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亟待解决,美债收益率将如何演绎?

09-13 智通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4分钟

美国克林顿政府时期的总统政策顾问James Carville曾经讲过一句关于债券市场的名言:如果有来生,我曾经希望当美国总统、罗马教皇或棒球高分击球员,但现在,我只想托生在债券市场,因为它可以吓唬住任何人。

同时,市场上有一条不言自明的真理:当情况变得足够糟糕时,即使市场担忧的直接原因是美国政府本身,投资者也会选择美国政府债券作为避险资产。

这一点值得铭记,因为美国正向着另一个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摊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上周警告称,财政部可能会在10月份的某个时候达到联邦债务上限。

虽然边缘政策已经开始影响短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但无法保证债务上限闹剧会对长期美国国债产生类似的影响。

正如摩根大通在周末公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的那样,由于避险买盘的推动,在过去五次债务上限摊牌中,实际上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有三次出现下跌。下图显示了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和2019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表现,并根据利率和通胀预期进行了调整。

可以看到,在2017年和2019年,收益率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在这两年里,美国国会设法在留出一些时间的情况下提高了债务上限。但2011年、2013年和2015年的情况有所不同——当时令人担忧的谈判越来越接近最后期限。

当时,紧张不安的投资者急于保护自己的投资组合不受美国政府技术性违约可能性的影响,转而买入美国国债这一避险资产,从而导致收益率下跌。

以Alex Roever为首的摩根大通分析师写道:“我们知道,众议院在接下来的10天内都不会复会,国会还有很多立法问题有待解决,这些谈判很可能会在9月下旬甚至以后进行,这就有可能导致国会缺乏行动,使美国国债收益率随着避险情绪的增加而下降。”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