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饭圈被“清朗”以后,粉丝躺平了

09-04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21分钟

饭圈被“清朗”以后,粉丝躺平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任晓宁 郑蘅夏 北京报道

饭圈的消失仿佛发生在一夜之间。8月26日晚上,李秋的微信追星小群转发了一条消息:“公开平台上发的晒单催氪,立即删除”,微博上,她家大粉用粉丝可见模式提醒,有多个账号的人,最近不要同IP切号了。第二天,微博粉丝数据组改名,反黑组改名,网宣组改名,如果不是内部粉丝,在社交平台上,再也搜索不出这些粉丝数万甚至数十万的账号。

他们不再更新,也不再说话了。

但他们并没有闲着。李秋一个同担(共同追一个明星)好友,从8月26日开始一直在忙碌删除包含打投、维权的微博,内容太多,删到绝望,最后她直接放弃了这个账号。

8月27日,更多的消失发生。微博明星榜取消,CP榜取消,粉丝集资软件Owhat下架,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限购明星歌曲,短短一个周末,饭圈粉丝日常登陆的平台,都失去了存在的身影。

几天后,8月31日,李秋躺平了,同时她感觉暂时有点不适应。以前,在豆瓣、微博、兔区,有大量新鲜明星消息传播,现在,这些都没了。以前,除了微博做数据,还可以寻艺签到、百度送花,贴吧签到、QQ音乐社区签到,以及豆瓣盖楼,现在也没了。她翻看着以往的物料,听歌,考古(看明星多年前的影像资料),但物料总有看完的一天,以后怎么打发时间呢?她的室友决定,去认真学习吧。

李秋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动真格了

肖宇看到微博抵制饭圈不良风气的通知是在地铁上,当时微博公告说,彻底抵制无底线追星行为,她迅速去查了一下明星榜和CP榜,两个榜单还在,排在前面的依旧是肖战、王一博、蔡徐坤等流量明星,“大眼仔(指微博)又光说不练。”她当时没当回事。

明星榜和CP榜是粉丝冲击数据的主要阵营。有时能身处榜单其中,就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格,去年9月,从《创造营2020》出道的赵粤、从《青春有你2》出道的赵小棠、谢可寅、以及决赛排名13名的曾可妮,为了从新星榜“搬家”到明星榜,自己疯狂给自己做数据,其中曾可妮评论自己微博超过4000条,最后几小时,她说“看到手机都想呕”。即使当月没有“搬家”成功的赵粤,粉丝的花费也高达350万元。

8月27日晚上,到家后,肖宇又刷了一下微博,明星榜和CP榜真的没了。饭圈清朗行动两个月后,这次是动真格了。

当晚,李秋偶像的微博反黑组停止一切更新,另起一个新账号。数据组日常发布的内容从明星街拍、机场行程、上班下班图,变成了“每日一善”的正能量内容。

更多粉丝的官方组织,也在这场风暴中集体噤声了,应援组、控评组、数据站纷纷改为不相干的名字并发布公告停止更新,最新一条微博均停留在了26日。李秋所在的粉丝小群里流传着一张图,显示微博明星要求各粉丝团在9月12日之前,将昵称中的贴吧/BAR/中首/反黑/资源/网宣/XX站的字眼全部修改。

社交平台上涉及到“粉丝”一词的许多小组或群因“涉嫌违规”而被停用,甚至有个名为“东十楼下老鸭粉丝汤”的店铺顾客群,也仅仅因为群名有“粉丝”二字便遭到了警告处理。

往常最喜欢趁乱引战,吸引流量的八卦账号也面临整改。曾让李秋烦不胜烦的“扒圈老鬼”,有700万粉丝,已经被禁言。许多昵称中涉及“瓜”、“兔区”等字眼的营销号也已改名,一时间人人自危。

豆瓣也关停了一批小组。李秋加入的一个娱乐小组,经历了三次“炸组”与三次“搬家”,再一次消失了。除此之外,她曾经为偶像集资所使用的Owhat和桃叭app均已从应用商城中悄然下架。

饭圈一夜变天。

躺平了

接到大粉通知后,李秋停下了数据打投。她其实也有点开心,“就个体而言,谁不想躺着追星呢。”

李秋也曾是偶像打投组的一员,一开始是为了支持她的偶像出道,那是去年4月份的事情,她入群后,每天至少领200个小号投票,同时穿插着做其他榜单数据。

白天网课期间,她虽然眼睛盯着屏幕,手上却从没有停止过切号-投票的机械性动作;半夜12点,她准时与其他家粉丝抢号投票;躺下后,还会在脑海中一遍遍对比她的偶像出不出道,会面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整整一个月,她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当时群内氛围热烈,“战斗”的人都觉得,如果不能送偶像顺利出道,那就不亚于天塌了,大家都对不起她。“我觉得自己当时被PUA了。”现在回想,李秋有点无法理解当时的自己,“去年可能是‘疯’了,有点被搞伤了,今年虽然也追选秀,但我坚持不加入打投。”

李秋追星已经超过10年,在国内粉丝经济产值过千亿的环境下,饭圈已经成为一个有强大组织力的团体。组织的顶端是官方后援会,他们会对粉丝起到一定的管理作用。8月31日,蔡徐坤工作室因数字专辑向公众道歉,他有一张尚未完成的专辑,11首歌只放出了5首,就匆忙上架,并且已经卖了8000万元。有粉丝告诉记者,他的粉丝群要求就很严格,人手100张专辑,是刚入门的标准,并且,半年之内不能免费送给朋友听,想安利的话,可以打钱给朋友,让朋友自己买,就又能贡献一份销量。

