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疫情之下,华盛顿“帐篷城”像雨后蘑菇

09-09 环球网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华盛顿邮报》9月7日文章,原题:无家可归者营地正成为美国城市景观的一部分 在华盛顿联合车站外,外地游客一下车就会情不自禁地感叹:“哇哦!就在那里。”20年来,在这座车站进进出出,我总会听到他们看见国会大厦后发出这样的声音。但如今,游客看到的是晾晒的内裤,在国会大厦附近一个不断扩大的“帐篷城”中心悬挂的晾衣绳上随风飘动。

疫情之下,华盛顿“帐篷城”像雨后蘑菇

这样的景象并非华盛顿特区所独有。今年,在洛杉矶、加州威尼斯海滩、旧金山、波特兰、西雅图、波士顿、费城和纽约,我看到无家可归者的营地如雨后蘑菇般冒出。我以前去过这些地方,也见过居无定所的人。但这次不同,肯定还有更多此类营地。它们位于城市新区,而非偏僻的小巷和空地,正成为人们正经居住的社区。

过去,此类营地只是一排排拉上拉链的帐篷,外面偶尔停着一辆购物推车。而在疫情期间,营地内有客厅、餐厅甚至厨房和浴室,都是露天的。你还能看到熨衣板、休闲椅、大号床垫、烤架、带软垫六人座的餐桌。习惯了在家工作的人们,回来看到熟悉的城市中心出现“帐篷城”,肯定会大吃一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从数据看,无房人的数量并没有暴增。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在2020年1月进行的统计显示,约有58万人没有永久地址,比2019年增加约2%。此后,数字并没有像我们日常看到的那样有显著变化。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提交的报告称:“2020年是自开始收集数据以来,首次出现在外的无家可归者比收容所的无家可归者多的情况。”这意味着更多的单身人士露宿街头,在门口,在帐篷里,而不是在收容所。

在华盛顿特区雾谷的一个流动厨房,一个穿迷彩服的无家可归者正吃早餐。他说:“不想去收容所。在那里会得病。”他每月支付83美元,把自己的财物放在一个储物柜里。他认为,疫情期间,收容所是最糟糕的地方。确实,收容所一再暴发疫情。据华盛顿特区人事服务部的数据,超过550名住在收容所的无家可归者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20多人死于新冠。

这是一场美国大城市里最显眼的危机。现在该怎么办?各个城市开出翻斗车和推土机,这通常意味着清理,而疾控中心敦促地方政府不要插手。他们的报告说:“清理营地可能导致无家可归者分散到整个社区,切断与服务提供者的联系。这增加了传染病传播的可能性。”此外,他们是人。把他们破烂的物品铲进翻斗车,对他们的生活毫无助益。

解决办法很复杂,要有住房、心理健康和防止成瘾支持、医疗护理和就业培训等各种手段相结合。刺激我们国家去处理这场危机的,也许不是同情心、对人权的道德义务或创造一个更高效社会的意愿,而是那些挂在国会大厦和白宫之间的内裤。(作者佩图拉·德沃夏克,陈俊安译)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