电极电势最低的金属元素,无疑是天生理想的电池金属,将具备需求刚性,被誉为未来的“白色石油”。

鉴于全球动力(如新能源汽车)、储能需求的爆发式增长,锂资源行业无疑正身处“超级周期”之中。

在工信部发声后,赣锋锂业相关负责人对媒体回应表示,主营产品价格从去年6月份的3万元/吨上涨至15万元/吨,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企业基本面未变。

供不应求之际,富临精工(300432,股吧)、宁德时代(300750,股吧)、国轩高科(002074,股吧)、亿纬锂能(300014,股吧)、赣锋锂业等企业已经纷纷下场抢锂。

火上浇油的是,近日,澳洲主力锂矿公司Pilbara的拍卖价格格外引人注目。一个多月前,Pilbara进行锂辉石精矿的首次拍卖,价格是1250美元/吨,当时就已经创造了历史新高。9月14日,澳洲锂矿供应商Pilbara今年第二次线上拍卖结束,最终Pilbara打算接受2240美元/吨的最高出价,本次拍卖总计8000吨精矿。

这提升了锂的涨价预期,而且如今存在锂电企业囤货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锂电涨价,不利于行业发展。这也是相关部门喊话的原因。

国内盐湖提锂和锂云母提锂的技术已经有很大进步,但由于资源禀赋的问题,无法完全满足下游激增的需求。

有机构拆分锂行业的三大供给(锂辉石提锂、盐湖提锂、云母提锂)后给出结论,2021下半年供给几无增量,将导致供需缺口持续扩大,价格或将加速上涨。

中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要实现价格平抑机制,确保国内的企业能经受国家资源价格的波动,高价时有资源,低价时有储备。“这样的跨周期的资源调节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协调资源,用我们产业的力量对抗国际资源周期的压力”。

眼下锂资源价格处于高价,我们如何解决?今年5月份,青海省政府公布了《建设世界级盐湖产业基地行动方案》,欲培养一批产业龙头企业,建设世界级盐湖资源富集地,这也意味着盐湖开发已上升至国家战略。

盐湖提锂能否改变锂资源供不应求?哪些企业在圈地?哪些企业具有成本优势

据东方证券研报,全球范围内盐湖锂资源较为丰富,占全球锂资源量约64%,并且不同于矿石锂资源集中在澳大利亚,盐湖锂资源集中分布在南美和我国青藏高原,盐湖的开发对我国新能源产业供应链安全至关重要。

从成本角度看,盐湖提锂正在显现经济性。

目前很多上市公司在布局盐湖提锂。之前赣锋锂业收购了伊犁鸿大100%财产份额,而伊犁鸿大通过持有五矿盐湖有限公司49%的股权间接拥有青海省柴达木一里坪锂盐湖项目的权益。

9月14日,富临精工(300432)发布公告称,已经与青海恒信融锂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信融”)就盐湖锂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及锂电上游原材料产业布局等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恒信融主要从事盐湖卤水矿产资源的提炼生产应用等业务,主要开展含有金属锂的化合物的提炼生产及相关产品的开发应用,拥有较为完备先进的提炼生产技术工艺及设备,一期年产 2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工厂已投产,主要产品是碳酸锂材料,可用于生产新能源汽车电池等。公司主要价值为国内首家利用以正渗透膜为核心的组合膜法工艺技术对卤水矿资源进行加工以提炼碳酸锂材料的矿物资源加工业务,以及位于青海大柴旦行委西台吉乃尔湖东北深层 394.26 平方公里的卤水钾矿勘探权及未来的开采权。

双方的合作内容就包括:甲方在市场公允价格条件下包销乙方未来五年磷酸锂的产量;甲方在市场公允价格条件下优先采购乙方碳酸锂产品等等。

从“包销乙方未来五年磷酸锂的产量”等角度分析,这或意味着,盐湖提锂的经济性正在凸显。

据东方证券研报,我国盐湖“以勤补拙”,吸附法和膜法已具备竞争力,或成为主流工艺。南美盐湖资源量大、锂含量高、镁锂比低,可采用成熟、简单的沉淀法。而我国盐湖由于资源禀赋较差,难以照搬海外的提锂工艺,在自主研发工艺上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摸索,其中吸附法和膜分离法由于环保且具经济性,或成为未来我国盐湖提锂的主流工艺。盐湖建设资本开支较大,约为矿山锂项目的3倍,但一旦建成,现金成本较矿山锂或更具经济性。

那么,在锂资源价格处于高位之际,还有哪些企业的成本具有优势,哪些企业在扩产中?