肖宇也为偶像专辑“上头”过。2019年,她购买过300多张自己偶像的数字专辑,当时网易云音乐有各种各样鼓励销量PK的排行榜,因为自己加入的工会购买数量不及另一个工会,工会成员觉得很没面子,大粉使劲催销量,“3块钱一首一人买它99首可以吗”,“就算你是学生,少喝一杯奶茶少吃一点零食,哪怕少吃一顿早餐呢!”肖宇一激动,钱就花出去了。

8月28日后,数字专辑多张购买将成为往事。当天,QQ音乐规定,平台上的新歌、专辑等需要在线购买的产品,被“限制购买”,只能买一首。8月29日,网易云音乐也对所有付费数字专辑及单曲进行限购。

数字专辑是之前歌手、爱豆竞争流量,证明粉丝氪金战斗力的主要战场。一名歌手的数据站管理肖璐告诉记者,数字专辑限购,对她们粉圈的影响是巨大的,她忧心忡忡地感叹道:“完蛋,很完蛋。以前的销量全靠(复数购买)堆人头,以后又怎么办呢。”

会有不甘心

8月30日,李秋所在的粉丝群遇到一件憋屈的事:有人上门引战,无缘无故辱骂她的偶像。其实这在以前也算常见,但这次,他们不再敢回怼、更不敢使用激烈的语言,她的小伙伴只能私下抱怨:“现在上微博啥也不敢说,只有黑子依然猖狂,因为他们无所顾忌”。

粉丝顾忌的,是怕自己偶像被“抓典型”。赵丽颖就是其中一个典型,8月24日,微博管理员发布公告称,赵丽颖工作室因“管理失位”被禁言15天。原因是,赵丽颖粉丝不满她和王一博二次合作的传言,粉丝后援会号召粉丝进行抵制。最后,粉丝行为,偶像买了单。

赵丽颖粉丝也同样受到处罚,根据微博公告,由于粉丝群体的摩擦,对矛盾双方各自涉及的一百多名粉丝进行周期或永久禁言。

在清朗的风口,任何一家粉丝都不再说话,他们害怕成为那只“儆猴的鸡”。面对饭圈争端,闭麦和躺平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当然,总会有人不甘心躺平。在微博超话榜、CP榜均被取消后,有粉丝将战场蔓延到了宠物榜,为自己爱豆的宠物做数据,势必要争出一个高下。

买数据的业务同样没有衰落。在微博转赞评达到100万才会隐藏的机制下,微博数据依然有很大需要粉丝努力的空间。肖璐发现,各家数据站依然在为明星微博买转赞评数据,每家的超话签到数据,也和清朗之前相比变化不大。

甚至在宣布数字专辑限购的当晚,就有人来找她问,以后能不能让黄牛帮忙买。事实上,肖璐对这个问题还真有一个不成熟的构想:各家合作互相买,如果明星A出专辑了,明星B也要出专辑了,就商量好数量,双方换着买,销量能上升一倍。李秋的室友也乐观地认为,办法总比困难多,她觉得,音乐平台一定不会让这种状态长期保持,毕竟平台指望着挣钱,只会比粉丝更急。

更理智了

失去日常数据任务之后,李秋的追星生活有了变化,微博首页刷不出来更多新内容,只在爱豆出新物料时上线转发。今后,如果她喜欢的偶像,没有高频率的物料更新和持续的作品曝光,也许她就收拾收拾,去寻找一座新房子(换新偶像)了。

这种生活也轻松了很多,她感觉,现在的追星环境更健康了,再也没有无休止的做数据、反黑、谩骂、举报,整个饭圈的风气变好了许多。

而且,一旦躺平,再想重新打鸡血,也变困难了。清朗行动6月刚开始的时候,李秋所在的粉丝群暂停控评近1个月,当时想看看风向,事后发现没有大问题,又重新组织控评,没想到,粉丝的士气下跌了许多,微博控评的最高赞数由轻松过万下跌到了3000左右。“元气大伤,”李秋这样评价自己所在的粉丝群。整治手段之下,停止数据工作会让粉丝失去花很长时间建立起来的追星惯性,即使以后榜单有机会卷土重来,也很难组织起大规模的“数据工人”。

这一次,粉丝停止动作的时间会更长。9月2日,微博仍在持续发公告,宣布整治营销号。同在这一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发出通知,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限制选秀打投,从严整治“饭圈”乱象。

曾经,数据攀比是饭圈风气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肖璐坦承自己做数据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爱豆成为top、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不少粉丝说,数据是做给金主爸爸看的,能构成偶像的商业价值,肖璐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数据做好了商务会上门,但偶像商务好,归根结底,不也是为了让自己吹牛更有底气吗?”

清朗行动斩断了这条无意义内卷的螺旋轨道,甚至已经影响粉圈对数据、排名的痴迷心态。对于明星,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没有了日常任务的绑架,粉丝的粘性、死忠度、狂热性都大幅下降。肖璐自己亲身感受到,一些最近没有舞台,没有影视剧,也没有商务的明星,粉丝流失很快,“做数据,其实也是明星固粉的一种手段。”

最近两个月,在清朗行动开展与明星接连闹丑闻的日子里,粉丝们对明星的痴迷逐渐减弱,外界批评扑面而来之后,李秋和她的朋友们,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以前的集资、打投、控评行为,“以前的追星风气,的确是上赶着让粉丝花钱,让粉丝卖力,这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无事可做后,李秋的室友准备专心学习了,李秋也拿起了书本。当然,她说,以后还是会继续追星的,她从小学就去看偶像演唱会,也没耽误她考上国内top2的大学,她挺喜欢现在的饭圈清朗和改变的,“谁不想安安静静地追个星啊,真正的粉丝哪有那么多功夫去互撕”。

(李秋、肖宇、肖璐为化名)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