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过会十月,安杰思缘何撤回上市申请终结IPO?难符科创板属性评价指标硬性规定 !

09-10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26分钟

过会十月,安杰思缘何撤回上市申请终结IPO?难符科创板属性评价指标硬性规定 !

导读:早在2021年3月下旬,随着监管层针对科创板科创属性评价指引等一系列文件的出台,就已经预示着安杰思IPO之旅今时今日的这般结局。安杰思并非是《指引》颁布以来首家因科创属性评价体系的明确而铩羽IPO的企业。2021年以来4家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的科创板IPO已过会项目中,有三家便是因为与科创属性评价指标与《指引》规定不符而饮恨IPO注册阶段。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雷   都@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在焦灼半年时间后,杭州安杰思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杰思”)终于在上市希望渺茫的情况下主动按下了IPO终止键,而此时,距离其IPO申请成功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已足足过去了十月有余。

安杰思是2021年以来第四家在注册阶段“主动撤回申请材料”而上市失败的科创板拟IPO企业。

实际上,早在2021年3月下旬,随着监管层针对科创板科创属性评价指引等一系列文件的出台,就已经预示着安杰思IPO之旅今时今日的这般结局。

科创板上市企业的科创属性是自开板以来一直备受市场争议的话题,此前亦有部分企业通过各种各样的包装手段“美化”、“虚构”其科创技术含量以期上市,并由此引发了热议。也正是源于此,证监会在2021年3月20日正式颁布中国证监会发布《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下称《指引》),并在一个月后的4月中旬对《指引》进行了进一步修订,由此进一步明确了科创属性的企业的内涵和外延。

《指引》就拟科创板上市的企业科创属性评价指标给出了包括4项常规和5项“例外”条款,即企业需同时满足4项常规指标,可认为具有科创属性;如不同时满足4项常规指标,若满足5项例外条款中的任意1项,也可认为具有科创属性。由此,《指引》对拟科创板上市企业是否符合科创属性给出了详细的评价体系,而企业需严格对照以之判定自身是否符合上市要求。

“虽然安杰思的IPO在早前《指引》颁布之前的2020年11月3日成功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委的审核,但在其成功获得证监会注册之前,仍应按照其后颁布的《指引》判断其科创属性。”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安杰思的相关硬性指标存在着不符合《指引》中规定的4项常规条款的情况,且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改善的迹象,这也使得其不得不因不具备科创属性而上市预期渺茫,最终选择了主动放弃。

安杰思并非是《指引》颁布以来首家因科创属性评价体系的明确而铩羽IPO的企业。

据叩叩财讯获悉,包括安杰思在内,2021年以来4家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的科创板IPO已过会项目中,有三家便是因为与科创属性评价指标与《指引》规定不符而饮恨IPO注册阶段。

在2021年8月4日晚间宣布上市失败撤回注册材料的固安信通,和与其一道在同一日终止注册的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蓝箭电子”),便皆是安杰思的前车之鉴。

早在固安信通与蓝箭电子宣布科创板上市失败之时,便有了解内情的业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称,“除了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外,近期可能还有更多的已经通过上市委申请的拟科创板上市企业‘主动’撤回材料终止IPO流程。”该业内人士坦陈,《指引》新规实施之后的效力正在将部分科创属性不符指标的或不明确的企业从科创板上市的队伍中剔除。

于是,安杰思便并不令人意外地选择了在一个月后终结了其IPO的美梦。

1)科创属性成色不足现“硬伤”

过会十月,安杰思缘何撤回上市申请终结IPO?难符科创板属性评价指标硬性规定 !

