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英国“第二留学招牌”沉浮:欧盟生源申请数几近腰斩 中印依然是主力

09-09 21世纪经济报道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作为仅次于美国的最受欢迎留学目的地,英国的“第二留学招牌”目前已受到其他国家的大学更多措施鼓励申请的威胁。英国大学联盟国际部(Universities UK International)最新年度分析报告(下称报告)认为,德国、法国和荷兰等国的大学以低得多的成本向国际学生提供了范围更广的英语课程,同时加拿大、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等国的外国学生也大幅增加。

生活成本、学费与奖学金的可获得性是留学考量的首要因素。2020年,QS国际学生调查(ISS)显示,在对英国留学感兴趣的33352名潜在学生中,77%的人最担心生活成本,65%的人担心获得奖学金的最终概率。

英国“第二留学招牌”沉浮

本世纪初以来,英国一直是世界上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但近年来吸引力明显下降。2014年至2017年间,英国的国际学生人数增速放缓。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德国等国家的国际学生人数同比增长平稳。2018年,英国共吸纳452079名海外留学生,全球占比为8.1%,次于美国的17.7%。同期,约有444514名学生赴澳大利亚入学,全球占比8%,与英国几乎并驾齐驱,与英仅差约7600名留学生。2017-2018年间,英国留学生增速为3.8%,而澳大利亚则见证了16.6%的海外学生增速。

显然,英国已不是学生首选的留学国家了,时光流转,其往日地位或被逐渐替代。这一切早已有据可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在全球21大留学生出口国/地区里,随着英语授课竞争对手的鼓励举措,英国在16个地区内市场份额均下降。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印度、法国与孟加拉国为英国损失最为严重的地区,市场份额分别下降29.8%、18.1%、14.2%、13.3%与13.1%。

在一向与其享有历史特殊亲密关系的印度留学市场里,英国也已不再是印度国民的“第二”了。从2013年开始,其市场份额呈下降趋势。至2018年,美国以38.8%的印度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澳大利亚以20.9%的成绩居第二,加拿大第三,在印市场份额9.9%,英国退至第四,仅接受约5.6%的印度留学生。

但2019-2020年间,印度赴英深造的学生大幅上升,由2018-2019年的约25000人攀至50000人。工商管理、计算机、工程和技术,以及医学和社会科学为其主要就读领域。

即便在16个国家/地区丧失第二,甚或第三的地位,英国在中国学生眼里,吸引力依旧不减,来自中国内地的留学生占据英国海外留学生首位。根据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追踪数据显示,2019-2020年间,中国共计约136000名学生在英就读,较2018-2019年间增加约20000名。

“就读书而论,我个人还是最喜欢英国”,一位中国留学生解释,在对加拿大、美国、德国等国家考量后,她最终还是选择来英国念硕士。“这里研究生课程大多是一年,而美国与欧洲其他国家通常为两年。此外,也更为偏爱英国的文化、地理环境与工作机遇。”

欧盟生源申请人数几近腰斩

不过,文化、地理位置等软性条件,在面对物质因素时往往也会败下阵来。QS国际学生调查(ISS)结果显示,74%的受访者认为机构奖学金和花销是推动他们选择留学地的决定因素。当学生与家长将英国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一起考虑时,英国在支付能力方面排名第四(在美国之前)。

一位中国国内留学机构负责人员告诉记者,在今年的留学申请中,超出半数第一意向为英国的学生都主动要求将德国、法国等国的学校纳入第二、第三意向。

“委托我们代为申请奖学金的人数也几乎翻倍”,他说,经过这一年,不论留学预算充沛与否,学生申请奖学金的积极性明显增多,也更为关注国内外就业优势与机会。

英国在奖学金、就业机会、学费等方面均一贯不具优势。在多位中国留学生眼里,丰厚的资金资助、相对容易获得的工作申请,是最初促使他们主要申请美国、加拿大与德国并最终决定就读于那里的首要考虑。

如报告数据显示,在2019-2020学年,87.1%的印度本科生和77.3%的研究生没有奖学金或经济支持来支付他们在英国大学的学费。

在一些领域不具优势的同时,英国还面临别国的压力。

多国目前已加大其多元化招生战略。澳大利亚表示将致力于跟国内外建立变革性伙伴关系,优先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预计到2025年,其招生人数将增长约45%,即约72万留学生;加拿大则计划扩大国际学生奖学金资金池,以吸引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家的留学生。而法国政府表示,将简化法国外国留学生签证制度,旨在到2027年,每年吸引50万名国际学生,优先发力中国、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地。

就学费而言,在英语国家内,美国和英国是最昂贵的留学目的地,德国的费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在比较生活成本时,澳大利亚和法国较为昂贵,德国则相对低廉。

在2021年138个国家/地区的生活成本指数中,英国排名第28位,单人每月的开销约650英镑(不包括租金);美国排名27位,与英国相比消费价格高出1.4%;澳大利亚位居11位,与英国相比,其消费价格高出12.9%;法国排名第15,总体高出英国10.9%。德国则位于榜单29名,较英国低约3.1%。

根据英国全国大学的统一学生申请机构UCAS最新数据,今年至6月30日,来自欧盟学生的申请人数为28400人,较2020年下降43%,非欧盟学生同期申请人数上升14%,至10.2万人。

即便如此,至少在中国,留英热在持续。一位即将赴英攻读博士的中国学生告诉记者,近几个月来赴英签证预约都爆满,她不得不购买VIP服务以加快速度。“英国PSW政策一出,诱惑太大,花费一年资金购买三年在英留居机会,简直划算。”

PSW即Post Study Work,旨在允许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国际留学生于毕业后仍有多余时间在英找工作或开展商业活动。2020年4月,英国正式宣布恢复PSW签证,本科生和硕士生毕业后可获得2年PSW签证,博士生可获得3年PSW签证。

但另一个可能是,更多的留英时间并不意味着工作机会的增加,反而或将带来更为激烈的竞争。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美国与英国五个国家里,在毕业生就业选择排名中,英国则为最后。

(作者:胡天姣 编辑:李伊琳)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