西藏矿业控股子公司西藏扎布耶公司负责对公司拥有西藏扎布耶盐湖的盐湖提锂及硼矿的开采权。西藏扎布耶盐湖是世界第三大、亚洲第一大锂矿盐湖,已探明的锂储量为184.10万吨,是富含锂、硼、钾固、液并存的特种综合性大型盐湖矿床。西藏扎布耶盐湖卤水含锂浓度仅次于智利阿塔卡玛盐湖,含锂品位居世界第二,具有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然碳酸锂固体资源和高锂贫镁、富碳酸锂的特点,卤水已接近或达到碳酸锂的饱和点,易于形成不同形式的天然碳酸锂的沉积,因而具有比世界同类盐湖更优的资源。

不过,西藏盐湖作为一块处女地,虽然其锂浓度普遍更高、开发潜力大,不过由于高海拔、条件艰苦,且受到电力、生态环保的掣肘,全面开发尚早。西藏矿业的产能也尚小。据其5月13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目前锂精矿每年约采5000吨,2021年力争达到年产7000吨。

不过,近日,西藏矿业披露,公司拟投资20亿元新建扎布耶盐湖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力争2023年7月30日建成,2023年9月30日运行投产。

“此次项目的投资金额、开发力度、项目规模都远远比2011年的项目更为高效”,西藏矿业9月1日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这样回答道。

西藏矿业9月16日在互动平台对此项目回复称,项目计划2021年9月29日开工,力争于 2023年7月30日建成,2023年9月30日运行投产。目前规划到2025年实现3万吨产能(主要以锂精矿、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等产品组成)。二期项目工艺设计以提取碳酸锂为主,氯化钾为辅;全成本是4.25万元/吨,扣除副产品后全成本是2.41万元/吨(工碳和电碳差不多成本)。(该项目)竞争优势在于资源优势、技术优势及新技术带来的成本优势。

西藏矿业盐湖提锂现在采用的是“太阳池结晶法”。据其公告,该生产工艺是适应西藏扎布耶盐湖的,也是对环境损害较小的。公开资料显示,这种技术路线成本较低。据公告,2020年其锂精矿成本是10844元/吨,而公司一直在致力于降本增效的工作。

有机构称,目前盐湖提锂的经典路线是利用盐田系统,先析钠、提钾、再从老卤中提锂,镁锂分离+浓缩技术则“因湖而异”,老卤提锂的优势在于可在锂的富集、部分除杂过程中充分利用矿区丰沃的太阳能(000591,股吧)和风能,从而实现相对硬岩锂矿的低成本,但关键掣肘在于需建设大面积的盐田、一次收率低、尤其晒卤周期长达12至24个月,导致扩能进度难以跟上需求爆发。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提升技术工艺水平,改善当地基础设施,尽快扩产,这样才能改善供需矛盾。

东方证券研报称,经过近二十年的技术迭代、工艺磨合和持续投入,青海各主力盐湖均已突破高镁锂比卤水提锂,察尔汗(吸附+膜)、东台(电渗析)、西台(煅烧转向膜法)、一里坪(膜法梯度耦合)的工艺路线基本定型,并持续优化。我们认为,受益于完备的电力、淡水、天然气、道路等基础设施保障,成熟的建成盐田系统,青海盐湖提锂不仅迎来长期耕耘的收获,还将加快建设世界级盐湖产业基地、拥抱更大的发展机遇,其中察尔汗和西台有望成为增量主体。

而相关上市公司就有盐湖股份

从资源禀赋看,据盐湖股份2020年年报,盐湖股份具有得天独厚的战略资源优势。察尔汗盐湖总面积5856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可溶钾镁盐矿床,也是世界最大盐湖之一。氯化钾、氯化镁、氯化锂、氯化钠等储量,均居全国首位。

其还持有蓝科锂业51.42%股权。据去年年报,蓝科锂业拥有1万吨/年碳酸锂产能,该项目以生产钾肥排放的老卤为原料,引进俄罗斯先进的提锂技术。公司在品牌、营销网络、产品及供应链方面拥有自身优势。

同时根据2021年半年报披露,蓝科锂业的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已经投入运行。蓝科锂业使用的吸附剂为蓝科锂业自主生产,是生产碳酸锂的核心技术,取得国家技术专利。

从成本看,盐湖股份称,下属子公司蓝科锂业公司依托察尔汗盐湖丰富的锂资源及公司工业园区的公共设施,运用吸附提锂技术生产碳酸锂,成本较同行业具有相对优势,近两年公司工业级碳酸锂完全成本控制在34000元/吨以内。

新京报贝壳财经研究员 岳彩周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付春愔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