正如上述所言,要想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则企业将至少要满足《指引》中所规定的4项常规条款。

在《指引》明文规定的“支持和鼓励创业板定位规定的相关行业领域中,同时符合下列4项指标的企业申报科创板上市”,其中第四条便是要求“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20%,或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3亿元”。

若以安杰思最初申报的时间点2020年4月中旬为时间节点测算,斯时的它则应是满足《指引》对科创板上市属性的界定。

据安杰思公开的财务数据显示,在2020年4月之前的最近三年中,即2017年至2019年间,安杰思录得营业收入虽然皆未过三亿,但在期间增长明显,分别为9032.14万元、12208.15万元和18283.98万元,这也意味着在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间,其营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超过了42%。

然而,在经过排队问询和审核的几个月后,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2021年,在2021年1月6日,安杰思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向证监会提请注册之后,随着证监会问询的拉开序幕,安杰思此次IPO报告期内的最近三年的时间则更替为了2018年至2020年。

安杰思在2020年单薄的业绩和营收的同比下滑,使得其碰触到了《指引》的相关红线,纵然最终2020年的营业收入远远大于其曾在IPO注册稿中对2020年的预测,但结果依然无济于事。

早在2021年1月安杰思上报给证监会的IPO招股书(注册稿)中,曾预计其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55亿至1.64亿元,较2019年同比下降10%-15%。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安杰思在2021年3月出炉的最终业绩数据显示,其2020年最终的营业收入定格在了17195.37万元。

也就是说,对于安杰思而言,目前其最新的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18年的12208.15万元、2019年的18283.98万元和2020年的17195.37万元,三年皆未有超过三亿的数目,而按上述数据测算,其在最近三年2018年至2020年中,营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仅为18.68%,这一数字与《指引》中规定的20%的标准显然还相差一定的距离。

2021年3月下旬,在《指引》出台的同时,证监会亦对安杰思在注册阶段进行了二次问询,该次问询仅有一问,那便是要求安杰思对照《指引》的相关评价标准,要求其“补充论证说明,其是否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的相关要求,是否具备科创属性、符合科创板行业定位。请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在明显不符合《指引》规定的现实下,安杰思对此所做的补充论证显然未能获得监管层的认可。

公开资料显示,安杰思为一家从事内镜微创诊疗器械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化内镜 诊疗领域,按治疗用途分为止血闭合类、EMR/ESD 类、活检类、ERCP 类和诊 疗仪器类。

其此次IPO拟发行不超过1447万股以募集3.88亿资金投向“年产1000万件医用内窥镜设备及器械”、“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建设”和“微创医疗器械研发中心”等三大项目。

正如上述所言,安杰思并非近期因不符《指引》对科创属性评价指标规定而在注册阶段撤回申请而宣告失败的首例IPO。

早比其一个月前就选择接受失败命运的固安信通,此次上市铩羽的境况则几乎与安杰思如出一辙。

终结固安信通此次科创板IPO的依旧是《指引》中对于“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 20%,或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 3 亿元”的规定。

同样,在固安信通2020年6月申报科创板IPO之时,以其2017年至2019年为最近三年报告期测算,其应是满足《指引》规定的相关常规科创属性评价指标的。期间其营收复合增长率高达36%。

但进入2020年之后,受疫情等多因素影响,固安信通的高增长业绩戛然而止。

据固安信通在2021年4月公布的年报显示,其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仅23811.01万元,同比下降10.8%。

站在2021年的时间节点,固安信通的最近三年,即2018年至2020年间,营业收入则分别为20024.6万元、26694万元和23811.01万元,也就是说,固安信通最近三年的复合增长率仅为9%。

安杰思此次因不满足科创属性要求而撤回注册申请,并不意味着其此后上市无望,同样是早前与其“同病相怜”的固安信通,其在撤回科创板注册申请之后的所作所为,也为安杰思继续其上市之梦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

虽然因不满足科创板所规定的科创属性,暂时科创板上市无望,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资本市场的大门也同样会将其拒之门外。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2021年8月初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之后,不到十天时间内,固安信通已经悄然与安信证券再次签订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的辅导协议,由此也正式开启了二次冲击IPO的序幕,而与前一次申请科创板上市不同,此次固安信通转换了赛道,将上市的目的地调整为了创业板。

