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住建部会议后,我跟几个年轻人聊了聊“住房自由”

09-08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2分钟

住建部会议后,我跟几个年轻人聊了聊“住房自由”

住建部会议后,我跟几个年轻人聊了聊“住房自由”

  著名经济学家任泽平说,房地产是周期之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跟房地产对比,它是国民经济的第一大行业,是我们居民的最大财富。

  数据显示,房地产带动的相关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1/3以上,居民财富里面,股市、房市、债市加起来,房地产大约占70%以上。还有金融银行对房地产领域放的贷款占整个银行贷款的比重超过1/3。

  但房地产行业,住房问题的矛盾依然突出。于是,住房自由呼之欲出。

  针对住房问题,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努力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新闻发布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副部长倪虹、副部长黄艳围绕努力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介绍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会议时长半个小时,对于住房和租房方面所面临的一些问题都做出了解读,但是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分房子”环节,更多的是通过调控让大家能够住的自由。

  实现真正的“自由”,需要多久呢?

  租&买,哪个更划算?

  如何解决年轻人住房难?

  会上倪虹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总结下来便是扩大供给、明确责任、放权地方和加强金融扶持。整体看,此次会议提出的解决方案旨在通过加大供给来平衡价格,并给予企业端补贴和让利来实现消费者端的住房自由。

  会议给出的解决方案难以短期见效。加大供给来平衡市场,这样的政策未来影响如何?年轻人又如何看待这一政策?

  小艾在上海工作,收入尚可,他认为这样的政策难以奏效。

  小艾住的是典型的上海老公房,几十年的房龄,漏风的楼道还有残缺的楼梯,房租大几千,面积三十平,唯一庆幸的是上班很近,步行十几分钟。

  他说,会上方案无法解决他的住房问题。“哪怕供给增加了,也多在偏远地区,那和当下又有什么区别?还是距离价格二选一,并没有实质改变,唯一能够降低压力的就是涨工资。”

  而在买房上更是遥不可及,小艾虽然不是计算机、金融等风口行业,但是收入也远远超过了上海平均工资,对于买房也只是杯水车薪,且他曾留学海外,对于传统的六个钱包的做法并不赞同。“哪怕房价降了能降多少?能腰斩吗?不可能啊,腰斩了也不是凭工资就能买的起的,倒不如租房,至少租售比上赚了。”

  对于租房,他希望能够学习日本的长租公寓模式,就像漫画一样,一个较大的物业只有几个管理员,由一个主体公司持有,薄利多销,赚长期钱,这样才能实现租房自由。

住建部会议后,我跟几个年轻人聊了聊“住房自由”

  房屋中介“早该管管了”

  会上倪虹还表示,当下房地产行业存在诸如开发的偷工减料、买卖的虚假广告、租赁的克扣租金、物业收费不透明等问题。

  倪虹还指出了整治的四个重点领域,房地产开发、房屋买卖、房屋租赁、物业服务,直接说就是房企、中介和物业。

  房产中介,主要分为租房和买卖两点,不论是租房还是买卖,都存在马太效应,强者更强,规模大则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垄断,便会产生店大欺客。芝加哥学派的观点认为,垄断会带来毁灭。曾有律师表示,某中介公司在反垄断上已经花费了超过千万的咨询费用,意在防止未来可能出现的垄断起诉。

  租房上,中介公司开始两级分化,马太效应加剧,依旧存在虚假房源问题。小小是北京某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他在某中介app上看中了数套房源,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但是在看房过程中才发现是虚假房源。

  他在众多虚假房源中终于选出了一套尚可的,但中介的一周三次带看让他十分恼火,且带看并没有写入合同中。有人劝他,忍忍算了,中介有很多办法让你住不下去。考虑到自己的成本,他最终还是忍了,毕竟挣钱不容易。

  小小还表示这并不是个例,他去往上海、深圳的同学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对于中介,小小说,房屋中介“早该管管了”,当下中介乱想横生,虚假房源,隐瞒真实情况,甚至还有随意带看,他也看过一些中介公司的新闻,他认为内部管理似乎好了,但是对外还需要更大的提升。

  开发与物业,一个都不能少

住建部会议后,我跟几个年轻人聊了聊“住房自由”

  房企当下已经面临调控和寒冬,但是开发风险开始体现。从西南到河南,中建集团不同工程的数位人士都表示,当下遇到了部分开发商的经营性困难和流动性困难,出现了停工。

  华中的小何,遇到的问题最为突出。

  小何所在的公司中标了某大型开发商在华中地区一个城市的项目,该项目顺利完工,质量只能说差强人意,但物业管理远超当地平均水平。尤其是物业管理人员会向业主主动敬礼问好,这无疑赢得了当地居民好感。很快,该开发商的另一个楼盘B开始销售期房,由于物业上的口碑和大型开发商的品牌效应,期房很快销售一空。

  元旦过后,新楼盘B便停止施工,当时当地居民还以为是放假早,并没有太过在意,但是直至今日仍然没有开工,小何所在单位也被拖欠了工程款,集团被拖欠的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除了房企,物业行业当下正在野蛮生长,跑步圈地还未停止,但是整体上,物业费的收取上还存在不透明的部分。

  曾有行业人士指出,物业在中国还属于一个年轻的行业,当下物业服务缺乏相关规章制度且门槛并不高,附加值较低。但是,物业公司所推出的服务是否合适?是否存在强买强卖?同样的服务,不同的小区收费却不一样,这样是否合理?业主在与物业公司的对话中也缺乏话语权,极易产生矛盾。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物业,很多老板自己也没有想好未来要做什么。

  对于房企,小何认为当下想不出太好的办法,除非重塑秩序。对于物业,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也表示,当下最需要的是一个严格的行业标准,但这是一个繁重且复杂的工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