“固安信通在前些年已经实现了盈利,且扣非后的净利润已达到相当的水平,这也就为其可以更换赛道选择创业板上市提供了基础。”沪上一家大型券商的保荐代表人分析认为,安杰思同样在2018年至2020年间皆实现了盈利,且最近一年的扣非净利润超过了5000万,此番选择“主动”终止科创板上市之后,学习固安信通换赛道IPO不乏为可取之法。

2)科创评价指引继续“浪淘沙”:谁是下一个“安杰思”?

过会十月,安杰思缘何撤回上市申请终结IPO?难符科创板属性评价指标硬性规定 !

随着规定科创评价指标的《指引》正式实施,一大批“伪”科创企业正在遭遇着“大浪淘沙”的洗礼,哪怕是如固安信通之类早前已然过会的企业,也同样难逃“淘汰”的命运。

类似固安信通、安杰思等准科创板上市企业止步于注册前的故事可能还会在今后不久的时间内继续上演。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已经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并已经提交注册申请的企业中,除了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安杰思外,还有数家在《指引》颁布前过会的企业“踩”中了《指引》红线,已经不满足科创属性的定性。

如过会九个多月至今未获得证监会注册的南京森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森根科技”)IPO,其与固安信通、安杰思一样,由于2020年业绩的下滑,使得其不满足最近三年复合增长率20%以上的硬性条款。

而早在2020年11月27日便成功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的北京中数智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数智汇”)IPO,即便在经过了近9个月的等待后,至今还是未能盼来其期望已久的获准证监会注册的消息。

阻碍中数智汇的则是其在最初申报材料中以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自居。

而据修订《指引》中明确规定,“限制金融科技、模式创新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禁止房地产和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类业务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

随后,在申报材料中大量抹去“金融科技”字眼后,中数智汇摇身一变称自己为“信用科技与大数据服务提供商”。

这前后矛盾的描述明显是为了规避《指引》中的有关硬性规定。这也使得中数智汇的上市前景“命悬一线”。

不过,如固安信通、安杰思、森根科技等因基本面业绩变动而陷入不符合科创属性的质疑中的拟上市企业,即使面对属性“硬伤”,也并非没有“破局”重生的先例。

在2021年7月13日成功获得证监会注册的悦安新材便也曾因与固安信通、安杰思等类似的境况而IPO一度“难产”。

在2020年12月17日过会的悦安新材,在提交证监会注册之时,根据其2020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其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 25640.48 万元,不仅未达到三亿元,也使得其在2018 年至 2020 年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10.9%,未达到20%的规定。

对此,证监会也对悦安新材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属性提出了诘问。

悦安新材方面解释称按照2020年度营收计算,的确未达到最近三年内营收复合增长率超过20%或最近一年营收超过3亿的标准,但是其表示,在2017年至2020年四年的报告期内,营收的复合增长达到了30.08%,超过了20%的要求。此外,其还预测2021年其营收将超过3亿达到3.98亿元,若以2019年至2021年为报告期基准,其则将符合相关科创属性规定。”早前,一位接近于悦安新材的中介机构人士透露,不过这些解释只成为了证监会最终在7月中旬放行悦安新材的理由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悦安新材在论证完自己2021年业绩将出现大幅增长外,更向证监会补充材料大篇幅论证了自己“依靠核心技术形成的主要产品,属于国家鼓励、支持和推动的关键材料,并实现了进口替代”,这一条则正好是《指引》中五项“例外”条款之一,按照规定,只要被证监会认定其符合五条“例外”条款中任一一条,则其便可视为满足科创属性。

“如果森根科技等企业不能向证监会论证自己也存在符合‘例外’条款之一的情形,那么其很可能便会是下一个固安信通、安杰思。”上述了解内情的业内人士坦言。

(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叩叩财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